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6

里鄙夷一番:明明就是像妖怪一样的家伙,居然还摆出这种情窦初开的模样,看起来实在有够欠揍!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李欣然一回头,狠狠的白了李彩谣一眼,但脸上依旧是那陶醉的神情,因为她本来是想整一下那中年人,却没想到张俊会当众亲她,张俊是她的初恋,心里自然无比喜悦和娇羞,感到万分幸福。

  “得了!我可懒得理会你。”

  李彩谣不屑地哼了一声,回头看了在那哭丧着脸的中年人一眼,又鄙夷地哼了一声,心想:你真是家里烧好香了,一直阴魂不散的纠缠,都快惹恼这女魔头,而她一生起气来,不杀了你才怪,你现在能捡回一条命,就该偷笑了。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李欣然还沉浸在那娇羞的幸福中,见张俊心事重重,不禁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晚上要带你们去吃什么。”

  张俊心不在焉说道,却不禁在心里苦笑一声:刚才我脑子一热,竟忘了兰姨会来接妮妮。虽然兰姨不会说什么,但越来越小女人的她不吃醋才怪。看来我下次和她过二人世界的时候,得想一些甜言蜜语哄哄她。

  唉,这年头,要做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真不容易……张俊无奈地叹息一声,为他那高尚的情操,也为他那忠贞、细腻与体贴的胸怀,一时间感动得都要落泪了。

  晚间的清水湖边凉风徐徐吹来,让人感到惬意,人们远离城镇的喧嚣和热闹,只有月光朦胧照在湖面上,水面波光粼粼、波澜不息,极为美丽。

  湖边的小竹亭内坐满谈笑风生的客人,他们品尝着富有地方特色的美味,也有不少背着行囊的游客。

  清水湖的观光兴盛也为当地带来极大的经济效应,不少拥有好手艺的师傅纷纷开起小店,各式各样应有尽有,而手艺最高明的,莫过于这家远离县城的无名小店。

  当地特有的黑白鸡那大多都是山里人散养,除了赶集时,有在小镇上卖活鸡之外,几乎很少人能品尝到这样鲜嫩的美味。

  这些野放鸡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野果和虫子、草根,每天都奔跑在山里林间的崎岖石头上,因此鸡肉不仅结实,还特别有弹性,吃起来瘦肉多却不会太硬,可以说是当地逢年过节必备的一道菜肴。

  活鸡宰杀后,先用泉水清洗血水,再用糯米酒浸泡,以滤掉多余的油脂后,然后再用黄酒、米酒、盐、花椒、香草和葱头等数十种调料腌制十分钟,等到入味后,再往鸡腹里塞入数种野菜和姜片等等,再用几片荷叶包住,裹上湖边的干净泥巴,就可以准备用火熏烤。

  熏烤的柴火也很讲究,得用桃树枝、干枯掉落的榆树树皮、树枝或是叶子等等,再架上大铁网,然后点燃柴火,就将刚刚的泥巴鸡放置在上面,直火猛烤二十多分钟,等到泥层变得干硬无比时,才拿下来放凉,再等到能剥开泥层后,就可以把烤好入味的土鸡拿出来,再拿出腹内的香料,接着准备最后一个流程。

  最后的一个流程是在熏房内,一一挂好烤鸡后,等到全部都固定住后,便点燃新鲜的柏树树枝、叶,待到大火后,再用干枯的糠皮盖上,让熏房内浓烟滚滚,这时将整个熏房密封起来,等一天一夜后,美味的熏腊鸡就完成了。

  这熏腊鸡可以保存一年,而做法也有各式各样,也有不少人是在熏腊鸡上抹油,然后上锅蒸,但最经典的吃法,则是将熏腊鸡用来炖当地特有的野蘑菇和野菜,是用葱花、姜片爆锅后,再以大火猛炖,这样味道才是最好、最有风味。

  “怎么样,好吃吗?”

  张俊笑眯眯地看着端上来的腊鸡炖野菜,闻着那让人口水直流的香味,回想起童年记忆,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意。

  “这颜色怎么那么奇怪?”

  李彩谣见汤的颜色是常见的淡黄色,鸡肉却是赤红色,再加上黝黑的几样野菜,让李彩谣感到疑惑。

  “这就是你所投资的新项目?”

  李欣然尝了一口鸡肉,顿时双眼放光,朝张俊竖起大拇指,因为鸡肉有腊肉特有的坚硬,炖过后还带着弹性,野菜则清香芬芳,若与鸡肉一起入口,是难得的美味。

  “嗯,这家餐馆的大厨兼老板是我师傅。”

  张俊呵呵笑道,抿了一口汤。

  前段时间,张俊曾和叶子一起来回味这道菜,这才想起童年时记忆中的那些菜肴,而这些菜肴有些已经很少见,即使有些饭店有在卖,但也是挂羊头卖狗肉,根本做不出原汁原味。

  而且散养在山林的黑白鸡实在太少,因此张俊灵机一动,联络以前教他厨艺的老师傅,然后由张俊出钱,老师傅出技术,包了好多座山开始黑白鸡的散养,然后又投资一座厂准备做熏腊鸡。

  当年张俊学艺的时候,老师傅对他不错,并没有向张俊要拜师礼,因为老师傅是真心疼张俊这顽皮又聪明的小徒弟,并教了张俊很多祖传手艺。

  张俊也是感恩在心,逢年过节也不忘拿烟、酒去看望这位老师傅,尽管现在无法传承老师傅的手艺,但还是想尽点心力,发扬光大老师傅的手艺。

  本来张俊打算钱全由他出,再给老师傅三成股份,然后趁着观光业兴起,让老师傅将正宗本地菜发扬光大。但老师傅却拒绝张俊的提议,最后张俊只能请老师傅出山,由张俊投资开这家湖边农家饭店,其他全由老师傅打理,盈余五五分帐;而养殖厂和熏鸡厂,老师傅也负责教他们最传统的手艺,不过却一分钱都不肯再要。

  “嗯,这个味道真的很独特。”

  李彩谣吃着熏腊鸡,顿时眼睛一亮,因为这口感有太多层次,让她很难形容有多美味,这鸡肉很好吃,但又夹杂许多味道,有木头香、有调料香,当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时,彼此却又不冲突,更互相呼应点缀,几乎让李彩谣无法分辨口中的香味到底是属于哪一种食材。

  “我是从来没尝过这种滋味。”

  李欣然不禁赞赏道,同时也面露疑惑,毕竟那么多年的特工生涯,世界上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她都曾品尝过,可这道菜的味道实在太特别,让她不禁疑惑地问道:“小俊,你的师傅还真厉害,这般手艺很多大酒店大厨都比不上,他怎么甘心窝在这小地方?”

  “我师傅祖上九代厨师,四代御厨。”

  张俊得意地笑着,马上又压低声音说道:“他年轻的时候也出去闯过,据说是在外面杀了人,所以回来后就一直躲着,不然以他的手艺,绝对能当上顶级酒店的大厨。”

  “难怪。”

  尽管李欣然有减肥的打算,但看着李彩谣吃得津津有味,嘴里不禁回味起刚才那特殊的香味,忍不住又多吃了几块肉。

  接下来的几道菜肴都富有地方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