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步,所以由向晴蓝陪着年轻妇人跑医院,做笔录,所幸经过急救后,小孩已脱离险境,捡回一条小命。

  “帮小豪看诊的医生说你急救的动作非常专业,若不是你,小豪很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亡。”从医院坐车回家的路上,向晴蓝将方才医院内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秦曦亚。

   “是吗?”秦曦亚笑了笑,似乎不是很在意。

  “秦曦亚,你怎么会知道该如何急救?”向晴蓝好奇地问,仔细观察他脸部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我忘了,可能是从书上看来的吧!”

  想骗她麻烦也编个比较可信的理由。

  “你的动作很熟练,连急诊室的医生都称赞有加。”向晴蓝眯眸。

  “也可能是从电视上看来的。”秦曦亚漫不经心的口气会气死人。

  可恶,他一点都不认真!其实真正不让人碰触内心世界的人是他吧!秦曦亚把她的性格、心思摸得清清楚楚,反观她,除了他的工作、名字,除此之外对他一无所知。

  真不公平。

  “幸好有你,小豪才能平安无事。”心惊胆跳一整天,好不容易能放松心情的向晴蓝,整个人彻底虚脱。

  她疲惫地将头靠在他肩上闭眸休息。

  有句话她搁在心底没说。

  那时危机处理的他,MAN得让人怦然心动,他其实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呀!不知不觉间,她好像喜欢上他了……

  秦曦亚垂眸看着向晴蓝靠在自个儿肩头睡着了,安心的睡容让他神情放柔,心底有个角落隐隐发软。

  纵使他表现得再淡然,仍不能否认向晴蓝对他的吸引力日渐强烈,她的一颦一笑在牵动着他的心。明知不应该,他还是恋上向晴蓝在他身边的感觉,喜欢她灿亮充满生气的大眼睛气呼呼地瞪着他、喜欢她清脆悦耳的嗓音、喜欢她……

  他有种预感,他好不容易才构建起来的平静世界要开始崩塌了。

  第四章

  厨房里传出缓慢的切菜声。

  秦曦亚含泪切着洋葱,不明白今天说想大展身手做顿好料理的人明明是向晴蓝,为何站在这儿切洋葱的人却是自己。

  不明白,怎么想都不明白呀!

  “洋葱要切快点喔!速度太慢的话我们可能得等到八、九点才有晚餐吃了。”靠在橱柜旁,向晴蓝边啃着苹果边说道。“切完洋葱后,还有番茄、青椒、牛肉丝等着你呢!”她扳着手指头慢慢算。

  秦曦亚推推眼镜,没有一丝不悦的表情,继续乖乖的做事,仿佛他生来就是要听她指使的。

  “你慢慢切,我去处理虾子。”向晴蓝笑眯眯地说。

  “哎呀!我流血了。”传来一声低呼,只见他压着食指脸色瞬间苍白。

  “怎么了?切到手了?”向晴蓝连忙过去查看。

  伤口虽然不深,但仍有鲜血汩汩流出,转眼间染红他的手。

  “血……”瞪着不断冒出鲜血的手指,秦曦亚眼前一阵亮白,意识瞬间模糊。

  “曦亚?”眼看他脸色愈来愈苍白,一副随时有可能昏厥的模样,向晴蓝有些奇怪,前几天他救小豪的时候,也不见他神情又任何波动呀!

  怎么现在?

  咬紧牙,秦曦亚没吭气,指使抵抗者逐渐模糊的意识。

  每个人都有弱点,而他的弱点就是不能看见自己的血。

  “曦亚?”

  “……”

  他不回话让向晴蓝更紧张,一颗心惶惶不安的,手忙脚乱间,她不慎碰掉他的眼镜。

  “抱歉,我帮你——”

  “不用!你走!”秦曦亚一改温和的语气,突然粗鲁的一把推开她。

  “曦亚?”被推开数步的向晴蓝错愕,不懂他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应?

  

  秦曦亚别开脸,不愿让她见到此刻自己的脸,短暂的沉默过后,他才慢吞吞的开口,声音无比沙哑。

  “别看我……我的意思是说,这点小伤不碍事,我能自己处理。”

  “曦亚?”

  “抱歉,我不能帮你准备晚餐了,我有点累,想回房休息,晚餐也不用等我了,你自己先吃吧!”话落,不等她的回答,俯身拾起眼镜转身离开,独留下不解的向晴蓝。

  揉着被推疼的手,向晴蓝思绪一片混乱,脑海里盘旋不去的是秦曦亚莫名的巨大转变,方才的惊鸿一瞥——

  她看见他的神情好冷漠。

  在自个儿房里关了一整晚,隔天秦曦亚又恢复平常的他,他非常慎重地向向晴蓝道歉,说他很怕见到自己的血,那会让他变得神经兮兮,虽然她没有真的相信他的理由,但姑且可以接受,至少他又变回原来的模样。

  她把小小的疑惑悄悄收进心底。

  短短几天的好天气转眼即过,接着是乌云密布随时可能下雨的坏天气。

  一道清脆的女声猛然画破日式古屋的沉静,惊得满天乌鸦乱飞。

  “不公平!我要上诉!”

  向晴蓝秀眉紧拧,瞪着输的一塌糊涂的棋盘,很不服气。

  “秦曦亚,你一定作弊!我不服气!”她擦腰道。

  她小时候可是校际围棋选手耶!在呢吗可能输给眼前这只弱鸟?不甘心,不甘心啦!她绞尽脑汁步步为营,秦曦亚则是一副迟钝闲散的模样,结果却……

  不行!她非赢过他不可!

  摊摊手,秦曦亚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事实上,这个下午他已经听这句话不下十次,每输一次向晴蓝都会要求上诉。

  不知不觉间,不爱踏出书房的他变了,每当写稿进行一个段落,他都会出来看看她在做什么,怕她无聊,还会抽空陪她下棋闲聊。秦曦亚当然明白自己在往险路钻,却无法克制想要亲近她的欲望,他喜欢她悦耳娇嗔的嗓音,喜欢她的人,所以他在赌……

  赌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我去拿鲜奶,等我回来,不许跑!”向晴蓝撂下话,纤细身影推开纸门咚咚咚消失长廊那头。

  “晴蓝?”

  “我马上回来。”不见人,回应他的只有朝气的嗓音。

  “蓝——”秦曦亚唤她的声音顿住,一阵猛烈的晕眩感袭来,欲喊却发不出声。

  而那一头,向晴蓝长发飘动,快步奔过长廊,粉唇漾着浅笑。

  这些日子拜秦曦亚所赐,她不再想起情殇,把张庭宇那个大混蛋抛诸脑后,不但恢复大半精神,连笑容也变多了。这都该感谢他是个好听众,会捺着性子听她说话,包容她的坏脾气坏嘴巴。她喜欢他在身旁的感觉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rexkmnesalofixpjkmfcmqqvccmhccsthp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