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开眼睛,就这么半清醒半睡觉的要儿子别闹了。

    可不想,那痒痒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真是不想睁开眼睛啊!可再这样下去,这么还怎么睡的着。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一片金黄色。

    金子?麻绳?金子做的麻绳?

    “哇。。。什么啊?”胸口盘着一大推金黄色的麻绳,陶如墨一下惊醒起来!哪还有半分睡意。

    “爹爹。。是我那!路米。。!”噘着小嘴,路米把头从陶如墨的胸前拿开。不满的看着被惊醒的陶如墨,一脸委屈。

    原来是小孩子的头发,看着望着自己很委屈的小男孩,陶如墨还没缓过神来!慢慢的,慢慢的,一幅幅画面像放电影一样跃入脑海。

    恍然大悟。随而惊叫:“路米,是你呀!”

    “呜呜。。。爹爹。。。你怎么把路米给忘掉了!以后不给爹爹睡觉了!”路米见陶如墨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竟嘤嘤呜咽了起来。说着不给陶如墨以后睡觉的话,路米真的伸出了一只手指,做着要打响指的准备。

    这一幕可把陶如墨给吓的不轻,昨天晚上他可是亲眼见到这孩子响指一打,屋里的火把就自动熄灭的场景。所以在看见路米又要做出打响指的动作后,陶如墨立刻笑着捂住了路米的手,那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呀!

    “别别。。路米啊!爹爹是睡糊涂了嘛!,别生气了啊!”为了使路米不生气,陶如墨那么善良的人也使出了小花招。说什么自己是路米的爹爹。啧。。啧。。。昨天还不情愿呢,今天就主动起来了!看看。。看看。。。人果然是会变的啊!{某墨白了米米一眼,矫情的一句:“哼!你管的着嘛!我家小路米喜欢听就成!”}

    听见陶如墨主动承认了错误,并且似乎承认了他的爹爹身份,路米这才停止了呜咽,放下了手,无辜的看着陶如墨,眼神里全是控诉。

    被路米盯的有些不自在,陶如墨赶紧下床,慌忙说道:“路米啊!时间不早了,该起床了!”说完,陶如墨就准备找双鞋套上的,可脚在床边摸索了好一阵,也没见着一双鞋。郁闷呀!又急着离开,索性光着脚,拿过放在床边的木棍,拄着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屋子。

    留下一脸不甘心的小路米!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呀!又一次被爹爹抛弃了!呜呜。。呜呜。。。。

    {请大家多多投票和收藏!谢谢那!}

版权所有:KFqsgZIOjebNTQmP52Ny御宅屋

版权所有:aTtREs6FNGiaPsYSvC御宅屋

初识篇 第二十章 艰难的喂奶决

版权所有:pLi9oQf8Zq1御宅屋

          “我的妈妈啊!那小子的眼神盯着我,真是不习惯哎!”一边走,陶如墨的嘴里还不忘叽咕了几句。天亮了,看看孩子们醒了没有!这样想着,陶如墨也就加快了自己那不灵便的步伐,朝着陶爱墨所在的屋子走去。

    因为心急,几分钟就到了。陶如墨跨进屋子,便看见了好好睡在床上的陶爱墨和兽小兽,可却不见幽冥的身影。

    好奇的屋子里扫了一圈,也没见到啊!奇怪,那小子到哪去了?起的那么早!

    算了,不想了。陶如墨撑着拐棍快速的瘸到了床边,坐在床上,抱起陶爱墨,心疼的摸了摸陶爱墨的身体,有温度!那就证明没事,可为什么小墨墨一直都不见醒。心里着急死了,可又好有什么办法?冷如皇那孩子还没回来,又没人懂得医术,哎!只希望那小子赶紧回来了。

    “小墨墨。。你等等啊!你一定会好的,爸爸相信你一定会好的!”亲亲的蹭了蹭陶爱墨的额头,陶如墨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哇哇。。。。哇哇。。。。。。。。。!”

    就在陶如墨和儿子联络感情的时候,响亮的婴儿哭声响彻了整个竹屋,吓的陶如墨一惊。看着床上,原来是兽小兽。

    轻柔的放下陶爱墨,陶如墨赶紧抱起兽小兽,想到有可能是饿醒的,陶如墨心里就一阵恶寒。。。小兽饿了,就代表要吸自己的奶头。这。。。这陶如墨真的很为难。

    于是抱着兽小兽的时候,也是离自己的胸远远的,生怕被兽小兽给偷袭了一样。

    “小兽。。小兽。。。。。!”就在陶如墨左右为难之际,屋外传来了幽冥和路米急切的声音。大概是听见了兽小兽的哭声,这两孩子才急着赶来吧。

    果然,幽冥和路米两小孩跨进屋子,第一时间就冲到了陶如墨的面前,看着陶如墨抱着兽小兽,两孩子才松了一口气。

    “爹爹。。小兽可能是饿了,他该吃东西那!”幽冥总是那样很自然的语气,很自然的表情说着让陶如墨不自然的话语。这不,一句他该吃东西了就让陶如墨万分尴尬。

    吞了口口水,不经意的瞄了眼自己仍是光着的上身,不会吧!又要喂奶了?

    路米好笑的捅捅站在自己身边的幽冥,示意他看看他们爹爹此刻的搞笑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爹爹。。。小兽饿了。。!”路米许是抱怨陶如墨早晨把他一人丢下的原因,竟火上浇油的来了这么一句,这下,陶如墨不得不把哭的伤心的兽小兽抱近了些,可仍然还是有些距离的。

    “哇哇。。。。。。。哇哇。。。。。。。。。!”兽小兽似乎是问道了奶香的味道,虽然眼睛不能睁开,可脑袋却是直接对着陶如墨的胸前,只要再近一点,兽小兽的嘴巴就能吸上掏如墨的乳头了,可这段距离,却被陶如墨死死的控制住。

    这下换幽冥捣了捣路米,不巧,这一捣。刚好捣在了路米的胳肢窝那,顿时,爆发一笑。路米捂着肚子,笑的都快直不起腰来了。幽冥见自己捅错了位置,羞的不敢抬头看人。

    陶如墨不知道他们两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路米是在笑他,于是本能的,又把兽小兽抱的离自己远了一些。

    “嘘。。。路米。。别笑了!爹爹生气了!”幽冥狠白了路米一眼,瞄了瞄陶如墨,示意路米不要笑了,再笑,小兽就该饿死那!

    “哦!!!”路米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听话的和幽冥站在一排,睁着个眼睛看着陶如墨。

    “怎么。。。怎么了?看着我干。。干什么?”说话都有些不顺溜,陶如墨不自在的看了眼路米,又很快的撇开视线。

    “爹爹。。。小兽都快饿死了!你看他哭的好伤心哦!爹爹。。。你就喂小兽喝点奶嘛!”路米忽然伸手抓上掏如墨的腿,使劲的摇啊摇啊,嘴里还不忘撒着娇,眼神特幽怨的看着陶如墨,好想陶如墨是个不给孩子吃饭的坏爹爹一样。瞧的陶如墨自己都觉得自己罪恶深重啊!

    “啊呀!烦不了了。。喂就喂吧!”实在受不了孩子们这样的请求,陶如墨索性心一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