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了五年了!

  “我?”不懂对方为何会对自己有敌意,向晴蓝一脸莫名其妙。“我是新来的助理管家。”

  “助理管家?”金诗曼挑高一道秀眉,神情诡谲难测。“你的名字?”

  “向晴蓝,你——”

  “向晴蓝……向晴蓝。”金诗曼喃喃重复,推开她大步踏进屋内。

  姓向不是姓宋啊!她还以为是宋可儿的孪生姐妹。

  “小姐,你还没说出来意。”揉揉被推疼的手,向晴蓝一个大步挡在她跟前,美眸微眯。

  问人家姓名却不先报出自己是谁,然后又大刺刺闯进人家家里,这女人超级没礼貌!

  “我姓金,金诗曼。”她趾高气昂地回视她,挑衅意味浓厚。“你是新来的助理管家,难怪不知道我和曦亚的关系。”金诗曼轻哼,特别强调“助理管理”四个字,仿佛在强调她下人的身份。

  这个女人。

  向晴蓝美眸眯得更细,金诗曼回答她与秦曦亚关系的语气令她莫名不快,秦曦亚和这种女人交往也算糟蹋了,看来他跟自己一样没有挑人的眼光。

  一枝嫩草插在牛粪上。

  “怎么样?你可以让开了吗?助理管家。”金诗曼扬眉问。

  叫她助理管理还算好听了,就是佣人嘛!哼!

  咬咬牙,向晴蓝不情愿地让一开条路。

  姓秦的爱跟谁在一起不关她的事,她何必自找麻烦。

  “谢谢罗!助理管理。”饱满艳红的唇瓣勾起得意笑弧,金诗曼走入大厅。忽地,她又回过头来。“对了,我要一杯现榨果汁,记得送到房里来。”

  咬紧唇,向晴蓝必须很努力才能忍住到嘴的反驳,拜托!她是秦曦亚的管家,可不是她的佣人。

  果然是超级讨厌又目中无人的女人。

  金诗曼不再理会她,志得意满地消失在长廊另一头。

  “小P,快去咬那个讨厌鬼。”向晴蓝瞪着她的背影,气得忍不住咒骂,这是她第一次被人如此鄙视,果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真不懂秦曦亚是看上金诗曼哪一点,依他温吞的个性,只会被那个恶女吃得死死的吧!

  “小P,快去咬她!”眯细灿眸,向晴蓝满肚子闷气地对脚边的小P嘀咕。“看她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话当然只是说来出口气而已,小P长这么大没咬过任何人,而且瞧它可爱讨喜惹人怜爱的模样,应该也没啥攻击力。

  和小P大眼瞪小眼五秒后,向晴蓝颓然放弃,抱起小P进厨房。

  想喝现榨果汁?她先找找有没有泻药好了。

  说真的,她真的很讨厌梅雨季节。

  细雨霏霏,向晴蓝怀疑自己头上都快长香菇了,她无精打采地半卧在榻榻米上,听着雨滴落在叶上滴滴答答烦人的声响,乌亮长发披泄散成半圆。

  自从住进来后,她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十分宁静怡人,的确是个适合沉淀、休养生息的好地方,如果房子别这么大,要擦的长廊地板别这么长的话会更好。

  闭着眸,向晴蓝的思绪飘得好远好远,下雨天特别容易让人心情低落,想起自己识人不清,怎么挑都挑到烂苹果的坎坷情路,她的心不禁酸软了几分。

  可恶!好男人以底在哪里啊?她的要求不高,只要懂她、惜她、不花心就好了……

  心思纷乱间,她又感觉到有人目光灼灼地望住她,向晴蓝警觉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秦曦亚缺乏血色的温和笑颜。

  向晴蓝迅速翻身坐起,美眸喷火地瞪他,有种想咬人的冲动。“秦曦亚,你想害死吓出心脏病吗?”再吓她一次,她保证送他一记飞拳。

  “怕你无聊,出来瞧瞧你在做什么。”眨眨眼,秦曦亚无辜地表情让人很难生气。

  他不是怕吵吗?现在又好奇她在做什么?被这男人善变的个性搞糊涂了,向晴蓝眯眸。

  “金小姐呢?”她故作冷淡地问。

  “她回去了。”藏在镜片事的眸光一闪,秦曦亚唇角微勾。“还有,她不是来找我的。”

  她是来找“他”的。

  干嘛跟她解释,她又不在意……

  好啦!她承认有一点点有意,可是这种在意只是单纯身为朋友替他担心交到坏女友而已,绝对没有其他意思喔!虽然听见这个答案后的确心情好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秦曦亚跟谁交往与她何干,她干嘛跟着心情好心情坏?哪条神经接错线吗?

  咬咬牙,她摆出事不关已的无所谓神情。

  “你确定她不是来找你的?”她发誓,她非常清楚地听见金诗曼用气死人的语气说出他的名字。

  “是也不是……”停住满是玄机的话,秦曦亚指着桌上的抹茶和菓子,朝她绽开人畜无伤的笑,温暖黑眸弯弯。“要不要吃点心?”

  他本来不想出书房的,事实上,他和她太过亲近只会衍生出更多问题,保持距离对彼此都好,不过,当他从门缝瞥见她孤独的身影,感觉到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孤寂,他就不受控制的朝好走来。

  其实,他也厘不清勾起自己心绪的人到底是可儿还是晴蓝,有时候他再确实是晴蓝不过,有时却又把她跟可儿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一声混乱。

  “……”他的话令向晴蓝头痛,听得懂她就是天才,偏偏他那毫无心机的笑脸害她想生气都气不起来。

  向晴蓝抓起抹茶和菓子咬了一口,把它当成秦曦亚用力嚼嚼嚼。

  看来这男人在向她示好,除了和菓子外,还打算亲自泡茶。

  “喝茶吗?”挽起衣袖,秦曦亚熟练的暖壶泡茶。

  看着他修长漂亮的大手在茶壶茶杯间翩然移动,向晴蓝被吸引住了,无法移开目光,她从没想过一个男人的动作可以这么——

  优雅。

  午后的大屋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天地间仿佛公剩他俩存在,向晴蓝静静凝此前秦曦亚沉静专注的侧颜,只见他浓密的眼睫半垂,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成熟男人的魅力,心弦像是被什么撩拨了下。

  咦?搞什么!

  别过脸,向晴蓝差点被梗在喉中的抹茶和菓子噎死,她拼命捶着胸口。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心动?!

  这是第二次对他有这种感觉,明明他看似没有杀伤力,却不由自主深深受他吸引,难道因为她感情受创太深,导致神经错乱了?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明白自己对她造成的影响,秦曦亚将茶杯递给她,笑道。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ajaugfqzimfjyredinaxiweecvsukgikqj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