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7

雕刻成鱼鲜的珠母;她左手拿着金球,右手持着王杖;她就这样负着这沉重的负担走到了万人中央。

  那里用各国献上的泥土筑城了一个五色坛,当然,其中也包括阿罗纳埃尔、图尔内斯特和布拉德领地的泥土,然而,到达这个矮小的土丘之前,她还要过最后一关。

  新教会的教宗站在那里,他身着的是式样简单的白衣,别无装饰,但是他的风姿却使得他比周围那些穿金戴银的人更显华丽,他的双眸清澈明亮,好似从未看过这世间的污秽,又像能映照出世间的百态——其中也包括正朝他走来的人——往日他曾一直追随她的脚步,今天在此却拦住她的去路,向她提出一个十分严苛的问题:“你是否愿意发誓,无论强大还是弱小,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守护这个国家与它的人民,为他们奋斗,直到永远?”

  她回答得没有一丝犹豫,就像当初他踏向烧红的铁犁一样:“我愿意。”

  他和她携手走上土坛,就像过去那么多的日子里他们合力度过一样,他们从坛上下来,穿过欢呼的人群、穿过向他们致意的朝臣与各国使者、穿过纽斯特里亚全国各村社、各城市的代表……上了马车。马车穿过了阿罗纳埃尔的乡村与街道,那里都已经被代表皇室的红色玫瑰花和代表新教会的白色百合花装饰起来了,所有的商店、住宅、作坊、工场、酒馆、医院、政府机关并教堂都敲起庆贺的钟来,这祝福的钟声伴随着他们上了船,驶向等待着他们的广阔的新的天地,钟声一路从纽斯特里亚的阿罗纳埃尔传到永恒之城,钟声郑重地向整个大陆宣告——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倘若谁以为他们将来的日子会顺风顺水,那他一定没有仔细看过前面的故事,既然他们生为这世间的凡夫俗子,那未来可以想见还有无数的不如意在等待他们,不过,在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我们还是不妨把现在和将来的苦恼放到一边,先为他们唱一首歌,一首与此情此景相配的老歌,那歌词大约是这样的:

  悲欢离合人间路

  梦有快乐梦有痛苦

  提着昨日种种千辛万苦

  向明天换一些美满和幸福……

    (全书完)

版权所有:vAelWFO9H46CcVKc御宅屋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