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还笑!都是他的错!向晴蓝瞪住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任何不同之处……

  没有,没有,他没什么不同,一切都是她在胡思乱想。

  “你和金诗曼看起来一点都不配。”向晴蓝连忙举杯就口好掩饰自己的心慌意乱,没察觉自己语气里带着微酸。

  “她不是我的女友。”这一回秦曦亚很干脆地撇清和她的关系。

  她不是?!可她明明说……

  “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他垂眸,轻轻强调。

  同一个躯体里拥有截然不同的两个灵魂,和金诗曼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他。

  他身上干净好闻的香气窜入她鼻内,害她更加心浮气躁。这种暧昧的氛围太危险,刚经历过情殇的她很脆弱,很容易对朝她释出善意的男人有错误的感受。

  “这样也好,以你温吞的性子,若是真跟那种女人交往,只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向晴蓝咕哝,找个话题聊以打破这暧昧的气氛。

  他可以把这句话当成她对他的关心吗?当作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点不同情感……

  秦曦亚瞳眸微缩。

  “秦曦亚,你有女朋友吗?”

  笑容明显僵硬了下,浓密眼睫掩去秦曦亚复杂的眸光。

  “没有。”

  “怎么不找个对象?你年纪应该不小了吧?”向晴蓝双手捧着茶杯,偏头问。

  秦曦亚到底多大年纪?二八?二九?三二?三三?她完全猜不出他的年纪,他样貌约莫三十岁。可却散发出历经沧桑的成熟男人味。

  这是向晴蓝第一次发觉看似单纯无害的秦曦亚不似想像中的简单、容易看透。

  “你呢?有固定男友吗?” 秦曦亚反问,把问题丢还给她。

  向晴蓝转送看向窗外。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重哼。

  果然是受过伤呀!所以才会有种受伤动物的眼神,躲到这儿来疗伤吗?他不由对她心生不舍。

  “我不是坏男人。”他冒出这句话。

  听见他的话,向晴蓝惊讶回头,先是定定看了他好半晌,忽然轻笑出声。

  “我知道你不是,所以我才会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这么温吞的性格要如何当个坏男人?

  仰头望着廊上灰蒙蒙的天色,向晴蓝吸口长气。

  反正对男人啊!她已经失望透顶,不抱任何期待了,说不定过个三五年,她会选择相亲,找个刚毅木讷有责任感的男人嫁了吧!虽然少了点生活情趣,但至少不必面对丈夫的出轨。

  “你还年轻,有很多机会重来,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男人等着你。” 秦曦亚难得的想安慰人。“况且……你很好,放弃你是他们的损失,不是你的错。”

  向晴蓝惊讶回头,发现秦曦亚正瞬也不瞬地望住自己,黑色瞳眸里平静柔和地光芒仿佛看透她的灵魂。她的一颗心顿时觉得好暖好暖,窒闷的情绪像是找到了出口。

  其实这是她一直一直想听见的话,别人老说她个性太倔强、说她不懂忍让与温柔,才会造成分手,就是没有体谅她,而秦曦亚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说的……

  这男人的心思果然很细腻啊!害她感动到直想掉泪。

  “我当然知道我很好,还用你说吗?”向晴蓝故意眯眸瞪他,掩饰因感动红了的眼眶。“干嘛用老人的语气说话?你很老吗?真正需要重新开始的人是你,成天关在屋子里,要怎么认识女孩子?应该要多出去走走才对。”

  话题怎么突然绕回他身上,秦曦亚错愣。“我——”

  “有机会就多出去参加聚会,不要老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迟早会闷出病来。”她命令地道,其实内心对他充满感激。

  听见她命令式的口吻,秦曦亚淡笑,被骂得居然很开心。

  似可儿又非可儿,可儿从不用这种凶巴巴的语气说话,她总是温言软语娇滴滴的,非常懂得如何利用女性的魅力来征服男人,和大刺刺直来直往的向晴蓝有天壤之别。

  即使如此,秦曦亚仍不知道让她留在身边对自己究竟是好是坏?

  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总是有着爱恨两面,爱多深恨就有多深,如果现在的他代表爱情的光明面,他从不敢想像另一面的他……

  会有多可怕!

  桌面上的菜色非常丰富,其实几乎每天菜色都非常丰富,有青菜、有糖醋排骨、黑胡椒牛柳、香菇鸡汤,但几乎每天都一样,且都是从微波炉里冒出来的。

  连续吃了好几天相同的菜色,秦曦亚终于忍不住发问。

  “因为这些都是超商买的微波食品,当然从微波炉里冒出来呀!”向晴蓝理所当然地说。“我觉得很好吃呀!我在外租屋时一向这么吃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意见。”他哪敢有什么意见!秦曦亚摸摸鼻子,很认分地回答。

  “没有就好。”挑高一道秀眉,向晴蓝忍不住偷笑,他无奈的表情主具好想欺负。

  “我记得当初丽菀说明工作内容的时候……”顿了顿,秦曦亚再度开口。

  “嗯,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和三餐,我可没饿着你喔!”向晴蓝赶紧声明。

  应该说,她欺负他上瘾了,超喜欢他露出拿她没办法的神情,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是。”说不过她,秦曦亚叹气。

  “放心,这些东西没有添加防腐剂,就算吃多了你也不会变成木乃伊。”这次向晴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瞬间点亮她的脸庞。

  “就算当木乃伊也得认了。” 秦曦亚小小声嘀咕,完全不敢让向晴蓝听见。

  “你刚刚说什么?”

  “没有。” 秦曦亚马上摇头,惹得向晴蓝更想笑。

  “你的工作大半时间都在动脑筋,所以要多吃鱼补充营养。”向晴蓝夹块鱼肉放进他碗里,没意识到他俩的对话和相处氛围简直就像一对刚新婚的甜蜜小夫妻。

  和张庭宇交往的四年间,他们从来没有好好吃顿饭,他总是要挑最好,最有格调的餐厅,到了那里又要挑剔味道不够好,食材不够新鲜,似乎永远都在抱怨。

  和秦曦亚相处时则是那么的自然轻松,让人完全没有压力……秦曦亚果然是个好男人哪!

  “怎么了?突然不说话。”发现向晴蓝停住筷忽然沉默,秦曦亚问道。

  其实他是故意的,他不想让向晴蓝再陷入过去不愉快的回忆里。

  “没什么。”向晴蓝摇摇头,“快吃吧!”她故作无事的笑。

  “你的表情分明就有心事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jaoqtishhhuqeewaujcnqaisacbndrbnsp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