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多少的委屈和自卑,都是自己无法理解的,即使他现在长大了,童年的阴影却像梦魇般无法马上从记忆里抹去,或许该给他多一点的时间去思考一下!

  默默的站起身后,陈敬国叹了口气,或许是劝说失败让他有些尴尬,脸色阴晴不定地说:“不管你做怎么样的决定,我还是希望你能安慰一下老人家,你母亲……即使你不接受但也别恨她,毕竟这些事不是他们的错!最有罪的那个人也走了,可我相信你的父亲临死时也很不好受。即使你不愿意去和他们相认,也别用刻薄的态度去责怪他们,好吗?”

  “我自己心里有数……”

  张俊狠狠抽着烟,满面阴霾,此刻或许说恨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恨,整个人空前的烦躁,感觉浑身上下没一块地方是自在的。

  陈敬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劝说道:“张俊,或许我这样说有点不近人情,即使你恨你的父亲抛弃你,但你也没必要去拒绝他的金钱,说是一种报复也好,一种补偿也好,你可以选择让自己过得好一点,起码对得起那些关心你的人。即使你不去认这一家的亲戚,但没人会反对你用这些钱让你现在的家人过得更好,毕竟对于你的母亲来说叶家是天大的恩人,她也不敢奢望把你从这个家庭带走。”

  几句简单的话确实够让人心动的,当然最大的诱惑还是来自于金钱。张俊细想一下,他的话似乎也很有道理,心里不禁开始动摇起来,但还是摇了摇头后说:“给我点时间想想吧!”

  “希望你能快点决定!”

  陈敬国一听张俊的语气有了改变,也就不想逼得太紧,轻声的说:“我现在调到你们双广市任职,有什么情况或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找我。这里的手机信号通不了,但你可以在外面打电话给我,只要你开口的话,哪怕是把这清水湖填掉,我也会满足你的要求。”

  话说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张俊的面前!

  “嗯。”

  张俊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随手接过他的名片后也不再说话。现在心里一团乱,乱得想找出个思绪都没办法。或许这一切都是自己幻想过的,但真实发生的时候,青涩的自己还是没办法很从容的面对这一切,甚至连最起码的恨都表达不了,哎……

  陈敬国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这些烦乱的事对于眼前这个看起来成熟但其实仍然青涩的孩子来说,还是有些无法适应,自己该给他一些时间整理一下这杂乱的思绪,便不再说话,转身走回院子里招呼一帮手下走了。临走的时候张俊似乎还能听见他低声的和美妇在说着什么,没一会儿又开始痛斥刚才在屋子里抽烟的家伙们,骂得他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点头哈腰,连屁都不敢放半个,看得出他也是想把这股恼火全发泄在他们身上。

  等到喧闹的声音都消失了,心神才慢慢的回来,张俊这才猛觉手里的旱烟早就抽完,也已经是夕阳西下,满天的夕霞开始笼罩着这山里林间的小村庄。张俊不知道刚才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抑制不住心里的烦躁,无奈的摇了摇头,幽幽的叹了口气后朝屋子里走了进去。

  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刻意逃避生母那双充满了愧疚和爱意的眼神,或许是小小的自尊在作祟,深怕自己那么容易的就原谅她,张俊明白其实自己已经没多少的恨了。想起或许她也想补偿自己儿时经常想着的天伦之乐,但想想那么多年的委屈,想想那么多年自己心里的痛苦,一时间也没办法劝服自己去正视她们。

  小小的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在晚霞的光彩下显得更是昏暗。陈玉莲躺在炕上也是翻来覆去的没办法睡着,见张俊进来赶忙撑起身体坐在了炕头,温柔的问:“小俊,人都走了吗?”

  “嗯。”

  张俊不知道该说什么,慢慢的点燃了油灯后,借着昏黑的灯光坐到炕上,见陈玉莲脸上都是担忧,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惊慌,叹了口气后说:“妈,你应该猜得出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吧!”

  “嗯。”

  陈玉莲脸上尽是温和的微笑,但多少还是有点不自然。轻轻的点了点头后说:“从那个女人进门开始,我就猜出个大概了。虽然她很漂亮,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从她的轮廓里不难看出你们长得很像,尤其是你们的眼睛,一样是又黑又亮。后来我把你的襁褓给她看时,她激动得哭个不停,我可以看得出她的惊喜,和一个当妈的女人该有的喜悦。”

  “可能吧……”

  张俊脑子里细想了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那深不见底的眼睛,确实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只是自己却不敢去直视她,或许淡漠是一种逃避,否则看着她哭泣的样子,真的很害怕自己心一软会直接过去安慰她!

  似乎都在刻意的回避着这个话题,或许是这个话题实在有点沉重,两人一时间沉默了,好一会儿后陈玉莲才忍不住幽幽的问“小俊,他们是不是想来带你走?”

  “嗯。”

  张俊想了一下,也没必要隐瞒什么,索性大方的点了点头。

  陈玉莲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哀伤,看着眼前懂事的养子心头一阵的不舍,但马上又强颜欢笑的说:“其实这样也好啊,我看那女人家里肯定有钱。只要你回去了以后肯定不用活受罪了,到时候就可以过上好日子。看你这孩子累死累活的照顾着这个家,连口烟都抽不起,我这心里是真的过意不去!”

  “妈,您就别说这些了。”

  张俊看着陈玉莲那苍白的脸上强颜欢笑的模样,心里顿时就一疼,但也使他更下定了决心。

  “没事,妈看得开!”

  陈玉莲小声的咳嗽了几下,强装开心的说:“其实这样也很好,她本来就是你的亲人!眼下我的身体也好了许多,叶子也长大了,这么多年你当哥又当爹的带着这个孩子,现在孩子大了总不能再让你这么拖累下去吧!”

  张俊一脸认真的看着她,眼看着妈妈眼眶开始有点发红,马上信誓旦且又有些激动的说:“妈,我就是您儿子,这辈子哪都不去了!这里就是我的家,三山村是我的家,以后我还要在这娶媳妇,给你生堆孙子玩,给您养老送终,把叶子抚养成人。咱家以后的日子还长着,等叶子嫁人的时候,我还会给她攒一大堆嫁妆,让她风风光光的过门,我的孩子还要姓叶,我还要带着他们去拜奶奶……”

  “嗯……”

  陈玉莲一听顿时高兴极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满面笑容的,边用手擦去泪水边哽咽着说:“是妈没用,一直都拖着这样的病身子,没能帮上你什么忙,这些年让你一个人撑着这个家,是妈对不起你呀!”

  见她一哭,张俊顿时就慌了神,一边用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一边安慰说:“妈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