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它们怎会睡在一起?”向晴蓝掩唇低嚷,可爱到好想拿相机拍下来。

  “看来小P比我先降服它了。”秦曦亚笑看她,黑眸盈满温柔的光芒,和秦的锐利和富侵略性截然不同。

  或许就是这种无比柔情的眸光让她眷恋吧!

  “看来你非养不可了。”她轻笑。

  “如果它肯留下来,我求之不得。”

  “等我一下,我去拿相机。”向晴蓝转送往屋里跑,这副可爱的画面不留下来实在太可惜了。

  “晴蓝。” 秦曦亚忽地上前握住她的手,黑眸透过镜片瞬也不瞬望住她的。

  向晴蓝心一跳,回头。

  “……谢谢你没走。”他深深看住她。

  “说什么傻话,是朋友就该互相扶持不是吗?”向晴蓝回以一笑。

  “其实就算你选择离开,我也不会怪你。”顿了顿,秦曦亚轻声低语。“但你留下来,我更感激。”

  她的体贴和善良,让他本来就难以克制喜欢她的心情越了界。

  “我不是这么没义气的人,你也曾帮助过我呀!”向晴蓝话说得用力,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她的失常。

  只不过被握住手而已,她就像初尝恋爱滋味的少女,心跳快得失了序,他掌心灼热的温度一路炙烫进她心底。

  “我帮助过你?”

  “呵呵!”向晴蓝干笑两声带过,眸光落在他握住自己的修长大手,心中五味杂陈。

  如果能被秦曦亚永远这么握着,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看来她对秦曦亚越来越念贪心了。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

  “我不要你的道谢,老是说谢谢,感觉好见外。”她佯怒瞪他。

  “是吗?那我改说对不起吧!”不自然地笑了笑,秦曦亚停顿了下才轻轻放手,有些眷恋不舍。“你不是要去拿相机?”

  “对!相机!我都忘记这件事了。”向晴蓝如梦初醒,飞快转身。“我马上回来。”

  被他松开的小手忽然觉得好冷!向晴蓝悄悄握紧掌心,阻止满脑子胡思乱想,头也不回地往房里奔去。

  秦曦亚复杂的眸光始终追随她的背影,蹙紧的眉心像永远打不开的结。

  其实,他方才还有话没说,不开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说。

  如果可以的话,他多希望永远握住向晴蓝的手不放开,可是他的过去,他的身份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所以,他好像只能还给她自由。

  “你心情不错,最近发生什么好事吗?”

  秦扬眸,对上金诗曼好奇的目光。

  “有吗?”他模棱两可的反问。

  “有,你一直在笑呢!”金诗曼点点头。

  秦笑起来很好看,有股教人难以抗拒的魅力,才会令她如此着迷。

  慢条斯理地夹了叉烧酥放进盘子里,秦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发觉自己的唇角的确是扬起的。

  他会笑,是因为想起向晴蓝,想起她的泼辣凶狠,想起她不一样的反应,想起她对秦曦亚的忠诚……

  秦曦亚。

  秦皱皱眉,第一次觉得秦曦亚讨厌。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金诗曼兴致勃勃等着他的答复。

  “没什么。”秦挑挑眉。“就是心情好。”

  当然知道他没说实话,可是秦不想说的事情就算拿刀子逼问也不会有结果。金诗曼咬咬唇,硬是吞下不满。

  “你最近出现的时间变多了。”他不肯说,她索性换个话题。

  她是少数知道真相的人之一,也能接受这样的双重人格,可是她要的人始终只有一个——秦。

  “嗯哼。”秦不是很专心的应,思绪仍绕在向晴蓝身上,盘算着该如何降服这句带爪的野猫。

  “我喜欢。”金诗曼千娇百媚的笑了。

  秦忽地回过神来,直勾勾望住她。“喜欢?”

  “嗯,我喜欢你,当然希望你频繁的出现。”金诗曼笑颜灿灿。

  最好从今而后,这个身体永远都是秦的,而不是那个温吞鬼秦曦亚。

  “你喜欢我?”秦喃喃低语,诡谲的笑了。

  金诗曼眨眨美睫,眼瞳映满他邪气性感的笑。

  “你喜欢我什么?”

  “咦?”

  “你喜欢我哪一点?”薄唇勾起冰刃般的笑痕,秦的眸底没有一丝感情。“外表?不臣服于你的性格?还是喜欢我俩之间欲擒故纵的游戏?”

  他讥诮的语气伤害到了金诗曼,每每提及这话题,秦都会变得非常冷酷,总是用冷漠的言语否定他俩的关系。

  难道这些年的相处,她仍无法打动他,让他明白她的心吗?

  “回答不出来?”秦嘲讽挑眉,早料到这种答案,突然食欲全消。“我有事先走,需不需要送你回办公室?”他起身,还算有礼的问。

  金诗曼的付出完全无法打动他, 那只是女人的虚荣心及手段罢了,她们喜欢被男人捧在手掌心呵护,绝不容许男人的忽视,谁要是摆出不在乎的模样,她们越要征服到底。

  这种把戏玩久了,连他都感觉厌烦,相较起来,还是坦白直率的向晴蓝比较可爱。

  向晴蓝……

  他迫不及待的想再见见她。

  夜凉如水,空气中飘散着山林清新的气味。

  坐在长廊边,向晴蓝雪白长腿晃呀晃的,望着掌心出神。

  那天秦曦亚握住她手的时候,她直觉他还有话要说,不知为什么最后又把话吞了回去。他到底想对她说什么?

  “三更半夜不睡觉坐在外头吹风,难道不怕老得更快吗?”

  清清冷冷的嗓音打破深夜的寂静,向晴蓝额角青筋爆凸,一脸想揍人的表情。

  “怎么又是你?”她连回头都懒,直接道。

  “啧啧!每次见到我都是这句话,真是不可爱的女人!”黑衣男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漂亮眼瞳眨也不眨地望住她。“我可是非常期待见到你呢!”

  今天一整个下午他脑海里转的满满都是她,想着该如何降服她。

  “为什么听见你这么说,我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寒毛直竖?”轻哼两声,向晴蓝送给他一抹再虚假不过的笑容。

  “哈哈哈哈……”

  秦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他真是爱透向晴蓝牙尖嘴利的反应,他应该早点认识她才对。

  “你笑什么?”向晴蓝眯细猫眸,没好气地问。

  “我对你笑当然代表我喜欢你。”好不容易收起笑容,秦挑眉看她。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djovhqkwxulqhxjtalqugzgkqvoxfcjimy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