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4

和表情,可从那可恶的蛇眼睛里,是个生物,都能猜到那蛇内心的嘲笑。

    “皇大哥,你松开,我飞杀了这畜生不可,我要。。。。我要替天行道。!”路米怎能忍受的了来自于敌人的嘲笑,原本可爱的脸上,在看着冷如皇的时候也换上了动怒的表情。

    “花蟒,如果你不想早死的话,就停下吧!”没有理会路米的叫嚣,冷如皇只是看着那花蟒,冰冷的说出了这番话。

    突然,花蟒的怪笑停止了。歪着巨大的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冷如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个臭东西,让你欺负路米,我让你欺负路米,打死你打死你。”正当花蟒沉思之际,蛇尾处却传来了一阵阵敲击。

    {请大家多多支持哦!中秋快乐哦}

    

版权所有:V31VG9OHzkLanfV御宅屋

版权所有:AlA2p2i9ifSP0nDVuT御宅屋

第五十八章 花蟒往事

版权所有:KxfKSMhoB1gb5Fz御宅屋

           “你。。。你。。。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我看你真是想死了,就让本蟒爷送你一程浩了。”原来陶如墨见那花蟒欺负路米,一口气咽不下去,也不知道死活了,原本安静下来的面容此刻竟又蒙了一层怒气。

    冷如皇暗叹一口气,哎!他为什么总是给人找麻烦呢?

    不过冷如皇也只是想想而已,墨绿色的头发用了些许力道,路米就被成功弄到了地上。收起那羽翼,双眼喷火的看着花蟒,生怕他做出什么伤害陶如墨的举动来。

    “路米,你没事吧!”陶爱墨赶了上来,关心的看着路米,眼角的余光也同时注意着陶如墨那边的情况,就怕一个不小心,爹爹就一命呜呼了。

    “墨墨,看好路米,别让他乱弄了。”冷如皇只是轻轻的扫了眼陶爱墨,吩咐完这句话后,小冷这娃就甩了甩头发,踏着流星步,快速走到陶如墨那去了。

    “哼,你你。。。。。。你一破蛇,还想杀了我不成?哼,我打死你打死你。”怎能容得下一条蛇的欺负,陶如墨红了眼睛,不管那么多了,逮到花蟒的尾巴就是一通猛捶!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彻底的热祸上身那。

    “好你个人类,来命来。。。。!”这来字说的颇为用劲,虽说大墨的拳头对于一条会说话的花蟒来说没啥作用,可好歹它自己也是条牛B的蟒嘛,怎么能让如此小小一人类受欺负,管不了什么规定了,杀啊!!!!!

    花蟒轻蔑的看了眼陶如墨,眼里的杀机毕露。陶爱墨再次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想要以自己的身体再来一次救援,可。。。。。。被人捷足先登了呢。

    “爹爹,让开。。!”冷如皇绝不允许陶如墨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第二次的惊吓。当感觉到花蟒身上流露的杀机时,小冷这孩子就运足了力气,冲到陶如墨身边,及时挡住了那死蛇的攻击。

    见自己又一次失败了,花蟒一直笑着的眼睛也不禁抽了抽,眼神幽幽的看着冷如皇,脑袋里在急速的转着。

    “爹爹,你到路米那边去,快去。。。。!”不容陶如墨有任何反驳,冷如皇就下了死命令。本想回几句嘴的,可看着冷如皇冰冷不含一丝温度的面容,大墨还是识相的,恨恨的瞪了眼那花蟒,唯有缩着脖子走到路米那边去了。

    “爹爹,爹爹!你没事吧,吓着没?”路米总是很热心,看着陶如墨走到自己这边来了,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陶爱墨的脸上也含着许多关切,可。。。。要他像路米那样急切的跑上前去嘘寒问暖,是万万做不到的,只能站在一边,“含情脉脉”的关注着大墨。

    这边父慈子孝,那边,冷如皇似乎已经开始和那花蟒交流起来。原本张着翅膀的死蛇这会儿竟也收了翅膀,乖乖的匍匐在地上,昂着的蛇头正好和冷如皇持平,这不,一魔一蛇酒开始了一下了对话。

    “花蟒,好久不见了。怎么?蟒性不改,想吃人了?哼,我看你是忘记了上次的教训了吧!”似是嘲讽的看着花蟒,冷如皇的嘴角轻轻的上扬着,有种说不出的韵味,像个阴险的小坏蛋一般。

    听见教训这二字时,花蟒的眼珠明显转了转,身体也颤抖了几下,可很快,便恢复如常,只不过,这一切细小的动作却也逃不过冷如皇清冷的视线。

    “我说,冷如皇是吧!你这小子好好的管我什么事,我吃个人,也碍不着你吧!哼,小心惹恼了我,连你也一起吃掉。”此蟒果然嚣张,即使心里有着莫名的害怕,可话语中也不愿表现出来,果然是蛇老成精了啊!

    冷如皇并不生气,看着花蟒,摇了摇头,嘴角扬的更欢快起来。可从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出任何笑意,反倒显得阴森可怖。

    “你。。。。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花蟒被冷如皇看的有些不自在,5米长的蛇身抖了抖,竟慢慢的幻化成了一个人的形象。

    圆圆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浅粉色的嘴唇,再加上那圆圆的大脑袋,活脱脱一成年版男人洋娃娃嘛。

    瞧见花蟒突然化为人身,冷如皇也不奇怪,似是早就知道一般。只是那凉凉的眼睛里稍许露出了一些慌张之情。

    几百年前,这花蟒还是一孩童身,想不到,短短几百年,竟让他长到了成人。不无忧虑的扫了眼不远处的陶如墨他们一处,冷如皇心里小小的哀叹了下,看来,今天的事情有些难办呀!

    “花蟒,当年他放了你一条生路,为的就是要你以后一心修炼,不再做出伤天害理之事,难道你想违背你当初的誓言吗?”

    果然,冷如皇和花蟒早就认识,可,那个他指的又是谁那?

    听见冷如皇说起当年的事情,花蟒的神情显然有些不自在起来。想起当年的那个人,花蟒的眼睛也逐渐有了些情绪在里面。

    “誓言???哼,我苦苦修炼了几百年,以为会再见他一面,可。。。可我在这雪竹山中等了那么久,他也没来见过我!哈哈。。。。哈哈。。。。。。既然他忘了我,那誓言我再遵守又有何意义。”花蟒面容一顿,接着那白皙的脸上就浮出了好些淡淡的蛇纹,好不恐怖。

    冷如皇的手心微微的冒出了些许汗来,看着花蟒愤怒的眼神,小冷这孩子也是有些慌的啊!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冷如皇,当年我就是因为吃了好些个人,才惹来了他的到来。现在如今只要我再吃人,他肯定就会再次出现!我想他,我真的好想他,所以那个人,我,必须,吃。!”最后几个字,花蟒几乎是一字一字咬牙说出来的。

    “花蟒,如果你真的想再次见到他的话,我到有个主意。”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冷如皇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花蟒准备暴走的情绪给打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