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要是这会儿他身上吃的东西,一准就拿出来孝敬大墨咯。

    “呵呵,没事没事!多亏了你们皇大哥,这死蛇,真是讨厌,哼!”狠狠的瞪了眼花蟒,心里有怨,却有不敢大声骂出来,哎!苦啊苦啊!

    路米总是和陶如墨一个鼻孔出气的,于是二人便开始悄声的对花蟒展开了一系列的言语上攻击,只是这攻击的威力,远没那么大而已,因为被攻击蛇,压根儿就没听见。

    陶爱墨见自己的爹爹和弟弟说的激愤,自己也插不上嘴,干脆坐在蛇身上,闭幕眼神起来,满脑子都是那鲜红的番茄神果,好吃好吃。

    “爹爹,以后咱们回去,可要好好想想法子,让这蛇受点苦头才行。”路米附在陶如墨的耳边,开始谋划起,以后报复花蟒的事来,真是个积极的孩子。

    “恩,对!这死蛇实在是讨厌!”想起花蟒的可恶之处,大墨就觉得牙齿酸酸,恨不得一口咬断这巨大的蛇身。

    “哎,可是它的威力太大了,要是我像以前那么。。。!”说到这,路米忽然住了嘴,用手机警的捂住嘴巴,小家伙的眼睛睁的老大老大的,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看着大墨,搞的大墨一头雾水。

    “恩???路米,你怎么了?捂着嘴干嘛,松开,这样你出不过气的,快,松开。”说着,陶如墨就伸手准备拿开路米捂着嘴巴的两只手,可却被路米一个侧身,给闪了过去。

    “路米,你。。。你让开做什么?乖,把手拿开。”陶如墨没听出路米先前那句话的隐藏意思,而是只关心着路米会不会被自己捂死,这爹爹做的,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了。

    “糟糕,路米,你乱说什么,差点把秘密就说出来了,你真是猪。”心里暗自恼着自己,真恨自己的臭嘴巴,要是被爹爹知道了那秘密,那该怎么办啊!幸亏自己及时住了口,幸亏。路米一边对自己进行着反省,一边要暗自庆幸自己保住了秘密,一张小脸上,也时不时的变化着表情,看着陶如墨,脑子里迅速的转着,等下该怎么解释。

    “路米,听话!乖,再不把手拿开,爹爹可要生气了啊!”陶如墨看着路米已经捂嘴捂了有两分钟之久,是又急又气,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好好的发起僵来,也不听话了,真是急死人了。

    “爹爹,呵呵!我没事哪!”刷的一下放开了手,路米笑的一脸天真,拉起陶如墨的手,很是亲热的捏着。

    见路米放开了捂嘴的手,大墨脸上才好了些,可语气里仍有些不开心。

    “路米,你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小小年纪,也不知道轻重,万一把自己给憋坏了,你叫我,。。。叫我以后如何向你家大人交代!”眉眼里都是担忧,大墨把路米完全当成自己的孩子了,生怕他一不小心就生病一样。

    “呵呵,爹爹,我没事哪!对了,爹,有件事你要不要听呀,嘿嘿!可是个秘密哦,一般人我不告诉!”

    {呜呜。。。呜呜。。。。没留言!没票票!}

版权所有:L6Khis0Mm9御宅屋

版权所有:8tLpfXMhUYYR6e7ZOTT7御宅屋

第六十四章 不要剪,就这样

版权所有:24nVSiDWrKlp0ZUsK御宅屋

           果然成功转移了陶如墨的注意力,不再揪着路米不放,小家伙这招使的好呀!

    “什么秘密啊?嘿嘿,路米,告诉爹爹,爹爹保证帮你守着。”揽着路米瘦小的肩头,陶如墨像只狐狸一样,八卦无处不在。

    “爹爹,你知道为什么冥二哥答应一个人在家看家吗?”路米见爹爹已经不再追究刚才的事情了,很是松了一口气,幸亏自己聪明,想了个法子来应付爹爹。

    “对了!我本想问你的,这不,被事情一耽搁,就忘了!路米啊,那天你在小冥耳边说了些什么,他怎么就答应一人在家了?”想起那天路米和幽冥的小动作,陶如墨的好奇心就上了来。本打算在去采种的路上,好好问问路米的,可是一直没得空,这不,经这小家伙提醒,自己到是想了起来。

    “呵呵,其实也没说什么那!呵呵!!”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路米似乎还有些害羞呢!这可更加勾起了大墨的兴趣,早把刚才路米的一时失言给忘了一干二净。

    “路米,乖!快告诉爹爹,你和小冥都说了些啥呀?”搓着手,陶如墨心急呀。

    眼珠一转,见时机成熟了,路米便软软的开口了:“其实也没说什么,爹爹还记得上次你一人上山去找皇大哥的时候吗?”

    “记得啊!怎么了?”不明白路米为什么会问这个,大墨老实的点点头。

    “上次我和二哥在家时,因为我做错了点事,就。。。。就帮着二哥做了好久的早餐,二哥这才同意不告你爹爹。。。。爹爹你。。。所以这次。。。。我。。。。我就对二哥说,只要二哥答应一人在家看着,我就帮他洗半年的衣服。”说完这些,路米还装着很小心翼翼的样子看着陶如墨,那眼神,如麋鹿一般,楚楚可怜,似乎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什么?你要帮小冥洗半年的衣服,还。。还帮着他做了好些日子的早餐了?”不自觉的加高了些音量,陶如墨皱了皱眉头,再次确认的问了一遍。

    “爹爹,你没生气啊!这没什么的,都是路米自己愿意的,你不要怪冥二哥呀!爹爹,都是我的错,我的错。。。!”路米咬着嘴唇,一副要哭不哭的申请,弄的陶如墨心疼不已。

    “不行,路米!小冥这是不对的,回去以后我必须好好教导他才行,这样欺诈自己的弟弟怎么可以!绝对不行。”对于孩子们的教育,陶如墨可是绝对不会放松的。虽然他们一个个本事大的惊人,但最起码做人的道理陶如墨还是坚持每天有空就和他们说说的。这会儿听路米这般说,早已是恼了起来。

    小冥那孩子平时懂事,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绝对不允许,必须及早纠正,不然以后晾成大错可怎么得了。

    见陶如墨说出这样的话,其实路米的心里也有些害怕的。可想到,以后得洗自己和冥二哥两个人的衣服,小家伙就觉得爹爹应该要教训教训二哥了,这样想着,心里也就稍微放松了许多。

    “路米,你这样做,爹爹会真的生冥二哥的气的。”陶爱墨一直注意听着陶如墨和路米之间的对话,这不,一看见大墨生气了,陶爱墨就忍不住拉了拉路米的手,轻声问着。

    “墨三哥,没关系那!爹爹不会真的生冥二哥的气的。”路米似乎没有想到那么多,他只觉得爹爹不会真的拿冥二哥怎么样的,最多说几句,安那安那。

    陶爱墨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看路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是住了口。

    陶爱墨其实有些了解他爹爹这个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