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3

人的期待中说道。

  “哈哈,外人田万岁……”

  众人酒意酣然,一听这话顿时大声起哄,并全面露兴奋之色,又朝那家KTV 呸了几下,就在张俊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去秦朝。

  看着张俊等人迅速地离开,王东来站在门口,不禁感到目瞪口呆。

  那中年人则一脸不爽,不客气的说:“这都什么东西啊?不过是一群穷酸学生,早知道我就叫保全好好收拾他们。”

  “就你?”

  王东来轻蔑地笑了笑,点了一根烟,冷笑道:“得了林老板,咱们今天谈的事就到这里了,毕竟我赚钱的门路多得是,也不缺你这一条。虽然这买卖稳赚不赔,但我王某没兴趣了,天知道这里还能开多久?”

  “王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老板顿时慌了,急忙问道。

  由于林老板急需现金周转,因此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王东来,原本他想赶快脱手这间KTV ,岂料王东来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他措手不及,因为这可不是一般生意人该有的做法。

  “什么意思?你问问你那在分局的表哥,哼……”

  王东来冷笑一声,根本不屑多说。

  “王老板,买卖不在仁义在,您就给个明示吧。”

  林老板咬了咬牙,说:“在价钱上,我可以再让。说真的,这地方真不愁没生意做,而且我也知道要一下子拿那么多现金出来有点困难,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不用拐那么多弯。”

  “那一点点现金,值得我向你演戏吗?”

  王东来闻言,感到更加不爽,尽管他是从小地方出来,但他的财力雄厚,却被林老板看不起,这让王东来感到恼火。

  “可王老板,我给的价格很有诚意了。”

  林老板不死心地说:“我也没说七百六十万很贵呀!”

  王东来再度冷笑,眼见林老板还没发现问题,顿时不客气地说:“这样吧。如果你这三天内还能开下去,我王某人二话不说,就一千万和你买,你看怎么样?”

  “王老板,当真?”

  林老板顿时眼露精光,问道。

  “既然我王东来开了口,能有假吗?”

  王东来嘿嘿一笑,有几分狡猾的说:“不过,我下了这么大的赌注,你这个大老板难道不该加点筹码吗?”

  “王老板,这怎么说……”

  林老板听着王东来这信心满满的话,心里顿时浮现担忧和疑惑。

  “你认识刚才那个人吗?”

  王东来突然问道。

  “不就只是大学生吗?怎么了?”

  “如果你知道他爷爷是谁,保证你会想哭的……”

  王东来不屑地冷笑一声,就在林老板的耳边说了张俊爷爷的名字,然后转身离开。

  “张名山……啊!”

  林老板先是迷茫地喃喃自语,而当他想张名山是谁的时候,顿时被吓出一身冷汗。或许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张名山这个名字太过于陌生,但对他们这一辈的人却是如雷贯耳,张名山可是开国将军,这令林老板感觉像堕入地狱一样,浑身似乎都被冷汗湿透了。

版权所有:lMnBwi9hRx3uq5vPomad御宅屋

第三章 情愫暗生

  秦朝的四楼是盛世夜总会,光是最低消费就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因此这群学生刚才还大步走进包厢,不过等坐下后,环顾周围那金碧辉煌的装潢,想起这里的高消费,顿时都冒出一身冷汗,因为即使大家分摊,但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何况大家几乎都阮囊羞涩,甚至连买一瓶啤酒的钱都没有。

  这间包厢能容纳三十多人,装潢和一般的夜总会略微不同,极端富丽堂皇,甚至还有酒吧等设施。

  柳清月脸上浮现醉酒后的红晕,和那女班长聊了一会儿后,就来到张俊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说:“老公,我同学他们都没有钱了。燕环说她的户头也就只剩下两、三千块,胖子他们也没多少钱,估计待会凑一凑还不够还,因为燕环说这里太贵,让你一个人出钱他们过意不去,我看我们还是换地方吧!”

  “他们在担心这件事?”

  张俊顿时皱起眉头,但看着其他人略显忐忑的模样,倒是清楚他们心中的想法,心想:看来我说要请客,似乎让他们觉得过意不去。

  “嗯,环姐还要寄钱回去给孩子用,所以她也不敢花太多。”

  柳清月满脸为难地说道。

  “孩子?她有孩子了?”

  张俊感到诧异至极,回头打量着那位女班长,现在他才知道她叫燕环。

  只见那女班长穿着白色齐膝短裤、休闲衬衫,有张标准的瓜子脸蛋,五官也清秀,并戴着一副眼镜,虽然看起来不如柳清月惊艳动人,但气质文静。

  张俊不由得心想:她看起来顶多二十多岁,怎么还有孩子了?

  “嗯,环姐有个三岁的女儿了。”

  柳清月见张俊很惊讶,解释道:“环姐现在在读研究所,我们会喊她班长,是因为她在大学阶段时,每一年都是担任班长,虽然她跟我们不同届,但我们的关系很好。而且别看她外表年轻,她都已经二十五岁了。”

  “真是看不出来啊!”

  张俊仔细地打量着那女班长,见她身材娇小玲珑,但身体比例好,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没想到竟然已经生过孩子了。

  “是啊,环姐她……”

  柳清月刚想说话,张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哟,冤大头来了。”

  张俊拿起手机一看,先对柳清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清了清嗓子,这才接起电话,语气有点生硬的说:“王哥。”

  “小俊,在哪里玩呢?”

  王东来完全忽视张俊语气中的不快,仍语气亲热地说道。

  “盛世夜总会。”

  “嗯,那你们年轻人玩,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王东来沉吟一会儿,笑呵呵的说:“刚才那不长眼的东西被我骂了一顿,本来想请你喝一杯道歉的,不过还是等改天我再找你。而那人也跟我说了,今晚你们在那里消费多少,就都算他的,你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他计较了。”

  “我哪会啊?”

  张俊笑道:“我倒不介意陪人玩玩,就怕挡了你的财路。王哥你也知道,我现在只是搞点小买卖,还不太敢得罪人,就怕随时会关门大吉。”

  “好了,咱们明话明说。”

  王东来笑道:“这次来省城,我确实是要做点小买卖,若你要看得上眼,咱们就一起。我先不跟你多说了,怕打扰到你的兴致,但你可不许付一毛钱,明天我会将钱汇到你三和的户头上。”

  “行!之后我们再找个机会喝一杯。”

  张俊见王东来都把话说到这分上,当然不好再多说什么。

  电话一挂掉,张俊见其他人还是很拘谨,也明白他们在担心什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