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的问了一句。

  柔柔的声音是那么的细腻动人,宛如山间的泉水般,给人一种镇定的感觉!

  张俊猛地一回神才发现这段路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眼看着熟悉的家出现在眼前,马上呵呵一笑摇了摇头说:“没事,我是在想我好象满久没回来了!”

  “嗯,那你多住上几天!”

  叶子开心的笑了笑,亲昵的抱住了张俊的胳膊,娇滴滴的说:“哥,你在外面干活也蛮累的,咱们都到家了,你就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吧!”

  “嗯,当然了!”

  张俊自然开心的答应着,但走到院子前便笑不出来了。并不是自己喜欢去受苦受累,实在是养母身体虚弱,本就是个药罐子,而且叶子又刚刚长大,读书和学习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仔细想想这份工资真的有点低,或许是时候该考虑换一份工作,哪怕是比现在还累、还苦,自己需要钱啊!

  小路两旁都是杂乱的树木,让这小山丘又多了几分破败,而眼前是一间破得如同废墟的房子,一眼看过去寒酸得让人几乎都要落泪。张俊童年里快乐的记忆全部都在这里,叶奶奶的慈祥和宠爱的轻唤,这时候仿佛在耳边轻绕一般,好象又听见了叶奶奶嘴里哼出的童谣,那么的亲切,那么的让人怀念。

  叶家房子是用泥土和石头砌成的简易小屋,简陋的建筑摇摇欲坠。所谓的房子只有一间房间,而这间房间包揽了生活上所需的一切。房里非常狭窄,一张在南方不算少见的大炕就几乎占去一半以上的空间,然潮湿的南方山里如果不睡这种干燥的火炕,光是风湿这种病就足够折磨死人,故也不能抽掉大炕。此外除了那几条老旧的木头板凳外,只有一张桌子算得上是家具,更别提半点所谓的装饰,说是一贫如洗一点都不过分,其实更符合的形容词是家徒四壁。

  穷地方别的没有就属地最多,虽然房子破但院子倒是很大,屋子旁边就是一个简易的土灶,后边是一大片菜地与水井,而前边则是相当宽敞的一片院落。院子里那棵歪脖子老树似乎比以前又粗了一些,上边用麻绳做成的秋千还在随风摇晃,虽然很简陋,但那是山里孩子最喜欢的游戏。

  “这树还没断呀!”

  张俊不禁开心的一笑,小时候自己为了做这个秋千可费了不少的力气!为了让小叶子享受这简单的快乐,当时可是偷了别人家的麻绳来做,还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过想想小叶子开心的笑容,似乎什么都值得了。

  “嗯,很好,哥做的秋千很结实!”

  叶子说道,小脸上尽是陶醉的红晕!或许这在外人看来是简单的小玩意,但却满载着她童年的欢乐!只有在那秋千上,听着哥哥为了满足自己的小愿望而受的坎坷,她才能清晰的感觉自己是个备受宠爱的小公主。

  用枯木围成的篱笆墙不是为了防贼,只是为了有道围墙而已。即使别人家的是红砖墙,自己家的却是破枯木篱笆,但有道墙看起来才像是一个完整的家!脚下细软的沙土,老树下那几块木头桩子,墙根永远除不完的杂草,这里承载了张俊童年所有的回忆,贫穷中有着永远抹不掉的快乐。

  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每一株小草、每一根枯木都承载着过去无比珍贵的回忆!张俊心里感觉暖洋洋的,简单的快乐永远是无法被复制的东西。虽然破旧,但对自己来说却是最幸福的地方,而那间破旧的老房子,也是自己最温暖、最幸福的家。

  “哥在想什么呢?”

  叶子在旁边轻声唤道,撒娇一样的晃了晃张俊的胳膊。

  张俊温和的一笑后摸着她的小脑袋瓜,看着已经亭亭玉立的妹妹,看着她眼神里依旧是依赖自己的柔和,轻声的说:“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是啊!虽然破,但这里才是自己的家啊!

  “哥,我先不进去了。”

  或许是有些怕生,叶子有些害羞的摇了摇头说:“里面的人我都不太认识,而且现在水塘那边没人照看,妈又说里面的菱角得挖一下了,所以我去看看。”

  屋子后边小小的水塘养了些鱼,种了点菱角,由于运输的不方便导致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值钱,故多是为自己家人而种。张俊知道妹妹是因为怕生才不想进去,沉思了一下后点头说:“嗯,一会儿你顺路去小叔家把这些东西给他们吧!”

  说完从手里的袋子分出一部分东西递给她。

  “好!”

  叶子接过后乖巧的应了一声就转身走了,大眼睛还恋恋不舍的看了张俊几眼。或许这时她更想的是留在家里享受哥哥的疼爱,不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也有自己得干的小活!

  “小丫头长大了……”

  待她娇小的身影走远以后,张俊这才有些愧疚的嘀咕道。小叶子挽着自己的手时,那感觉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瘦弱,属于女孩子的柔软触感已经相当明显,鼓鼓的小酥胸已经稍微有了雏形,虽然不是很大,但亦是又软又有弹性,一路上蹭来蹭去弄得张俊很难受。叶子的身材虽然说不是特别好,但那种青涩的诱惑更是剧烈,让张俊走路时脑子都不禁阵阵恍惚。

  靠,乱想什么啊?她是你妹妹啊,想那么多做啥?张俊看着叶子一走一晃的小翘臀不禁遐想了一下,那温润的小嫩臀略微的翘起,充满着柔软的诱惑!然脑子一个清醒马上又暗骂自己真是畜牲,在外面待久了怎么一回来就变成好色鬼,连最疼爱的妹妹都要意淫!这样下去那不是连别人家养的母猪都眉清目秀了!

  使劲晃了晃脑袋,张俊努力的不让自己去乱想那么多,进院门一看院内的老树下似乎十分的热闹,一个浑身黝黑的中年人看见了张俊走来,立刻热情的喊了起来:“哟,俊娃你回来啦!”

  看他有些陌生以及热情到有点虚假的笑容,张俊心里一阵郁闷,不过还是礼貌的敷衍着:“嗯,山哥!你也回来了啊。”

  来人就是不可靠的队长陈大山,为人轻佻浮夸又爱吹牛,整天嘴里不是跑火车就是走大炮的,比起村里的三八还更爱传些流言蜚语,那破嘴跑哪都惹人厌。

  说不可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也在外面打工,所谓的村长只是头衔,几乎没人搭理,但他这顶村长的帽子毕竟是从他爹陈巴那世袭来的,所以他本人也不是很在意。

  不过在这当村长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该有的权力是有,却很微不足道。

  后边满山的木头和山味野菜也运不出去,兑不了现的话谁都不乐意干这个烦人的苦差事,因为谁有个三长两短,吵架、打架什么的都会去烦你,稍微有点纠纷的话又得闹个鸡犬不宁。所以这村长被他爹陈巴当了三十年也没人有意见。

  陈巴在这一带特别的有威信,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好猎手,为人豪爽又特别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