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冷如皇。。。。你小子在哪啊????快出来吧!。。!”

    “冷如皇。。。。。。。冷如皇。。。。。。。!”

    一声叫的比一声低,陶如墨都快饿死了。叫了好一会儿了,也不见一个人影,这不,连最后的一点热情都会雨水给疯狂浇灭了。冷如皇啊,再不找到你,恐怕我也要挂了。

    额。。。。想着想着自己要挂了,陶如墨就觉得自己的脑袋真的开始摇晃起来,哎~~~~哎!!!!晕了。。。晕了。。。。临倒下前,唯一的印象就是那漫天的雨水从上直接落在了自己的眼睛里脸上,悲哀呀。。。。。。。。。。

    。。。。。。。。。。。。。。。。。。。。。。。。。。。。。。。。。。。。。。。。。。。。。。。。。。。。。。。。。。。。。。。。。。。。。

    “冷如皇。。。冷如皇。。。你在哪啊?”在一个山洞内,陶如墨湿漉漉的衣裳已经被人扒下放在一边,不着寸褛的身体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年轻而富有光泽。一个孩子正冷着脸,一下一下的波动着火堆,生怕那火会熄灭一样。

    刚听见陶如墨的叫唤声,这孩子赶紧放下手里的木柴,跑到陶如墨身边,见他闭着眼睛嘴巴却在喃喃叫着:“冷如皇。。。。冷如皇。。。!”这孩子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浅浅一笑。刚硬的面容此刻也有了些生气,到显得十分可爱。

    忽然,陶如墨坐了起来,猛的睁开眼睛,看着那坐在自己身边的孩子说道:“冷如皇。。。冷如皇。。。你在哪?”

    “嘭”的一声,说完那句话,陶如墨这家伙又迅速躺了下去,以为陶如墨醒了,原来只是说梦话,那孩子吓了一跳。不过听陶如墨连说梦话都叫着冷如皇的名字,这孩子低下头,竟不自觉的扯着嘴角笑了起来。偷偷的瞄了瞄重闭上眼睛的陶如墨,一颗小心也跟那火苗一样,一下一下的跳着,心里可开心了。

    没错,这孩子不是别人,正是让陶如墨一直好找的冷如皇。在陶如墨晕之前,冷如将就听见了他的叫唤声,等自己找到陶如墨后,他已经晕倒了。看着躺在冰冷雨中的陶如墨,冷如皇冷峻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些许生气的表情。怪这个爹爹一个人跑到山上来找自己,这么大的雨,不在家好好呆着,跑这来干嘛?自己都答应了他会治好那小子的,难道他不相信,非得自己跑来看看。

    虽然心里有些别扭的想着陶如墨此次前来的目的,可手上也没闲着,扶起陶如墨,冷如皇就带着晕迷中的大墨慢慢的一步步向着自己刚才隐匿的山洞而去。

    点燃火堆,脱了陶如墨的衣服,冷如皇就静静的一个人坐在火堆旁,看着火苗跳动,冷如皇爷没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丝的暖和。时不时的看看那光溜溜躺在一边的陶如墨,冷如皇的心里就不痛快。误解陶如墨是为了来监视自己的,冷如皇的一张小脸在看着陶如墨的时候,更是冰上了几分。

    不过,刚才听陶如墨说梦话都在叫着自己,冷如皇的心里又觉得很开心。这是怎么回事呢?一会儿难过一会儿开心的,就因为这个爹爹的一个表情一句话?冷如皇皱着小眉毛疑惑的看着陶如墨,他的心里很矛盾。不知道心底出现的那种特殊感觉是怎么回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小家伙坐在那,双臂环着腿,小脑袋歪着,一直观察着陶如墨。

    那密而不浓的眉毛,即使睡着了,眼珠也一直在动的双眼,挺翘的小鼻头,薄薄的嘴唇,单看这五官,没话说,肯定一帅哥。和把这些出色的五官结合在一张脸上,却又显得很普通,这就是陶如墨,粗看不会觉得这人长的如何如何,可细细看来,却能发现他的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完美。冷如皇看呆了,虽然只见过这个爹爹几面,可现在慢慢看来,他的这个爹爹还真是好看。白皙的肤色在火红的火光下,多了一层淡淡的粉红,好想掐一掐哦!

    不自觉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真的就捏上了陶如墨的脸蛋。冷如皇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举动,张大了嘴巴,一根墨绿色的长发正巧飞到了陶如墨的脸上,梦中的大墨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吓的冷如皇赶紧松开了手。

    可松是松开了,但陶如墨那光滑的皮肤质感却是让冷如皇难以忘却。那感觉比路米因喝牛奶而白嫩的皮肤都舒服上几分,真是舍不得放手啊!冷如皇有些遗憾的看着陶如墨,看着那有些纠结在一起的眉毛,小家伙再一次忍不住的伸出手想要抚平他爹爹的不爽快。

    “恩~~~~冷。。。。。。好冷。。。。。。。!”冷如皇的手一下就被陶如墨给握了住,小家伙出现了瞬间的肌肉僵持,又怎么了?

    疑惑的看着陶如墨,见他嘴唇发抖,整张脸已经开始得瑟起来,双臂也紧紧的夹在一起,嘴巴里还念叨着:“冷,。。。。冷。。。。!”

    冷如皇一看情况不妙,想要挣开自己的手抚抚陶如墨的额头,可再这么使劲也敌不过陶如墨病中使出的蛮劲。没办法,冷如皇咬咬牙齿,眼神定定的看着陶如墨,嘴巴里吐出一句:“松开。。。!”

    陶如墨真的就松开了冷如皇的手,冷如皇冰着脸,摸摸陶如墨的额头。果然发烧了。这么办?看看竹篓里的草药,可没一样是治发烧的,如果再让他这样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山洞外仍然下着的雨,冷如皇就准备出去采些治发烧的草药,刚一站起身,手又被拉着住。回头看着陶如墨,他死死的攥住自己的手,冷如皇准备再使一次刚才的伎俩,可那咒语用多了,对陶如墨也是有伤害的。忍了忍,冷如皇决定不再使用那咒语。重坐下身子,坐在陶如墨身边,皱起小眉毛,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病一定是要治的,这烧要是一直不退,将来可是会变呆子的。不行,决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大家还需要他的精气,如果就这么被烧糊涂了,以后大家还怎么办?冷如皇一直盼望着长大恢复能力和记忆,他不会让陶如墨就这样烧下去的。

    {今天七夕,明天大米生日咯!!!}

版权所有:KrQexqOGESbv8MOUnb御宅屋

版权所有:6tdz0LtmIQ御宅屋

初识篇 第二十九章 我会保护你

版权所有:Q2CfyYSXp2c御宅屋

           忽然瞟见刚从陶如墨身上脱下的长裳,冷如皇有了计划。悄悄的从陶如墨身边走开,拿起放在一边的衣服,抓在手里,冷如皇看着那衣服发了会儿呆,眼神有些痴茫,是那人的衣服。。。。。。

    记忆又不知不觉的回到了一百多年前,那时的冷如皇还只有一人,小小年纪的自己被那人带到这雪竹山中的雪竹屋,和那人一起度过了几十个年头。虽然无聊,可是冷如皇已经习惯了和那人朝夕相伴,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