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1

车,毕竟酒后驾驶是很危险的事,甚至觉得回去和林燕环睡就好了,但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不回去和姚楠睡,张俊觉得说不过去。

  “喂,老公,就知道你喝多了,莲姐让我在这里等你。”

  这时,一辆越野车的车窗被摇下来,就见李欣然朝张俊笑眯眯地招了招手。

  李欣然算是逃过一劫,本来她是想赶回来参加婚礼,不过因为路上塞车,最后还是错过了,因此这时的她滴酒没沾,倒是可以当司机。

  张俊一看到李欣然,想也不想就上车。

  在后车座上,穿着连身裙的李彩谣看着张俊脚步不稳的模样,将矿泉水递给张俊,有些心疼的说道:“叔叔,你怎么又喝成这样了?”

  “结婚嘛,没趴下就好了!”

  张俊灌了一口矿泉水,回头看了李彩谣一眼,见她那羞答答的模样带有几分妩媚,觉得她非常诱人。

  “喂……”

  李彩谣被张俊那色眯眯的眼神看得俏脸发红,马上羞答答地低下头。

  经过和教授们反复的试验,并经历成年人都难以体会的分泌系统剧痛后,李彩谣的身体终于开始发育,但效果还是很缓慢,所以虽然她的“年纪”已经是在读高中,但身材的发育只比小学生好一点,看起来仍相当幼小,让人容易产生犯罪的欲望。

  “行了你,谣谣的身体不好,你别乱来!”

  李欣然一边开车,一边悄悄注意后车座的情况,而看着张俊那色狼的模样,顿时娇嗔一句,然后略带玩笑意味地严肃嘱咐道:“好歹我这当妈的也在,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别当我的面搞我女儿!”

  “谣谣,怎么了?”

  张俊闻言,顿时色意全失,连忙抓住李彩谣的手,虽然见她脸色红润,但还是关切和担忧地问道。

  “没事,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李彩谣笑道,并见张俊为她着急的模样,感到无比幸福。

  而事实上,李彩谣也不可能向张俊说,因为药物刺激的关系,骨骼和神经停滞太久再发育会有点刺痛,加上这两天刚在省城接受新的疗程,所以身体还很虚弱,而且做爱很容易会让内分泌紊乱。

  “那就好!”

  张俊顿时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驾驶座上的李欣然,顿时色心大起,马上故作不满的说道:“对了,然然,上次我闺女出生的时候,你给的那礼物太离谱了& 女洞房夜吧,搞得月月和秦霜都以为你要谋杀,我妈也被你吓得不轻,是不是该找个时间补偿一下我们受伤的心灵?”

  “受伤的心灵?是硬起来的家伙吧!”

  李欣然妩媚地白了张俊一眼,看着张俊胯间撑起的帐篷,笑道,只不过一想起那件事,脸上随即浮现难为情的神色。

  原来在秦霜怀孕的那段期间,经过多重的努力,苏定昆总算让组织同意为李彩谣做细胞再发育手术的全程治疗,当然也是带有实验的性质,而李欣然几乎是陪李彩谣熬过那段时间,术后的效果也不错,可在近两个月的休养后,当她们回来时,却已经错过张俊孩子的满月,为此李欣然有点闷闷不乐,但却也没有办法。

  一年后,柳清月也进了产房,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生下张家的第二个孩子。

  这时,李欣然觉得补救的机会来了,便想也不想就冲去省城最大的金店,然后竟然直接就问现在黄金多少钱一公斤。

  那店员闻言,不由得感觉李欣然是来砸场子的,不过那店员的服务态度还不错,很快就计算出了一公斤大约三十万左右的价格。原本李欣然想买长命锁给张俊的孩子当礼物,可是就算再有钱,谁会按斤来算?可那时店里有不少顾客,一个个都窃笑着看李欣然,这刺激到本就感到尴尬的李欣然,结果就一时冲动,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买了八公斤的黄金,并且当场支付加工费,要求制作成两件长命锁,虽然很阔气,可李欣然总觉得很奇怪。

  而当李欣然将礼物送到张家时,更因为觉得不好意思,东西一放下就跑走。

  原本张俊还纳闷李欣然居然会有羞涩的时候,但打开礼物一看,别说张俊傻眼,秦霜和柳清月更是感到无语,因为那礼物竟然是两件四公斤黄金打造的长命锁,而且就算防盗锁都没这么重,成年人戴都受不了,要是戴在刚出生和一岁多的宝宝身上,不把脖骨压歪才怪。

  虽然说礼轻情义重,但秦霜和柳清月还是哭笑不得地收下礼物,不过也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给宝宝戴。张俊则是认为李欣然是故意吃醋,当夜到她家,在她的求饶声中折腾她三个小时之久,直到李欣然在高潮的美妙中晕死过去,张俊才悄悄溜到李彩谣的房间,把听床听得春心荡漾的她也扑倒了。

  车子缓缓开回张家,而由于今夜情况特殊,加上她还要照顾李彩谣,所以见张俊锁好大门后,就开车离开。

  别墅的二楼几乎一片昏暗,而张俊看着窗户内那微弱的灯光,显得暧昧又旖旎,顿时淫荡地笑了笑,忍不住伸手到裤裆内掏弄一下,准备把没在林燕环身上发泄出来的火全送给姚楠,而想起姚楠的妩媚与大胆,顿时就血液沸腾,脚步也不知不觉快了起来。

  由于众女在婚礼上或多或少都有喝酒,所以大家都已经睡了。

  这时,张俊脑子一热,在走到客厅时就开始脱衣服,然后来到贴着“喜”字的房门前时,身上就剩一件裤子,并不由得想着姚楠的美貌和狂野,喉咙不由得发干,伸手刚想推门的时候,却发现房门上贴着一张字条,字迹清秀,十分的漂老公,新婚快乐,算算应该是你第三次当新郎了,人家今天本来想让你好好放松一下,房里可不只有楠楠,润萍姐也被我们带回来,不过她们都喝多了,所以今晚安排她们睡在一起,而且那风水先生选的时间不好,今天她们都来月事,所以晚上委屈你了!顺便说一下,蕊儿现在睡得很香,所以我把房门锁了,今晚要不你睡沙发吧!爱你的月月……

  不是吧!结婚的日子可是拜托风水先生看了我和姚楠的生辰八字选的,但真有那么神?这一选就选到来大姨妈的黄道吉日!张俊顿时一脸黑线,再想到柳清月这两天的窃笑,觉得事有蹊跷。

  张俊看字条上写姚楠母女俩都在房间,犹豫一会儿后,张俊还是轻轻推开房门。

  新婚的房间总脱离不了东方传统那种象征吉利的艳色红,而这间房间还是第一次使用,虽然是为了姚楠而准备,不过她却坚持要等结婚后才搬进来住,而家具和其他物品也是这几天采购,所以张俊是第一次进来。

  在昏暗的灯光下,张俊踩着柔软的地毯慢慢走向床边,而看着床上的玫瑰花海,而且躺的并不只有美丽的新娘,还有他那妖娆迷人的岳母。

  姚楠母女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