分卷阅读23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你好,请问曦亚在吗?”

    看见向晴蓝的刹那,徐祺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非他不相信鬼神之说,他会以为宋可儿从坟墓里跳出来了。

   “他出去了,请问有什么事吗?我是他的助理管家。”向晴蓝微笑。

   “哦~我是他大学同学徐祺渊,正好经过这儿想和他聊聊天……”徐祺渊有礼地自我介绍。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懂秦曦亚怎会找个和宋可儿这么像的助理管家。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他的病情恶化吗?

   “徐祺渊?”向晴蓝愣了下,想起那夜秦遗落的名片上的名字。

    两人心思各异。

    然后,徐祺渊终于开了口。“我可以在屋里等曦亚回来吗?”

    向晴蓝在杯子里注满热茶,缓缓在徐祺渊对面跪坐下来,看着他斯文的脸。忽然有种很奇妙的直觉,秦当初一定是故意留下他的名片给她的!身为秦曦亚的大学同学,他肯定知道些什么,尤其--他的身分又是心理咨询师。

    她似乎跟着秦布下的局一步步地在走。

   “今天天气真好啊!”很想说些什么,偏又不知道从哪儿开口,徐祺渊冒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呃,是呀,风和日丽的。”脑中转着该如何开口询问有关秦曦亚的事,向晴蓝干笑回应。“你看到我的时候似乎很惊讶?”想了又想,她开了口。

    徐祺渊缓缓地道:“因为你很像某位故人。”

   “宋可儿?”她故作无事的笑,只有自己知道在说出这名字时,心里有多苦涩。

    徐祺渊不由瞪大眼珠子,万万没想到她竟知道宋可儿这个人,毕竟宋可儿一直是曦亚内心深处不可碰触的伤。

   “你---”

   “我姓向,向晴蓝。”她说出自己的名字。

   “向小姐,我必须承认很讶异你知道宋可儿。”徐祺渊话说得很小心。他有种直觉,眼前这女孩和曦亚之间有些什么。

   “我知道宋可儿对秦曦亚而言非常重要。”重要到错把她当成宋可儿。

   “是很重要,若不是宋可儿,曦亚不会变成现在这模样。”徐祺渊叹气。秦曦亚原本可以有更好的前途,毕竟他当年可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自T大医学院毕业。

    咦?!

    总觉得徐祺渊似乎话中有话?

   “我可以知道他们的过去吗?”她轻问,再也无法按捺心里的好奇。

   “那是在那场悲剧发生之前……”徐祺渊小心翼翼地回答,暗暗揣测起向晴蓝到底知道多少真相。

    悲剧?未知的谜团一个接着一个,打得向晴蓝满头问号。

   “有人曾告诉我,要让曦亚恢复正常必须先知道故事的开端,那场悲剧就是故事的开始吗?”向晴蓝开门见山的问。

    话问得太直接,他愣了一下。

   “你知道曦亚另外还有……”

   “我知道。”向晴蓝平静地截断他的话。

    知道秦曦亚有双重人格,她还能泰然自若地待在这里,徐祺渊忍不住对她另眼相看。

   “秦有给我你的名片。”

    秦?!

    闻言,徐祺渊更惊讶了,她说的不是别人,是对宋可儿恨之入骨的秦耶!他还以为当秦看见她时,会残暴地把她撕个粉碎,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能相处。

   “身为曦亚的医师,我有义务替病人保密,我不能泄露跟他病情有关的一切,我只能以朋友的身分告诉你从前的曦亚是什么样子。”徐祺渊拿起杯子啜口绿茶。

    向晴蓝洗耳恭听。

   “我和曦亚从高中时期就认识了,他是天生领导型的人物,耀眼夺目,自然成为女孩子们心仪的对象,桃花运好到让人嫉妒。”回想高中时期的青春岁月,徐祺渊不自觉扬起一抹笑,他很想念那时的曦亚,阳光而充满朝气,和如今的曦亚有着天壤之别,而这都怪当年那场悲剧对曦亚的杀伤力太大,才让他变成两个极端……

    向晴蓝皱皱眉,总觉得徐祺渊嘴里的曦亚和她所认识温和好脾气的秦曦亚不一样。

   “曦亚可曾告诉过你,他曾是外科手术界的天才,一堆老教授的得意门生?”他偏头问。

    手术界的天才?!向晴蓝吃惊地摇摇头。

    难怪当时他能够如此冷静的处理小豪的伤,原来他--

   “他没说呀?”徐祺渊摇头笑了,“他真的看得很开。”

   “既然他是外科医师,为什么不继续执刀?”难怪屋子里满满都是医学期刊和相关丛书。

    听见她的问题,徐祺渊眼神变得好冷。

   “因为宋可儿毁了他的手,外科医师最重要的手,所以曦亚再也无法执刀。”这一点,就算宋可儿已经死了,他至今无法原谅她。

   “当年有自殘倾向的宋可儿,每每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嚷着要自杀,有次曦亚为了夺下她手中的刀子不慎被她割伤,毁了大好的光明前途,身旁的亲朋好友劝他都不醒,他居然还向她求婚。”

    爱情是盲目的,可真有盲目到如此地步吗?或许他不是当事人,所以永远无法明白秦曦亚为何不放弃那段感情?

    向晴蓝胸口猛然一紧,明明屋里通风良好,她却忽然觉得呼吸困难,空气挤不进胸腔里。

    她越靠近宋可儿,越发现这是个丑恶可怕的故事。

    曦亚……

    眼前再度浮现秦曦亚那日欲言又止的神情,她的心跟着好痛。

   “曦亚非常爱宋可儿,爱到可以为她放弃一切,在他眼中,宋可儿是天使是女神,殊不知在她美丽的表象下,其实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徐祺渊看她的眼神锐利冰冷,彷佛把她当成了宋可儿。

   “我是向晴蓝。”向晴蓝闷闷提醒,被瞪得有些无辜。

   “咳咳,抱歉,你们真的很像。”徐祺渊脸孔微热,发现自己失态了。“总之,曦亚不顾众人反对执意要娶宋可儿,宋可儿却在婚礼前出了一场车祸……”话到这里,停住了。

   “剩下的事太过隐私,我不方便多说,除非曦亚自己肯告诉你。”太过不堪的过往,他无法替曦亚开口。

   “谢谢,你已经说得够多了。”向晴蓝轻声道谢。

    多得足以让她明白为何秦曦亚会露出那种欲言又止的神情。

    心情很复杂,千头万绪的,秦曦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splqwnsnkqqjzhmrkcofhbfljjzfoolgex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