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9

原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命根子,竟被吓得有点软了,顿时噗哧一笑,拉住要往外走的张俊。

  “怎么了?”

  张俊抱着李彩谣,忐忑地转过身,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一巴掌或一顿怒骂,没想到李欣然竟抱着张俊吻了几下,然后性感的红唇往下亲吻着张俊的乳房,吸吮着肌肤上未干的水珠,直到她跪在胯下把命根子轻轻含住,用丁香小舌轻轻撩拨、慢慢吞吐的时候,张俊更是舒服得差点腿软。

  “好了,这才像话。”

  李欣然陶醉地吞吐着命根子,直到命根子变得坚硬,这才慢慢的吐出来,然后看着命根子再度狰狞,这才妩媚地笑了笑,又吻了一下张俊的屁股,这才拍了张俊的屁股一下,示意张俊可以出去。

  “什么话都别说,等我……”

  李欣然见张俊欲言又止,顿时小嘴一嘟,将张俊以及李彩谣推出浴室,随即把浴室门一关,还上锁。

  李欣然这举动让张俊感到一头雾水,脑子一片混乱,完全搞不清状况。

  这张大床十分柔软,而虽然躺上去很柔软,却又能托住身体。李欣然曾说过床太软对腰不好,而张俊也想过要将家里的床全换掉,不过这张床好象是李欣然和雪妮一起去订做,这让张俊不由得心想:下次也要问问那小妮子,帮自己多买几张床。

  “叔叔,你很紧张吗?”

  李彩谣浑身包裹在大浴巾下,只露出小脚,上面还有点点水珠,而张俊坐立不安,便关切地问道。

  “没有,来,叔叔帮你擦身子。”

  虽然张俊脑子一片混乱,但看着李彩谣纯真又满是关切的眼神,不禁冷静下来,赶紧摇了摇头,让自己先别多想,就抱着李彩谣将她放在大床上,然后在她甜美的笑容中,帮她擦去身体和头发上的水珠,感受着那种吹弹可破的柔嫩,让张俊根本不敢多用力。

  李彩谣还未发育完全的身体显得娇小玲珑,沐浴过后的肌肤白皙胜雪,体香加上沐浴乳的香味让人闻之晕眩,胯下尚未成熟的私处、还没有发育好的粉红乳头,圆润的娃娃脸上红得滚烫,一头长发随意披散贴在雪白肌肤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带着媚意看着张俊,让他觉得十分可爱,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性感。

  “叔叔,来……”

  李彩谣享受完张俊的呵护后,马上甜甜一笑,悄悄看了那根被吓软的命根子一眼,就拉着张俊的手。

  虽然张俊感到心乱如麻,却无法抗拒李彩谣的动作,就不由得和她一起躺到床上。

  “叔叔,我帮你按摩。”

  李彩谣抓住张俊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大腿上,然后小手轻轻捏着,力道不算很大,但动作却十分温柔,让张俊感觉很舒服。

  “不用了,谣谣。”

  然而张俊现在满心忐忑,哪有心思享受?

  不过对于张俊拒绝的话,李彩谣却似乎恍若未闻,仍是卖力捏着他的手臂,而属于男人的结实肌肉,更令她小脸一阵俏红,看向张俊的眼神变得越发甜美。

  “叔叔,老实点,翻过来……”

  李彩谣忙得额头都有点出汗,在帮张俊按摩完手臂和肩膀后,就附在他耳边说道。

  这时,张俊舒服得脑子都有点迷糊,便照着李彩谣的话,不由自主地翻过身趴着。

  李彩谣光着屁股坐到张俊的腿上,那柔嫩的小手再次按上张俊的腰,开始轻柔的按摩,让张俊感觉很舒服。

  过没多久,张俊就觉得身体极端放松,而被李彩谣按过的地方也有种热热的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但又感觉很爽,而且下面又变得更硬了。

  没一会儿,张俊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充满困意,然后就眼一眯,睡着了。

  “好了。”

  李彩谣殷勤地按摩张俊一阵子,见张俊沉沉睡去,这才转过身朝浴室的方向喊了一声,而小手仍揉着张俊的肌肉。

  此时,李彩谣已经累得满头大汗,却感觉不到丝毫疲劳,眼底更是多了一丝温柔的情愫。

  “唉,这家伙。”

  浴室的门慢慢被打开,只见李欣然穿着紫色丝绸睡裙走出来,薄薄的睡裙底下是一丝不挂的娇躯,隐隐可见腿间的诱惑和胸前的乳头,半遮半掩,十分朦胧,甚至比起一丝不挂更多分妖娆的气息。

  “累死了。”

  李彩谣擦着额头上的汗,然后气喘吁吁地坐到一旁,红着脸看着熟睡的张俊。

  为了让张俊休息得舒服一点,李彩谣又帮张俊挪了一下胳膊,预防他压到手臂,以影响血液循环。

  “哟,你真是贤妻良母啊!”

  李欣然看着李彩谣这体贴的动作,不禁出言调侃,然后她转身从床头柜拿出不少的瓶瓶罐罐,色眯眯地笑道:“怎么样?帮他按摩,也爽了你自己吧,这会儿肯定湿了!”

  “要你管。”

  李彩谣娇羞地白了李欣然一眼,并夹紧双腿,不让李欣然看到腿间的湿润。

  见李欣然拿出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李彩谣疑惑地问道:“你不是说要帮他针灸吗?怎么那么多东西啊?”

  “你当我是蒙古医生啊!”

  李欣然不屑地哼了一声,又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几瓶药罐子,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这是那种大街上谁都会的活吗?而且张俊的爷爷也送了不少名贵的药材,不用白不用。”

  这时,李欣然就从一瓶药罐中拿出一坨不明药物,就像是冒着热气的黑泥巴般,然后她来到床边,先是小心翼翼地在张俊的背上喷了一层薄薄的药水,这才把手上的“黑泥巴”抹到张俊的后背上,尤其是在腰上更是涂了厚厚一层,房间里顿时飘起一股恶臭味,就像是尸臭味一样。

  “什么味道啊?”

  李彩谣捂住鼻子,嫌弃地说道:“你这里还想不想住人?早知道你要搞这些奇怪的东西,我就睡楼下了,这味道太难闻了。”

  “难道你想让他睡地板啊?”

  李欣然白了李彩谣一眼,然后拿来酒精,小心翼翼地喷了一些在那“黑泥巴”上,再用打火机一点,只见张俊后背上的黑泥巴顿时燃烧起来。

  即使是在昏睡中,张俊还是感觉到后背的热度,不禁眉头一皱,哼了一声。

  “靠,你做化学实验还是搞火葬啊?居然这么夸张。”

  见张俊的后背起火,李彩谣顿时惊讶出声,虽然她对李欣然很有信心,但不免有些担忧。

  “你懂个屁啊!这都是为他好。”

  李欣然头也不抬,拿出熬得很黏稠的药汁,并见火焰烧得差不多,这才猛然朝上一淋,那小小的火焰顿时熄灭了,之后则是一阵带着莫名药味的轻烟。

  “我看更像是科学怪人在做实验。”

  李彩谣看着这一幕,觉得十分匪夷所思,因为她看过很多中医,还真没看过有这种方式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