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了!小心把小兽吵醒。他要是醒了,我们可就惨了。。。”

    幽冥这么一说完,路米立刻停止了哭泣。是啊!都忘记了小兽还在自己身边。要是他醒了,就得哭。一哭就得要奶喝。可。。。可他们似奶没有,连人奶也没了。那可真是悲惨呀!路米心思转了转,对着幽冥点点头,示意自己不哭了。幽冥方才重新又躺了下来。

    或许有人要问了,说这兽小兽不是早晨喝了陶如墨的奶吗?怎么到晚上也没醒,也没饿呢?呵呵,其实是这样的。兽小兽他除非不喝奶,一喝保准喝个够。这够的更深一层的含义其实也就是,一顿管一天。懂了吧!早晨陶如墨喂兽小兽喝的奶足够他一天的食量,所以这么晚了,咱可爱的小家伙还睡的香甜呢。

    “路米,快些睡吧!再不睡,二哥我就忍不住了。。。”幽冥憋尿憋的脸通红,外面仍是电闪雷鸣的,打死也不下床去。

    “恩!二哥,我也是的。都快憋死了。”路米眨眨眼睛,符合着幽冥的话。小手不轻易间摸了下肚子那,额。。。。。一阵尿意涌现,吓的路米赶紧移开了手,生怕一不小心把尿给压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说话了,明天就好了!我睡了,别叫我了啊!”幽冥在黑夜里冲路米翻了个白眼。他这弟弟,什么都不错,就是人一有些啰嗦。该吃饭的时候,他总说要睡觉。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他又拼命的说个不停。无语呀。。。。

    说完这句后,幽冥果真是闭上了眼睛,逼着自己睡觉。脑袋里也开始了数数,:“一只妖怪,两只妖怪,三只妖怪。。。。。。。。。。。”这不,这招似乎还挺管用,数着数着,幽冥就渐渐进入了梦想。只不过,那梦里,咱冥二哥一个劲的找厕所去咯。

    路米听见幽冥正常的呼吸声,猜到他这二哥肯定是睡着了。没人和自己说话了,真是无聊的打紧!要是自己现在也能睡着该多好啊!

    “哎~~~~~~”轻声叹口气,路米的手在床上划了个圈。一不小心,就碰见了睡在床上的陶爱墨一下,惊的路米赶紧转身看看,借着外面的电闪雷鸣之光,路米总算看清了陶爱墨的脸。大惊之下,才想起,对了!爹爹还带着一个儿子呢。

    慢慢移开自己放在兽小兽身上的手,路米挪着屁股慢慢的,慢慢的就接近了陶爱墨。看着陶爱墨那精致的面容,路米噘噘嘴巴,嫉妒起这个爹爹的亲生儿子起来。

    看着陶爱墨的睡颜{额。。其实也不是睡颜那!小墨墨可是自从到了这个世界后就没睁开眼睛过,可怜的娃娃呀!},路米伸手惊抚上了陶爱墨的脸蛋。滑嫩的感觉,好舒服哦!闭上眼睛,嘴角轻轻斜挑着,路米的手就那么一直放在了陶爱墨的脸上,好久好久。直到路米昏昏睡了过去。睡到半夜,路米的小脸忽然一下怒了起来,摸在陶爱墨脸上的手也使劲的捏了捏小爱墨的脸蛋,梦中似乎在和谁打架似的,那凶狠劲,硬是把陶爱墨脸蛋上捏的红到发紫才松了手。

    第二天清晨,幽冥和路米几乎是同一时间醒来。彼此迅速坐起,再迅速寻找到对方的所在,怒目圆瞪,二人同时开口呵斥着对方道:“你抢我茅房!”

    {有票票的!砸吧,砸死我吧!嘿嘿!}

版权所有:hgfFyoC3nV6GW3AX御宅屋

版权所有:IbSXCcJzRPe05IXppU御宅屋

初识篇 第三十四章 为小兽服务

版权所有:RQwbzsckEz7tYYmO3CZu御宅屋

           “路米,我说就你不厚道了吧!我是你二哥,你说你干吗抢我茅房,害我尿。。尿。。。。哎?这什么啊?”本来幽冥还在控诉着路米的不对,自己的手也本能的摸到的屁股上,可这一摸可不得了啊!

    “哇哇。。。。。。哇哇。。。。。!“幽冥摸着自己的屁股,先是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随后就开始大哭起来。搞的路米郁闷极了。整天晚上在梦里,自己梦见和二哥在抢茅房,可二哥就是不给上先上,还和自己抢。路米一时气不过去,爽拳一用力,就朝着幽冥捶了过去。

    被打了,这还得了,幽冥双眼本就通红,这被捶了一拳之后,更是怒不可竭,照着路米身上的羽翼就开始撕扯起来。

    两人在梦里使劲掐架呀!这到最后,一个人茅房都没上成,全尿裤子上了。

    刚才幽冥摸到的正是那梦里被尿湿的裤子,小孩子特爱干净。碰到这种尿床的事,自然是接受不了。才会放声大哭。

    路米支起身子,瞧见幽冥还是湿湿的裤子,居然捧着肚子开始大笑起来。指着幽冥的屁股就大声笑道:“哈哈!哈哈!二哥,你尿床了,你尿床了!”路米兴奋到站在了床上,两只脚在床上左蹦右跳的,见二哥尿床他真那么开心吗?这孩子的思绪,还真是古怪的紧呀!

    幽冥被路米这么一嘲笑,哭的更加凶了起来。两只手本来是捂着脸低头哭的,这不,慢慢的松开一条手指缝,昨天做梦明明梦见自己和路米都尿在裤子上了啊,怎么我裤子湿了他的没湿吗?怀疑疑问的态度,幽冥抬眼特意看了下路米的裤子,哈哈!原来路米的裤子也是湿的啊,他还笑我?

    “哈哈!路米,你看你裤子上是什么?哼!哈哈。。。哈哈。。。你也尿床了,你也尿床了。”幽冥似乎是逮到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一样,也不哭了,擦干眼泪,伸出手指着路米的裤子就是一通豪爽的大笑。

    “什么?我也湿了?”路里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裤裆,呜呜。。。。呜呜。。。也是湿的。

    “哇哇。。。哇哇。。二哥你讨厌。。你欺负人家。。。人家不依那。。。哇哇。。。。!”路米像个要不到糖果的孩子一样,一下就坐在地上甩起泼来,幽冥看着路米这样,也没心思笑了。两人都是被尿憋的才会在梦里找茅房,才会尿湿。呜呜。。。为什么要有这种事发生呀?呜呜。。。。。。。。。。。

    两小家伙又开始互相哭了起来,那神情一个比一个悲惨,不久是尿床嘛,至于哭成这样嘛!哎!这两孩子也是没见过大场面呀。

    “哇哇。。。。。哇哇。。。。。!”就在两人哭的伤心的时候,突然又出了一个哭声。二人起先没注意,可当这哭声渐渐盖过两人的时候,幽冥和路米的心头一颤,不好!小兽醒了。

    迅速抹干眼泪,幽冥现在最大,低下有,果然!兽小兽醒了,这可糟了。路米一拍大腿,恼怒的挠着脑袋,这怎么是好,小兽这一哭,没奶喝可怎么办?那不是要一直哭下去,天啊!爹爹,你快回来把!皇大哥,你也快回来吧。

    “路米,外面的雨停了,天雷也不打了,我们出去等着爹爹吧!小兽这么哭下去,总不是办法,要不你把你那伊利鲜奶给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