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6

这种事情后,胖子等人应该会知道收敛,不过他们明显酒喝多了,一点都分不清轻重,眼看叫警察没用,便拿起手机叫一些地痞流氓前来,估计是不肯善罢甘休。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西装笔挺,看起来斯文,但国字脸却令人感觉严肃,他一看见张俊,马上道歉道:“张总,对不起,是我们安排不周。我刚知道您今天会来这边视察,不过外面有事赶不回来,让您受到惊吓了。”

  “没事的,又不是没见过这种人。”

  张俊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先前和保全的交谈中,张俊知道这中年男子是夜总会的合伙人,不仅有钱、有势力,还有门路,因此才跟酒店合作这间省城内数一数二的夜总会。尽管双方是合伙人,但在势力和钱财上,秦霜更胜一筹,所以他虽然打理着生意,却一直以代理人自居,而他年轻时也是一个能压得住场面的流氓。

  “杨总……”

  这时,一个经理跑进来,附在那中年男子耳边说几句话。

  杨总顿时皱起眉头,为难地看了张俊一眼,沉着脸说:“张总,那些人虽然上不了台面,但在省城还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本来做生意就是要和气生财,可他们聚集很多人堵在大门口,恐怕会影响形象,您看……”

  “你处理就好了,只是别搞得太张扬了。”

  张俊当然明白杨总的意思,因为他负责打理夜总会的生意,投入的金钱恐怕是他大部分的家当,因此自然不希望惹事生非。

  “明白了,那我去处理。”

  杨总见张俊有息事宁人的打算,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在门口叫嚣的人是什么货色,他当然十分清楚,因此别说是新老板出马,凭他就能搞定。

  “张总,要不要我们派车送您……”

  杨总一边思索该怎么解决,一边殷勤地说道。毕竟夜总会他有股份,当然不愿意再惹是非,虽然处理那些小混混他比谁都在行,但他就怕张俊有火气,而且若真闹出什么事,秦朝或许不会受牵连,但可能会影响到夜总会的生意。

  “不用,我们从后门走就可以了。”

  张俊当然明白杨总的担忧,原本他看着身上那破烂的西装,还真是一肚子火,但见现在的情况,他也没必要再计较,不然也是和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再说他们也没吃亏,所以张俊还是决定息事宁人。

  郭胖子等人本来还想出去再打一场,甚至就连那身体瘦弱的四眼田鸡都想出去打,但现在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最后,张俊牵着柳清月离开夜总会,而林燕环则拿着张俊的西装,若有所思地看着张俊的背影,脚步不禁脔得缓慢起来。

  众人出来后,冷风一吹,顿时就清醒不少,对刚才的事情感到害怕,顿时就跑了三分之二的人,甚至连四眼田鸡和她女朋友都跑了。

  而郭胖子则是难掩兴奋地拉着张俊的手,说要再喝点,而剩下的六、七个人也有些饿了,何况张俊看着柳清月楚楚可怜地说肚子饿时,根本拒绝不了,因此众人又坐计程车,来到了一家有名的火锅店吃了起来。

  郭胖子的洒脱和热情就像石头一样,再加上其他人都一副德性,张俊就来者不拒的和他们碰杯,期间夜总会的老板和王东来都有打通电话给张俊。

  林燕环和另一个女孩子则是低声闲聊,偶尔喝几杯酒。

  柳清月则依伥在张俊的身边照顾着他,不时夹菜、倒酒,令其他人感到万分羡慕。

  在酒足饭饱后,众人都觉得有点头重脚轻。

  郭胖子的酒量不错,虽然脸色通红,但还是满清醒的,于是他便答应要送其他人回家。

  等到郭胖子等人坐车走了之后,张俊抽了一根烟,见林燕环还在,就笑道:“美女班长,怎么了?”

  “没事,我住得近,走路回去就行了。”

  林燕环看着张俊脸上色色的笑容,顿时感到慌张,本来带着几分的酒意全都醒了。

  “老公,我一直想问你……”

  柳清月挽着张俊的胳膊,那丰满的胸部蹭得张俊的心中不禁有点起火,问道:“房间的密码是多少啊?”

  “啊……”

  张俊顿时脑子一晕,心想:该死的!怎么把这件事忘了?而且现在都凌晨两点,再打电话给雪妮会吵到她,更要命的是卡、钱什么都带了,就是没带身份证,这下想开房间都没办法。

  “要不去我家……”

  林燕环脸上醉酒的红晕掩饰住羞涩,并故作用平淡的口吻说:“反正就只有一个晚上,而且我家离得近,走几步就到了。”

  “嗯,好……”

  柳清月闻言,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也不管张俊就答应林燕环的好意。

  林燕环的房子位于一个老旧的街区,道路不仅脏乱,还坑坑疤疤不太好走,甚至没有几盏路灯,而在这个时间,街区十分安静,好像随时会有罪犯从阴暗处出现。

  这个街区的住户大多是外地来的打工者,房子的楼梯口一片黝黑,就连台阶都十分破旧,由于张俊曾经过过穷日子,倒没多少感觉,觉得只要有床可睡就可以。

  林燕环在前面引着路,不时回头看张俊两人的表情,见张俊没有嫌弃的意思,就松了一口气,毕竟她以为张家是富家子弟,难免担心张俊会适应不良。

  林燕环先打开锈迹斑斑的老旧铁门,而里面的木门更是破旧不堪,甚至连木板都裂开,还可以看见虫蛀的痕迹。

  进门之后,林燕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好久没有收拾了,房子有点乱。”

  “比我们以前住的寝室好多了。”

  柳清月笑呵呵地说道,因为尽管房间不大,但可以发现林燕环收拾得井井有条,即便看起来老旧,但很整洁。

  虽然房子不大,客厅也小得可怜,连沙发都摆不下,而地板上有摆一些巧拼板,往里走是一间浴室,旁边有两间房间。

  林燕环拿来拖鞋,说:“这里是我和一个学姐合租的,现在她回老家,今天你们就睡我房间,我去睡她那边。”

  “好。”

  柳清月笑道,然后竟一边走,一边脱衣服。“月月,你在干嘛啊?”

  林燕环见柳清月竟然直接脱衣服,立刻不好意思地说道。

  “呋,你又不是没看过,而且他是我老公,怕什么?”

  这时,柳清月的身上只剩下贴身内衣,被胸罩包裹的乳房挤出深邃的乳沟,白暂的皮肤、修长的美腿,这惹火的身材万分养眼。

  “但你也别这么邋遢啊!”

  说着,林燕环捡起柳清月扔在地上的衣服,然后整齐地放在一旁。

  “老公,你去洗操,浑身都是汗,臭死了。”

  柳清月埋怨道。

  虽然张俊打了一架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不过酒味、火锅味和汗味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