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7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她为了让张俊高兴,居然那么大胆,还当着我这个妈妈的面那么主动……

  “妈,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直到再也看不到车子的身影,韩妙玉这才转过头,问道。

  “你想去哪里?”

  王凤惊讶地问道,因为韩妙玉不太喜欢出门,而且她也不太喜欢买衣服,不由得困惑地心想:她怎么想出门逛街?

  “我上次去商场,见到有双皮鞋很好看,他穿起来应该很舒服……”

  韩妙玉羞答答地说道,眼里尽是浓郁的情愫。

  “我问你姐去不去。”

  王凤不由得翻着白眼,心想:完了,女儿是彻底没救了!

  随后,王凤打电话给姚楠,刚说到“逛街”两字,电话的姚楠就说道:“好呀,我去接你们。咱们去市里,上次我去国际商城的时候,老公说有一套内衣满性感的,就是没有我的尺寸,我们现在过去看看,有的话我就买了,他肯定会喜欢!”

  “完了,都没救……”

  王凤只感觉眼前一黑,觉得这一家的女人都完蛋了。

  就在王凤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郁闷的时候,门被人推开。

  穿着紧身0L装的谢润萍见王凤母女俩都在,顿时愣了一下,说道:“妙玉、小凤,你们没去上班吗?”

  “没有,我们准备去逛街!”

  韩妙玉立刻拉住谢润萍的胳膊,甜甜的笑道:“大姨,你今天是不是不用上班?要不我们一起去吧!”

  “我现在午休,马上要回去开会了。”

  谢润萍看了看时间,放下手上的一堆袋子,嘱咐道:“小凤,这里是小俊爱喝的几种酒,还有上次我和欣然去买了一些虫草和人参,他有过来的话,你就炖个汤给他喝。而且他说你家没有准备他穿的内裤,我也有买一些,因为他喜欢穿得随便点。对了,还有……”

  谢润萍极快地将事情都讲完后,就一脸着急地走了。

  王凤则想要吐血,心想:好家伙!连一向强势的姐姐都变得这么有女人味,居然还懂得温柔体贴、贤良淑德这一套,估计对她女儿都没这么细心过,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第四章 兄妹涟漪

  在通向省城的高速公路上,顶极的沃尔沃房车快速而又平稳的行驶着。

  张俊一边专注地开着车,一边看着开始落下的雨水,皱眉说道:“看样子好像要下雨了,可我们出来的时候记得是晴天啊!”

  “我有看过天气预报,我们那边是晴天。”

  叶子坐在后车座上,一边打量着阴暗得可怕的天空,一边用手机上网查天气资讯。

  “啊,今天这边有台风。”

  叶子查了一阵子,顿时惊叫一声。

  叶子也长大了,不过仍是如邻家少女般的可爱,打扮得很淑女,在学校更是被宅男们奉为如漫画中的女主角般的美女,虽然不算妖娆,却让人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看起来有点像。”

  张俊看了看天空,发现几乎看不到阳光,天空上有漆黑的乌云在盘旋,如豆般大的雨滴开始落下,而且乌云中开始闪烁着骇人的闪电,而路边的大树也被吹得哗哗作响,看起来等下的雨势不会太小。

  就在张俊与叶子说话时,天空发出轰鸣几声。

  这时车子缓缓下高速公路开进省城城区,而路上的行人似乎没预料到老天的脸变那么快,突然就变成倾盆大雨,雨水如黄豆般大小,更密集得似乎要将所有的空气都挤掉一样。

  此时狂风大作,悬挂在商家门口的条幅经飞走了悬挂的空气都挤掉一样!作响,看起来一会儿有不少已经飞走,树枝也被吹得摇摆不定,很多枝桠和树叶都已经被吹上天,到处一片狼借,塑胶袋和废纸也被吹得上天。

  由于突然下起暴雨,张俊眼前的视线变得很模糊,令他不敢和叶子说话,全神贯注地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在这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张俊只想快点到X 大。

  然而雨势实在太大,而且路边更是有碗口般大小的树枝被吹得横断,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路上别说行人了,就连轿车都看不到几辆。

  妈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省城不塞车!张俊恶狠狠的在心中骂道,而且此时狂风暴雨,能见度实在太低了,如果要继续开车实在太危险了。

  见离X 大还有一段路程,最后张俊只能选择就近将车开到秦朝酒店。

  车子缓缓停到秦朝酒店的门口,然后张俊将钥匙交给门童。而由于刚才在车上,张俊两人还无法真正感受到狂风暴雨,这时一下车,叶子就被狂风吹得脚步一个蹒跚,张俊赶紧抱住她。

  “好大的雨啊!”

  叶子依偎在张俊的怀中,惊讶地看着狂风暴雨的天气,觉得这何止是倾盆大雨,简直就像是天漏了似的往下倒,而且雨珠更随着狂风吹打在脸上,让人能感觉到那强劲的风力。

  张俊见雨势一时半刻停不了,只能先打电话给家里的人和秦霜报平安,然后就在这里暂避一会儿。

  张俊这大老板来了,秦朝酒店的总经理当然殷勤地出来迎接,先将车停好后,又马不停蹄地安排房间。

  而原本秦霜布置的那间总统套房,她住了几次就没兴趣了,因为虽然豪华但没有家的感觉,所以也早就对外经营,眼下已经有人住进去。

  由于现在是开学的时候,省城又有几个展销会,酒店的客房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好在酒店有保留几间房间的习惯,只是没有好一点的套房,只有普通的套房,而总经理生怕张俊会住不习惯,还一个劲的对他抱歉。

  虽然那总经理说是普通套房,但环境还是不错,沙发的旁边不远处就有一张柔软的大床,房间的装潢色调是蓝色,而且可以从落地玻璃窗外看见外面的狂风暴雨,倒也不失为一种特殊的景观。

  张俊抱着叶子来到套房内,然后先让叶子坐在沙发上,他则跑进浴室拿一条白色的毛巾递给叶子,说道:“先擦一下脸上的雨水,然后等一下去洗个澡。”

  叶子接过毛巾,眼睛笑成弯月状,一边擦着湿漉漉的秀发,一边问道:“也不知道这么大的雨什么时候会停?”

  说着,叶子看向落地玻璃窗,觉得外面的狂风暴雨宛如发怒的野兽般,而风声就像暴怒的吼叫声似的,令叶子不由得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收回目光继续擦着秀发。

  这时,张俊坐在叶子旁边的沙发上,而在沙发的对面就是一张长方形的玻璃桌,上面放着电热壶与茶叶。

  张俊倒了一杯茶,推到叶子的面前,柔声道:“喝了这杯茶就不冷了!”

  “谢谢哥!”

  叶子放下毛巾,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抿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时,发现张俊正盯着她看,不由得脸颊有些发烫。

  “哥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qgtoirpiwoksncymgcxvuvfioeszwdumjo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