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人,别看他平时对什么事都一副马大哈的样子,可对于自己亲近的人,要求却是极严的。

    遇事总要人保护的爹爹,其实,他对于自己的孩儿们,总含着更高的期望。希望他们完美,性格优秀,所以对于一点点的瑕疵,那是不能容忍滴!

    路米呀路米,这次你可害死你家冥二哥咯。

    冷如皇也早已瞧见陶如墨的怒色,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前方,就要到家了,不知道这次这爹爹又能做出什么事出来呀!!!哎。。。。。

    呼。。。。。。。。。。呼。。。。。。。。。。。。。

    耳边响起一阵阵急速的风声,花蟒的身体迅速下沉,略过地面,一个急刹,到达目的地。

    “啊!!!啊~~~~”这叫声,除了陶如墨和路米两父子,还有别人吗?答案肯定是没有了!

    就在华蟒没吱一声就下降的时候,陶如墨和路米父子两个吓的忍不住叫了起来,大墨已经及肩的黑发在空中不断飞舞着,打的路米脸上疼死了!

    “呜呜。。。呜呜。。。。疼。。。疼。。。。。!”花蟒的身子刚一停稳,路米就捂着脸开始叫起疼来,真是倒霉。

    大家下了花蟒的身体,那死蛇也在一阵烟雾里幻化成了人形,看着几人一阵奸笑!!!

    “路米,怎么了?哪疼,快让我看看。”陶如墨顾不上心里的呕心,小跑着到路米的身边,弯下身子,看着路米脸上一条红一条红的,很是担心。

    “呜呜。。。。爹爹。。。你的头发抽在我脸上,好疼呀!”止住泪水,路米忍着哭,不忍心看爹爹那自责的样子,小家伙还是很懂事的嘛。

    “路米,给我看下。”冷如皇悄然走到路米近前,看了眼路米脸上的伤后,转身背着竹筐就走开了。

    “路米,对不起,都是爹爹不好,该死的头发,非剪了它不可。”扯着自己的半长发,早想剪了,苦于没时机,这不,惹祸了吧!不剪也要剪。

    “不要!爹爹,你这样子很好看的,不要剪。”路米大喝一声,制止住陶如墨接下来的疯狂行为。

    “好。。。好看?”指了指自己这一头不长不短的黑发,这能说是好看吗?陶如墨严重怀疑中。

    “恩!是的,爹爹,你这样很好看呢!”忍着疼,缓缓一笑,路米觉得,爹爹比一个月前来这的时候,好看多了,特别是那一条乌黑的头发,要是再长点该多好呀!

    张着嘴,大墨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一头毫无发行可言的头发,居然在孩子们的眼里是好看。

    “不要剪,就这样!”一个冷冷的声音由远到近,冷如皇手里多了一个小瓶子,表情仍是那样酷酷的,让人怀疑,刚才那一声惊动的话语不是从他口里说出来的。可的确,那一句“不要剪,就这样!”就是这小家伙说的啊!

    {呼唤票票和橄榄枝那!嘿嘿}

    

版权所有:JfDHeARWtZJdz2rJGu2v御宅屋

版权所有:aZG884fjXWR7195h8A御宅屋

第六十五章 你要小心了

版权所有:eXDLOF1mPcTkX御宅屋

           “小冷,你。。。。。!”陶如墨手中还扯自己他那头黑发,眼睛却是极其疑惑的看着由远走近的冷如皇。

    冷如皇只是轻微扫了眼陶如墨,随后就拿着那小瓶来到了路米的身前。

    “路米,把手拿开,我给你上药。”

    原来冷如皇是去拿药了,看着路米脸上红红的印迹,小冷心里一阵无奈。

    “皇大哥,轻点儿,疼呢!”乖乖的拿开手,路米让冷如皇给自己上药,手却是一直紧攥着,紧张呀,就怕被弄痛。

    可到底,冷如皇的手还是极轻的,待上完药后,路米也没吭一声。

    “哎呀呀!冷如皇,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样一面呢!哈哈。。。哈哈。。。。!”花蟒总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不,眼睛又有了那戏虐的神情。

    “嘿嘿,是呀!小冷,原来你也可以这般温柔哦!呵呵。。!”拍了花蟒一下,陶如墨符合着那死蛇,完全没意识到,两人还是“仇人”那!

    “啧啧。。。啧啧。。。人类,你想调戏我吗?”花蟒似是嫌恶的推开陶如墨的手,挑着眉毛,刚说那话就是故意引这人类上当的,这不,花蟒便开始细心等着接下来那人类的反应。

    果不其然。。。。。

    “你。。你。。。哼!!”甩甩衣袖,暗恨自己刚才一时大意,居然用手拍了那死蛇,脏!脏!真是脏呀!

    “哈哈。。。。哈哈。。。。。。!”花蟒笑的那个兴啊!!!!

    “好了,别闹了。!”这种时候,能震的住场面的也就只有冷如皇一人了。

    小家伙红着脸,手里的瓶子都快被捏碎了!自己也是大意,怎么就成了他两嘴里调侃的对象,真是不幸不幸。。。

    陶如墨垂下头,乖乖噤声,冲着路米吐了吐舌头,这爷俩,胆子忒大。

    “爹爹。。。爹爹。。。。。”竹屋前闹了这么大动静,没道理屋里的人听不见呀!所以,这一声,自然是幽冥那孩子传出来的咯!

    “小冥,呵呵!”听见幽冥欣喜的声音,陶如墨转过头,就瞧见幽冥那孩子抱着兽小兽就冲自己这边跑了过来,猝不及防,那小家伙因为跑的急,没刹住,一下就撞在了花蟒站立的位置处。

    被突然冲过来的物体给撞了下,花蟒下意识的接住了那身体。

    “啊哦!好疼啊!”幽冥刚脚下绊了下,眼见就要跌倒了,却被两只手给勾了住,这会儿只顾着叫疼,还没注意到到底是谁接住了自己和小兽那。

    “哇哇。。。。哇哇。。。。”兽小兽的哭声适时传来,陶如墨慌忙的跑到花蟒那,从他怀里接过幽冥和兽小兽,抱在怀里好一番疼惜。

    路米可不乐意了,被爹爹那样抱着,真是幸福。

    “路米,你不开心了?”陶爱墨总像个幽灵一样,在路米不爽的时候,总能适当出现,在适当说些刺激路米的话来,真是让人无语。

    “墨三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开心,嘿嘿!我可开心那!”说完,路米脸上笑笑,便身轻如燕的奔到了陶如墨那,趴在大墨的身侧,和幽冥一起接受爹爹的疼惜。

    陶爱墨眨眨眼睛,没料到路米会这般就奔了过去,心里一阵好笑!

    这边的花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冷如皇的后面,拍拍小冷的肩膀,似笑非笑的说道:“冷如皇呀!原来这人类还是个多情种呀!哈哈。。。哈哈。。。。!”

    望也不望花蟒一眼,那蛇讨了个没趣,兴致也就低了。在大家都注意的情况下,花蟒向着竹屋里走去,随便找了个房间,倒头就睡下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