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0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不由得心想:而且李欣然不是特工兼职杀手吗?怎么会这些奇怪的医术?

  “随便你怎么想。”

  待到热度散得差不多,李欣然这才收拾起张俊后背上的药渣,再拿来热薄荷汁轻轻擦拭张俊的后背。

  李欣然的动作十分小心而温柔,额头上也冒出香汗,不难看出这短短不过十多分钟的过程,她极为用心。

  “喂,这又是什么东西啊?”

  李彩谣见李欣然又拿出奇怪的东西,不禁感到更加担心。

  “你别管,而且待会我们还要抬他泡药浴。”

  李欣然白了李彩谣一眼,然后坐到张俊的身上,纤细玉指不断按着张俊的穴道,即使张俊正处于深度睡眠中,但也能感觉到刺激感,身体不禁颤抖几下。

  此时,针灸正式开始,一根根银针扎入张俊的身体,在将近一个多小时后,李欣然才大功告成,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用温毛巾为张俊擦拭着后背的汗,关切又娇嗔的说道:“这小冤家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还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呢!现在年轻精力旺盛就乱来,过几年身体怎么能受得了?”

  “他有了什么病还是伤吗?”

  李彩谣闻言,心里顿时就是一突。

  “他现在像牛一样健壮,能有什么病啊?”

  李欣然咯咯笑着,温柔地按摩着张俊的身体,以放松着那坚硬的肌肉,眼含柔媚地说道:“不过这小家伙的女人太多了,而且他夜夜笙歌,虽然现在身体很好,从没感觉到累,但以后可就不好说了,所以预防措施还是得我来准备。要是和他明说,他会以为我是杞人忧天,所以只能让他昏睡,然后好好帮他保养。”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虽然李彩谣明白李欣然的用心良苦,可看着张俊那健壮的身体,又想着他在自己身上的有力,小脸顿时一片俏红。

  “是啊,现在没那么夸张。”

  李欣然苦笑一声,这才把心中的担忧说出来。

  其实张俊夜夜笙歌是一回事,毕竟年轻精力旺盛,而且张名山也有请一位老师傅教张俊养生的拳法,既能防身又能调理五脏,利于房事。

  而李欣然则是担心张俊对他自己太过有自信,因为别的不说,秦霜那次,他居然还和野猪打架,但人和动物是能比吗?就算张俊的身体再怎么健康,也不该如此冒险,而且对于李欣然来说,就算那头猪要吃秦霜,张俊也不能做这种傻事。

  虽然张俊准备要戒烟,可他经常喝酒应酬,尽管控制得当,但他又时常熬夜,这样就对身体不好,而且性爱可说是极为猛烈的运动,尤其若常换姿势的话,肌肉就会累积许多疲劳,而张俊又经常做一些比较猛烈的运动,除了游泳之外,还和石头等人打篮球、去健身房,这样超过负荷的锻炼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张俊看起来身体强壮、精力旺盛,似乎永远不知疲劳一样,但他白天闲来无事喜欢运动,深夜则夜夜笙歌,这样对身体来说,只会造成巨大的负担,纵使外表看似健康,但疲劳却是日积月累,长久下来就会大大损害身体。

  “原来如此。”

  李彩谣顿时恍然大悟,在心疼张俊之余,不禁钦佩起李欣然,她没想在李欣然看似不正经的外表下,心思居然如此细腻,而她还一直感慨张俊精力充沛,原来还是需要保养。

  “好了,帮我一起抬他,这家伙重死了。”

  李欣然气定神凝地帮张俊按摩好半天的穴道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李彩谣赶忙过来帮忙。

  李欣然两人将昏睡不醒的张俊硬拖到浴室,然后放进浴缸中,而浴缸中的水开始散发出浓郁的药味,并不怎么好闻。

  “早知道我还要洗一遍澡,刚才就不用洗了。”

  李彩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有点抱怨的说道:“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你要是早说的话,他一进屋,就直接弄晕他,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你懂个屁啊!要先刺激他的血液循环,这样才能更好吸收药效。”

  李欣然白了李彩谣一眼,就跪在浴缸边,用手向张俊泼了几下水,然后不停按摩着张俊的身体,还握住半软不硬的命根子不时揉弄几下。

  李彩谣现在才总算服了李欣然,也算明白她的苦心,马上学她到另一边,然后用药水抹湿双手后,继续按摩着张俊那略显僵硬的肌肉。

  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忙活半天,直到药水都凉了,她们才把张俊拖出来,再用热水仔细帮他清洗了一遍,这才将张俊抬到床上。

  这时,李欣然已经浑身湿透,那紫色睡裙贴在雪白肉体上更是诱人,她喘了好一阵子,然后跑到浴室里再洗了一次澡。

  李彩谣也累得浑身大汗,不过她先用毛巾为张俊擦拭身体后,这才跑去和李欣然洗澡。

  张俊依旧睡得像死猪一样,呼吸十分均匀,几乎连翻动一下身体都没有。

  而来回折腾那么久,李欣然有些累了,一洗完澡,就马上跑到床上,然后拉着被子往身上一盖,就躺在张俊的怀里,享受这个温馨时刻。

  “你不会想迷奸他吧?”

  李彩谣将身体擦干后,这才爬上床,在张俊的另一侧怀里躺下来,小手更是很自然的放到张俊的肚子上,虽然知道李欣然累坏了,但还是忍不住调侃道。

  “就让这小色狼休兵一天,他最近夜夜笙歌,好歹也得有个缓冲的时候。”

  李欣然妩媚地笑了笑,在看向张俊的时候,眼底是说不尽的柔情。

  “噢,你是怕他铁棒磨成绣花针啊!”

  李彩谣坏笑道,然后低头看到那已经略软的命根子,小脸不禁浮现红晕,在心里暗想:如果这命根子变小一点就好,那么大根,进到身体时总感觉十分胀疼,要是小点的话,应该会舒服点吧?

  “是啊,老娘喜欢大家伙,怎么了?”

  李欣然白了李彩谣一眼,由于两、三个小时的折腾下来,她累坏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呢喃道:“闺女,交给你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啊?”

  李彩谣陶醉在张俊的怀抱中,疑惑地问道。

  “等到他那根彻底软下来的时候,你就帮他口交一下,但别做爱。”

  李欣然闭着眼睛,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嘟囔着说道:“这样可以刺激他的血液循环,只要硬一个小时就好了,对药效吸收更好,不过你可别春情大动来个女上男下,知道吗?”

  “春你个头,你自己来……”

  李彩谣闻言,顿时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悄悄一瞥那根无精打采的巨物,再看着李欣然,尽管她愿意为张俊好,但却不愿意被李欣然看笑话。

  “我累了,再说,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李欣然说这话时,已是呵欠连天,嘀咕道:“多练习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vsdlzubqczmhvsbhdaybzztaauyceenawq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