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你别乱说了,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咱不想过那么好的日子,就求一家子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的,叶子长大了也更懂事了,以后她肯定会好好的孝敬你,我也一定会的,你就放心吧!”

  陈玉莲小声的哭了一会儿后才止住眼泪,对于儿子的慌张让她心里满是幸福的感觉,这才从炕边的被子里面翻出一个黑色的塑胶袋,朝张俊递了过去,有几分好奇的说:“这是那个男人要我交给你的,还特别吩咐说,等他们走了以后你再打开来看,妈差点给忘了。”

  “哦……”

  张俊看着她满脸的泪花,虽然知道是高兴的泪水,但也心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不在焉的接过包成正方形的塑胶袋,感觉入手特别的沉,心里大概已经猜出了里面是什么,顿时大气都没办法出,手也开始瑟瑟的发抖,母子俩在同样的疑惑中将一层层的包装解开。

  “啊!”

  陈玉莲一看里面的东西,顿时惊讶得叫了一声。

  张俊却是吓得连出声都没有,心脏快速的跳动起来,似乎都要跳出了体外,虽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但眼前十叠的钞票堆在一起确实让人震撼无比,厚厚的一捆让人的眼睛都挪不开了。尤其是在这个连一千块钱的存款都没有过的家里,别说是这样巨款了,恐怕连一点点的积蓄对于这家人来说都算是天大的喜讯。

  张俊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现在的心情就和住了十几年牢的犯人看见一个裸女的一样冲动。颤抖着手慢慢点了一下,都是一万一捆的百元大钞,足足有十万块钱。这笔钱多得让人不敢相信,在青松县这个穷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地方,尤其是在穷乡僻壤的三山村这里,绝对是一笔可以让人为之疯狂的巨款。

  陈玉莲也是看傻了眼,对于这贫穷落后的地方来说,每人年收入平均还不到八百块,十万无疑是个能让人疯掉的天文数字,省着点的话这笔钱够让一个人过一辈子!穷了一辈子的人哪曾见过这么多的钱堆在一起?或许这想法有点太世俗,也会无法控制联想到。

  张俊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陈敬国居然会留那么多钱给自己!努力的让自己快沸腾起来的脑袋安静一下。将钱小心翼翼包好说:“妈,这些钱你先好好的藏着。谁都不能说!”

  陈玉莲明显也是心动,但犹豫了一下并没伸手去接,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钱是你亲妈给你留的,放我这不太好吧!”

  “没事!”

  张俊有些发傻的笑了笑说:“你就是我亲妈,这钱你藏着和我藏着有什么区别?再说咱们母子俩还分那么清楚干什么?又不是外人!”

  “那我帮你藏起来吧,不过钱还是你的!”

  陈玉莲听到这话心里简直乐坏了,她一脸的小心谨慎,拖着虚弱的身体像做贼一样慢慢的直起身来,左右张望寻找家里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湖边的天气本就炎热,所以即使体虚在被窝里躺着,衣服也不是穿很多,一离开被单就可以看见她成熟又略显消瘦的身材。下身一件短短的白花裤只到腿根,上身一件老式的花底无袖衫,看起来很是老旧,散发着一种农村女性淳朴的美感。

  纤细而又白嫩的手臂,细嫩修长的玉腿,从领口处露出的冰肌玉肤都是山里人所没有的白皙无瑕,或许是病了太久的关系反而有一种苍白的美,皮肤白里透红看起来十分诱人,一对成熟丰腴的酥乳圆铤而又翘实,加上没胸罩的束缚显得是圆润饱满,即使已经哺育过一个孩子,也看不出半点下垂的迹象,十分好看。

  “放炕角行不行啊……”

  陈玉莲紧张得头上都开始冒汗。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多的钱,心里的不安可想而知,转过身去跪在了炕上,一边打开炕边的小土柜子一边紧张的问道。

  她这一转身,那饱满而又圆挺的翘臀就一览无遗,张俊不由得有些血脉贲张。

  和她纤细的小腰相比,这又肥又大的香臀怎么样都不是很搭配,但却是十分的勾人。小小的短裤只能包裹住肥美的嫩臀,而一双雪白修长的腿却在空气中散发着迷人的香味,从没想过一直病殃殃的陈玉莲会如此诱人,即使是养母,但也是个风韵正佳的美妇人!

  “我、我出去一下……”

  张俊看得眼睛都直了,呼吸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变得粗重,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往外走,深怕再多看几眼自己会疯掉。

  由于她根本没有穿内衣,一低身依稀可以看见小腹上那白皙而又迷人的皮肤,甚至还可以清楚的瞧见两腿之间那黑黑的丛林地带,那神秘的影子朦胧而又飘渺,充满了让人疯狂的诱惑力。

  “嗯。”

  陈玉莲还在为藏钱而烦恼,随口应了一声。似乎不知道自己即使是生病,但成熟丰腴的身材对于正处在青春期的养子来说是多大的诱惑。也不知道她这一蹲几乎有点走光了,私密部位也若隐若现的让养子有些躁动。

  陈玉莲人往下一趴,那高翘的肥臀更加的迷人,尤其是那浑圆的曲线,更是美得让人心跳加快。张俊差点就丧失理智,想扑上去好好的把玩这两团又软又白的肉,如果不是理智告诉自己这是养大了自己的养母,恐怕真会扑上去将她给强奸了。

  张俊满脑子都是陈玉莲那又深邃又迷人的羞处,那若隐若现的模样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处男来说是何等巨大的冲击!他心不在焉的拿上旱烟走出了屋子,这时候天都有些黑了,外面的虫叫开始慢慢响起。山村的夜晚看似宁静,但盛夏时虫鸟的叫声总是不停的喧嚣着,在心里安静的时候是一曲美妙的音乐,可在现在的张俊听来,完全就是让人更为烦躁的噪音。

  虽然是村子,但其实各家各户都住的特别远。三山村顾名思义是一座又一座的山头组成的,难得有几敢良田,能建房子的地方本就少之又少,有时候一座山上就住一户人家,在夜里一看孤零零的甚是可怜,离张俊家最近的邻居也得有三、四百公尺的距离。一到晚上,这里的人基本上就不怎么出门了,倒不是说大家都老实,只是晚上实在没什么玩的,且第二天都有活要干,所以夜晚的山村也是挺无聊的。

  张俊想着刚才那似乎带着魔力一样的香艳,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自己亲生母亲苏佳蕴那妩媚动人的容颜,本能的将她们比较了起来。养母陈玉莲是那种典型的农家女子,病美人,容颜也算得上是漂亮,性格温婉可人,年轻时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生下小叶子以后身材并没有走样,反而增添了一些成熟动人的气质,给人的感觉特别舒服!

  而苏佳蕴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高贵而不可侵犯,虽然她的美艳也能让人疯狂,但张俊心里有疙瘩,不免有些偏见。即使她看起来也很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