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很安全很安心,不用矫揉造作,可以坦然表现真正的自己,没事还可以用力欺负他。

  如果没有秦曦亚,现在的她肯定还沉浸在情殇中无法自拔。

  

  秦曦亚真是个非常好非常好的男人,哪个女人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原本她嫌弃的温吞个性,相处后才发现其实那是种细腻的温柔,包含了无私、宽容,还有——

  

  真心。

  

  “可恶!房子太大就是有这种坏处,想喝个东西还得走那么远……”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向晴蓝打开冰箱取出鲜奶,关上冰箱的瞬间,她像是想起什么,又拿出三颗柳橙。

  

  “就当作给他的小小谢礼呗,榨杯果汁给他喝。”向晴蓝眼眉带笑,抱起衣袖帮秦曦亚榨果汁,眼前已经浮现他受宠若惊的表情。

  

  嘻嘻。

  

  十分钟后,向晴蓝端着两杯饮料回到起居室。

  

  “我回来了!”边喘着气边推开纸门,没想到迎接她的只剩孤伶伶的棋盘,向晴蓝愣住。

  

  人呢?!

  

  “秦曦亚?”她喊。

  

  无人回应。

  

  一阵寒风从身后吹来,灰色的天空又开始飘起雨丝,望着空无一人的室内,向晴蓝的心无端发冷。

  

  “秦曦亚?”

  

  他怎么不见了?

  

  回应她的只有风铃清亮的声响。

  

  “这场雨好像下不完。”

  

  女人抱怨的声音吸引秦曦亚的注意,他起身,随着她的目光落在倾盆大雨的窗外,雪白丝被随着他动作滑落,裸露出结实的胸膛。

  

  “我讨厌雨天。”秦曦亚浓眉微挑,迳自掀被下床。

  

  闻言,金诗曼回头看他。

  

  以男人来说,“秦曦亚”的身形偏瘦,但仍无损他修长完美的比例。她卷被翻身,贪恋地望着他的背影,雪白长腿晃呀晃。

  

  “秦,那天我和你提的事,你考虑得如何?”

  

  “哪件事?”

  

  “就是慈善晚会呀!”金诗曼微恼地眯眸,不懂他是真的忘记还是刻意装傻。“你陪我一块儿出席,我老板一直很想见你。”

  

  “你知道我从不参加应酬。”狭长魔魅的黑眸斜睨她,秦曦亚套上黑色衬衫。

  

  多冷淡无情的语气,和方才床上的热情有如天壤之别,冷酷无情得仿佛她和他毫无关系,只是共处一室的陌生人罢了。

  

  金诗曼咬咬牙,纵有再多埋怨也说不出口。

  

  没错,秦曦亚从没承认过他俩的关系,是她一直赖在他身边不走,原以为时间能软化他的心肠,谁知道一路走下去,她的身份竟沦为床伴。

  

  说不生气和没有不甘心是骗人的,好几次她都想转身离开,斩断这段孽缘,但最后总是割舍不下。想她金诗曼面貌姣好,工作能力强,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偏偏却抓不住他的心,而越是这样,她对他越是难以自拔。

  

  “我的老板想见你。”金诗曼懊恼重复。

  

  “我不想见他。”“秦曦亚”语气依然冷淡。

  

  “你就这么不肯妥协?算我拜托你了。”想生气又不敢生气,深怕他会掉头一走了之,金诗曼最后只能放软语气乞求。

  

  从小到大,高高在上的她没求过任何人,唯独他。

  

  闻言,“秦曦亚”慢慢转过身,脸上少了银框眼镜,俊美无俦的俊颜带着叛逆颓废的性感,长睫下深不见底的黑眸隐隐泛着神秘的光芒,身上那股若即若离的疏离感教人为之疯狂。

  

  如恶魔般教人沉沦疯狂的男子。

  

  “秦曦亚”大手撑在她两侧,俯身逼近她,邪恶俊美的脸庞让她屏息,迷失在他深深的魅力之中,金诗曼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

  

  “小曼——”他轻声唤。

  

  金诗曼脸色微变,每当“秦曦亚”这样唤她,就代表他生气了。

  

  “我不喜欢被利用,就算是你也不行。”

  

  他没兴趣藉这种无聊的聚会打响知名度,更不想有人试图借用他的名气打广告,身为公关的金诗曼为何就是不懂!

  

  “我只是想和你一块儿出席慈善晚会,只是这样而已。”金诗曼坐起身,雪白的胴体裸露在他眼前。

  

  “真只是这样而已吗?小曼?”“秦曦亚”淡淡笑了,薄唇勾起性感的弧度,黑眸却是冰彻入骨的寡寒。

  

  两人早说好的游戏规则,谁都不该企图越界,一同出席背后的意义不就是要强迫承认她的女友地位?

  

  手段、玩弄、背叛……女人总是喜欢耍弄心机,自以为天衣无缝,可惜却是昭然若揭,再美的外表也隐藏不住她内心的贪婪。宋可儿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天使般的脸庞,蛇蝎般的心肠,总是用无辜的模样引诱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没错,他是喜欢金诗曼。她聪慧、美丽又独立,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但这不是爱,他也不相信有无谓的真爱,说是爱,其实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她若是越了界,等同于宣告这场游戏提前结束。

  

  “秦——”他的表情吓到她了,金诗曼欲言又止。

  

  “我还有事,先走了。”截断她的话,“秦曦亚”掉头离去,留下又气又恨的金诗曼。

  

  双手捧着温热的马克杯,小P已经窝在床上睡着,向晴蓝怔怔望着墙上的挂钟发愣。

  

  凌晨两点,秦曦亚依旧没有消息,像是从地球上平空消失了,虽然明白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碰到什么危险,但她依旧不放心。

  

  他不会无故失踪的,就算临时出门也该向她打声招呼呀!该不会是临时有什么大事,所以他必须马上离开?

  

  不可能!

  

  向晴蓝立刻反驳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他会临时有什么大事?就算真出了什么事,跟她通知一声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那么,秦曦亚究竟为什么失踪?

  

  满脑子胡思乱想,向晴蓝头疼得快裂开了,等秦曦亚回来后,看她如何整治他,谁教他害她担忧一整晚。

  

  可恶,秦曦亚到底在哪里啦?!向晴蓝好想尖叫。

  

  轻叹口气,她颓下单薄的双肩,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挂念秦曦亚。

  

  乒乓。

  

  一个几不可闻的清脆碰撞声响传进向晴蓝耳内,吓了她一跳。

  

  秦曦亚?!他回来了?!

  

  向晴蓝跳下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npmodrqowzyrvkdfsjrabsqrggpzlrbzhn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