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9

得全身的细胞好像都在颤动,舒服得脑子都快要爆炸。

  “老公的不只硬,而且还粗。”

  张俊喘着粗气,继续狠狠往上顶着。

  此时,张俊与柳清月的结合处已经泛滥成灾,柳清月的叫声开始变得嘶哑、高亢。

  突然张俊感觉浑身开始僵硬,而柳清月则连呼吸都为之停滞,她不禁抓住自己的乳房狠狠揉着,并说:“老公……死了,你、你的月儿……啊,太快了!呀……”

  柳清月张开小嘴,发出悠长的呻吟声,并且一脸不敢置信,因为她总觉得A片上的情节有点夸张,毕竟她也不是没自慰过,但却没想到真正的性爱所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强烈,身体阵阵的抽搐着,沉浸在又酸又美妙的感觉中,脑子顿时是嗡的一声,就喷出潮湿的爱液。

  “老婆,你夹得我很舒服……”

  张俊低吼一声,享受着柳清月第一次高潮后,阴道内那强而有力的蠕动。

  张俊在抽送几下后,直到柳清月的身体停止抽搐,这才慢慢把她放下来,然后抱着她一边亲吻,一边给她高潮后的爱抚。

  “死、死了……”

  柳清月有气无力地呢喃道,而高潮的美妙滋味让她完全无法思考,就仿佛上了天堂一样,余韵一波接着一波袭来,让她觉得灵魂都快要出窍。

  柳清月气喘吁吁地享受着高潮后的美妙,雪白的身体覆盖上一抹红晕,眼眸中满是迷离的水雾,让她看起来更诱人。

  张俊让柳清月休息一阵子,然后让她站到地板上,并分开她的双腿。

  然而当张俊想要继续享受柳清月这具身体时,却惊讶地看到两人的结合处除了爱液之外,还有不少血液。

  “没事。”

  柳清月发现张俊停下动作,无力地睁开眼,顿时娇媚笑道:“楠楠说过,有的女人出血会比较多,这是正常的……”

  “那我继续了,老婆。”

  张俊闻言顿时放心不少,双手将柳清月的双腿架在腰上,就开始新一轮的抽插。

  高潮的美妙还没离去,又是一阵强而有力的进入,柳清月顿时呻吟出声,迷失在这肉欲的美妙中。

  张俊与柳清月疯狂地纠缠在一起,即便柳清月是第一次,但她热情而大胆,带给张俊无比的享受,甚至没一会儿,她就懂得摇摆香臀迎合着张俊,而且她的叫声高亢,更是刺激着张俊体内的欲望,尤其当她情不自禁地弓起腰,并吻着张俊的胸膛时,所发出的啧啧声和那妖娆的模样,让张俊几乎就要疯掉了。

  虽然柳清月是第一次做爱,但在酒精的麻醉下,她没有感到特别疼痛,反而因为热恋许久,令她更加渴求张俊。

  柳清月任由张俊摆弄成各种羞人的姿势,甚至主动要求张俊在她的臀下垫枕头,因为她要看自己是怎么被插入的。

  柳清月这淫秽的要求,张俊怎么会不答应?他立刻将她的臀部垫高,并在她的注视下,狠狠的抽插着嫩穴,不停撞击她那颤抖的子宫。

  虽然血已经把床单染红,但柳清月却不以为意,更主动撩拨着张的欲望。

  张俊与柳清月疯狂地交缠近一个小时,然后就在后入疯狂的刺激下,柳清月来了两次的高潮后,两人才侧躺下来。

  张俊从背后抱着柳清月,然后继续狠狠的抽插着。

  柳清月微微皱起粉眉,浑身痉挛,动情的叫道:“老公……你、你太……啊,我、我要来了……你射给我好不好……”

  “不好,老公还没过瘾呢!”

  张俊舔着干涩得几乎要裂开的嘴唇,双手则抓住柳清月的乳房,并用力地往上顶,因为柳清月的臀部浑圆又充满弹性,不管是刚才的后入还是现在的侧入,都让张俊爽得几乎要发疯。

  “太久了……老公……呀!干死你老婆了……呜……”

  柳清月含糊不清地呻吟出声,顿时浑身一颤,火热的爱液让两人的结合处更加湿润,并伴随着血丝,流到床单上,几乎是巴掌大的一片。

  “久吗?你刚才不是摇得很厉害吗?这会儿怎么不行了……”

  张俊的双手不停揉弄着柳清月那对饱满的乳房,下身的抽插也从未停止,尤其在她高潮后阴道剧烈蠕动时,所带来的感官刺激更是强烈。

  “你不疼我……呜……”

  虽然柳清月仍沉浸在高潮后的美妙中,但初次破身,她已经彻底得到满足,而且开始感觉到疲惫、下身开始酸疼。

  “老婆,告诉我,为什么不帮我口交……”

  张俊能感觉到大腿——阵僵硬,但依旧不停抽插着。

  “因为和雪妮打赌啊……老公,射给我……射完什么都和你说……”

  柳清月浑身抽搐,求饶道:“老公,人家不敢了……呜呜……被你干死了……”

  “还敢不敢了……”

  这时,张俊浑身开始变得僵硬,连肌肉都开始抽搐起来,前列腺剧烈地跳动,脑子也开始嗡嗡作响。

  “不敢,老公,快射给你的月儿……啊……”

  柳清月粉眉微皱,尽管受不了张俊强烈的撞击,但在这如狂风暴雨般的抽送下,她根本无法反抗,只能求饶道:“老公,射……射人家里面,射子宫上……呀,人家……什么都坦白……”

  “来了,老婆。”

  张俊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欲望,双手狠狠捏着她的乳房,在低吼一声后,脑子顿时一片空白,龟头则狠狠顶住子宫,马眼顿时大开,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就毫不保留射入柳清月体内的最深处。

  “呀……”

  被精液一烫,柳清月全身情不自禁的抽搐着,尖叫一声。

  将精液射入柳清月的子宫后,张俊顿时浑身一软,就抱着她喘着粗气。

  柳清月只觉得骨头像是要散掉似的,全身完全沉浸于高潮的美妙中,初尝性爱的滋味,对她的刺激空前巨大。

  张俊与柳清月急促地喘息着,空气中全是情欲的味道。

  休息了一阵子后,张俊这才慢慢将命根子从柳清月的嫩穴抽出来,而且刚一拔出来,嫩穴口就像是像拔开塞子的红酒般,精液、爱液随着点点血丝流出来,有种说不出来的香艳。

  张俊拿卫生纸擦拭两人的下半身,然后又用毛巾擦去柳清月身上的汗,将她伺候得舒舒服服,张俊这才抱住她,一边舔着她的耳朵,一边说:“老婆,这下该坦白交代了吧!”

  “讨厌……”

  柳清月娇嗔一声,这才说出原因,不过却让张俊感到哭笑不得。

  原来,这只是柳清月和雪妮的打赌而已。柳清月和雪妮是游戏上的战友,并透过网路时常联系,甚至几乎到了无所不说的地步,内容有雪妮和张俊是如何做爱、和秦霜一起时的双飞经验,而柳清月也大胆坦白她还是处女,甚至还露骨地说出她如何偷窥张俊和其他女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