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迷着呢,知道吗?”

    听幽冥这么一说,路米如临大赦。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使劲的点着头。路米就站起身,一溜烟的向陶爱墨那屋奔去了。留给幽冥的就是把洁白无暇的小屁股蛋子。

    “这孩子,至于那么兴奋吗?真是的,没点城府。。”这就是幽冥对如烟般跑走的路米的“真实”评价,搞的自己多有计谋一样,现在的孩子呀,就是好个装老成哦。

    路米跑回屋子,看着躺床上的陶爱墨,嘴巴立刻扯开了笑。

    “小孩!我来抱你出去晒晒太阳哦!”也不知道陶爱墨叫啥名字,路米自言自语的和陶爱墨说着话,爬上床,索性把自己的上衣也脱了。展开自己那一黑一白的翅膀!哦不不!应该叫羽翼才对。展开自己的一黑一白的羽翼,路米抱着陶爱墨,就这么开始在屋子里飞了起来。果然是真正的低空飞行呀!

    这样的飞着,路米抱着陶爱墨到不显吃力,很快就飞到了幽冥身边。幽冥抱着小兽,一抬眼就瞧见一赤裸着的小孩向自己这边飞来,吓了一跳。再一看,那不是路米嘛!再再一看,路米手里不正抱着爹爹那一直昏迷的儿子嘛。

    “二哥,二哥,快让开,我要降落了。快让开啊!”可就快让开啊还没说完,路米抱着陶爱墨就冲到了幽冥的身边,幸亏幽冥闪的快,又不,非得给路米撞晕。

    “哇。。。。。疏于练习,疏于练习!”路米腾出一只后,给自己擦了擦额前的汗。刚真把自己吓死了,要不是二哥让的快,自己大概就要撞上他了。想到这,路米不好意思的瞅瞅一脸惊恐的幽冥,楞是不知道该说啥子话来。

    幽冥吞了吞口水,刚好险好险啊!差一点,自己和小兽可就完了。都是路米这小子,没事搞什么低空飞行,吓死人了都。

    “路米,以后,不准在这屋子范围10米内飞行,知道吗?”幽冥对路米下了限制,要是多来几次这样的经历,没被他撞死,就首先被吓死了。

    {大家有票票的,请多多支持啊!}

版权所有:PDoAFa3Gew8W御宅屋

版权所有:384z4ofirSgbn御宅屋

初识篇 第三十六章 妖曰:不可

版权所有:wAq49cxkT6uq529j御宅屋

           “知道了!二哥,嘿嘿!”路米挠挠头,挺不好意思的。谁叫自己的羽翼没长成熟呢,偶尔的降落失误也是允许的嘛。不过这话他可不会对幽冥说的啊,要是说出来,指不定会受到他二哥啥埋怨那。

    见路米认错很“真诚。”幽冥方才重新坐了下来,斜眼瞄了下路米怀里的陶爱墨,没说什么。

    “哎?二哥,你看这娃娃的脸上怎么青了一块呀?”忽然路米瞧见了陶爱墨粉嫩的小脸上多了一块很明显的淤青,也不知道咋整的,昨天还没有,怎么现在就出现了呢?小家伙百思不得其解,一会儿望望陶爱墨,一会儿又疑惑的看着幽冥,希望以此得到答案。

    听路米这么一问,幽冥也好奇的看了看。果然,陶爱墨的脸上真的有一块刚出现的淤青。爹爹临走前要自己照顾好家里的弟弟们,这怎么睡了一觉就多了块淤青,怎么回事啊?

    处于对陶爱墨走时交代话语的责任,幽冥把眼睛使劲的在陶爱墨的脸上瞅了瞅,好大一会儿,幽冥才长叹一口气,有些探究的看着路米,把路米搞的晕乎乎的。

    “二哥,你。。。。你看我干什么啊?这娃娃怎么回事啊?你瞧清楚了吗?”路米不自在的扭扭身子,被幽冥那么一看,心都有些虚了。{小子,你才多大啊!还叫咱小墨墨娃娃!哈哈,真是笨路米呀!}

    幽冥冲路米点点头,想伸手再摸摸自己的下巴,可手正抱着兽小兽呢,腾不开,便放弃了这一“我就知道”的装B动作。

    “路米,你说,你昨晚对这娃娃做什么了?”

    “我?”路米一只手抱着陶爱墨,一只手吃力的指了指自己。更加疑惑的看着幽冥,不知道他二哥话里到底是啥意思。

    “对!就是你,这娃娃脸上的淤青分明就是人掐的,你昨天晚上离他那么近,肯定是你掐的。”幽冥很冷静的分析着自己刚才的观察所得,说的到是有板有眼的。

    被幽冥这么一说,路米昨晚上的回忆源源不断的便涌了上来。昨晚,昨晚自己后来似乎是睡在了这娃娃的身边,然后就伸了一只手放在他的脸上,嘿嘿!顺便还摸了摸,手感不错。额。。扯远了扯远了。继续。。。后来自己好像就睡着了,梦里自己和二哥为了抢茅房而掐了一架,难道????难道????

    不好的预感袭了上来,路米这下是真的心虚了,想起有可能是自己掐的,路米的一张小脸都快皱成包子了。

    看着路米这样子,幽冥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里着实夸了自己一把,瞧!没什么我不能解决的事吧。

    “路米啊!不是我说你,你看看这娃娃的脸,被你这么一掐,爹爹回来后,肯定是要责怪你的。”

    “不。。。我不要。。我不要爹爹责怪我!二哥,你。。。你替我想想办法啊!”听幽冥说爹爹会责怪自己,路米起先有些愧疚的心这会儿完全变成了慌张。

    “嘿嘿!路米,咱们是兄弟嘛,一家人别说两家话。这样吧,以后你只要帮我洗一年的衣服,我就替你保守这个秘密,怎么样啊?”幽冥抛出自己的橄榄枝,就等着路米去接了。{呜呜,,大米也需要大家的橄榄枝嘛!}

    没想到的是,路米这次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点头如捣蒜,生怕幽冥会反悔。比你陶如墨的责怪,洗一年的衣服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呵呵!路米真乖,二哥以后会更疼你的啊!”幽冥开心的笑着,看着路米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幽冥的自信心再一次爆棚。

    “啊对了,二哥!那你该怎么和爹爹说啊?”想起这关键问题,路米还是要先问清楚,以免到时候和二哥对不上口供嘛。

    “额。。。。妖曰:不可说,不可说。!”幽冥到好,六字,堵了路米一通无语。

    既然幽冥不说,路米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想必二哥肯定想了个完全之策,路米处于对幽冥的本能信任,所以就把这事也抛到了脑后。心里想着,反正到时候有二哥瞒着,放心吧放心吧。

    这件事情一解决后,幽冥抱着一直在哭的兽小兽,路米抱着一直昏迷的陶爱墨,四个孩子就坐在竹屋的走廊下,静静的看着竹林,等待着他们的爹爹和大哥的归来。

    太阳渐渐西沉,可仍是不见陶如墨和冷如皇的踪影,路米毕竟小些,已经两天没见爹爹,4天没见皇大哥,心里真有些想的慌。怎么他们还没回来,真是急死人了。

    “二哥,你说,爹爹和皇大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