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懂得心疼老子,能不笑嘛!牵起冷如皇,陶如墨就准备领着小家伙回家了,药筐自然也没有让冷如皇背着。

    冷如皇无语了,算了算了!他背就给他背吧!

    二人走了一段路后,冷如皇停了下来。扯着陶如墨不给他走了,陶如墨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冷如皇问道:“小冷,怎么了?”

    “爹爹,等一等,我还有记药没采到,几天应该是时间了!”冷如皇看着不远处的一片药从,眼神精明极了。等了这几天就是为了那记药,这么走了,怎么可能。

    “药?还有药没采到吗?你看那筐里,都快装不下去了。”陶如墨不解,他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冷如皇也没反驳,只是带着陶如墨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就在这,爹爹,你别出声。这药很有灵性,500年才开一次花。如果被它听见有动静,它怎么也不肯开花的。知道了吗?”冷如皇总是沉着一张脸,小孩子家家的,不笑反静,让陶如墨一开始就觉得这孩子不是普通的娃娃。这不,这会儿说的这番话,更像是那些拥有几十年江湖经验的人才说出来的,陶如墨被怔的一愣一愣的。点点头,陪着冷如皇等着。

    冷如皇拨开挡在二人身前的药丛,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一颗雪白色的竹子孤单的矗立在低矮的药草之间,周围3米内都不见一根杂草。这就是王者的霸气吧!陶如墨心里小小的羡慕了下。继续观察着。

    那雪竹的顶端长着一个骨朵,像花苞一样。小冷要的就是这个东西吧,陶如墨看了看冷如皇冷静的侧脸,感谢于这孩子对小墨墨病的在意。果然都是些热心善良的孩子呀。

    “出来了。。。出来了。。。。!”忽然冷如皇发出了细微的叫声,陶如墨歪着头,看着冷如皇,还第一次见这孩子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别说,还挺可爱的呀!

    “爹爹,你在这等我!我去采那雪竹花!”头也不回的丢下这句话,冷如皇就甩开脚丫子朝着那雪竹飞奔而去。风带起那一头墨绿色的长发,飘飘洒洒,到真的有几分魔气。

    “小冷,小心点!”陶如墨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这种时刻也只有在一旁默默给冷如皇打气了。

    冷如皇三下两下就跑到了雪竹底下,看着竹子顶端正在一点一点冒出的花瓣,冷如皇眼睛都快红了。太激动了啊,在前世的记忆力,这雪竹可是有着巨大功效的良药呀!五百年开一次花,那是什么概念啊!

    激动,兴奋。从未有过如此多情绪的冷如皇此刻脸上的肌肉也在颤抖着,张开双臂,一甩头发,整个身体就飞到了半空中。

    “啊!!!小冷也会飞。。。!”陶如墨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他只知道路米有翅膀能飞,还不知道原来冷如皇光凭着身体本身不靠外力也能飞,牛人啊!

    冷如皇在空中一个蹬腿,身体就上升了一点,很快就能接近那雪竹花了。这样如此反复,腿上蹬了几下,身体已经到达了雪竹顶,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到那雪竹花了。冷如皇稳稳心神,这时候最不能慌张了。屏住呼吸,冷如皇慢慢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生怕惊扰了那雪竹,那姿势,小心的可以呀!

    “小心。。。小心。。。。小心。。。。!”陶如墨比冷如皇还紧张,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一张脸也皱在了一起,囧极了!想要冷如皇小心点,又怕太大声惊了那雪竹,只能这样细微的说着小心小心。

    最后关头,在雪竹花完全盛开的时候,冷如皇眼急手快的伸手一把抓住雪竹花,用力这么一拽,整朵花顺利的到了手中。

    “哇。。。。采到了!小冷,你太厉害了!”见冷如皇采到了那花,陶如墨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兴奋的跳出草丛,向雪竹奔去。

    冷如皇看着手里的花,扯开嘴角笑了笑,小恶魔的本质表露无疑。

    慢慢的下降,脚落在了地上。那雪竹竟见着见着就缩短,最后竟一下躲进了土里。冷如皇手里的雪竹花这时却从花瓣上流出了粉红色的液体,待陶如墨接近时,看见这一奇观,一张嘴大的都能塞进一鸡蛋。

    “小冷,那雪竹呢?还有你看你看,这花这么流出了粉红色液体啊?”指了指冷如皇手里的雪竹花,陶如墨虚心求教。

    冷如皇朝着那雪竹消失的地方微微欠了欠身,而后才对陶如墨说道:“爹爹,这雪竹是有灵性的东西。它的花被我采到了,它自然就会消失。这雪竹花看着孕育自己多年的雪竹消失也是太过伤心,才会流泪。”

    “流泪?”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植物也会流泪,太过匪夷所思了。

    “好了,爹爹我们走吧!雪竹花在24小时以内用药是最好的,我们必须快点赶回去。否则过了时辰,药效就会大打折扣。”说着,冷如皇就把那雪竹山小心的放到药筐中,牵着陶如墨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赶去。

    {大米明天去学校了,可能没时间更文!请大家多多谅解多多支持哦!}

版权所有:yPVYi7lMARCcF4q御宅屋

版权所有:U3RHzgKCEf御宅屋

初识篇 第三十二章 请不要叫我

版权所有:a6goZZ9dQrF6御宅屋

           经过了药丛,无生之境,花丛,终于在得到雪竹花的24小时之内赶到了那片竹林外。

    “爹爹,我们快点吧!”手被陶如墨牵着,冷如皇看看时辰,太阳已经渐渐没入那雪竹山顶,再不快点,走这片雪竹林可是很危险的。

    “小冷,累死了。我的腿都快断了。慢点慢点好吗?”陶如墨眨巴着眼睛看着冷如皇,待冷如皇看着自己的时候,陶如墨就把实现移到自己的腿脚上,示意咱小冷看看,他爹爹的确是不行了啊!

    冷如皇无语的顺着陶如墨的视线看去,才注意到他的爹爹原来没穿鞋子呀!眼里有了些怒意,似是责怪一般,总之很不清楚的目光。

    “小冷,你看,我。。。我这腿,是的确走不快了呀!”陶如墨昨天还杵着拐棍来着,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就不见了。大墨找冷如皇心切啊,哪注意到那细枝末节的。这不,时间走的越久,脚上就越不麻利起来。

    “鞋那?”半天,从冷如皇嘴里就蹦出这两儿字,差点没把陶如墨给气死。什么叫鞋那?我可是一到这儿就没见到自己的鞋子过。想到这,陶如墨就开始想起那天临走前,幽冥和路米只给了自己一件衣服,鞋也没给,哎!!!

    悠悠叹口气,陶如墨想啊,衣服也不能穿了,鞋也没一双,这下还得受儿子批评!失败,极大的失败啊!!!

    “走吧!”冷如皇转过脸去,看不清什么情绪,又说了两儿字,这两字可让大墨崩溃了啊!

    看这茫茫竹林,心一点一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