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对这里的一切都不了解,要不是幽冥和路米告诉了自己许多,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了。

    “这啊。。这是一个很高很高的山,叫做雪竹山!至于爹爹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我们也不知道。那人告诉我们,会有一个男人出现在这,而出现的那个男人就是我们几人的爹爹,所以你那天一出现,我们兄弟几人就认定了你是我们的爹爹。”幽冥总是很自然很无所谓的说着陶如墨问的问题,可这些很普通的谈话听在陶如墨的耳朵里,那震撼绝对是巨大的。

    雪竹山?这是哪门子的名山?中国似乎没有吧!难道是自己孤陋寡闻了。又或者这雪竹山是外国的!偶滴神啊!那怪风居然把自己和小墨墨刮到了外国。。。。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

    陶如墨的脸上青衣阵白一阵的,幽冥和路米好奇的看着他们的爹爹,眼里满是疑问。

    “爹爹。。。你在想什么啊?脸色好难看?”幽冥摇着陶如墨的手,关心的问道。

    陶如墨被摇回了神,哈巴着个嘴,呆滞的看着幽冥,嘴里问道:“那这里是哪个国家啊?是欧洲?是美洲?或是非洲?你们知道中国在哪吗?和这离的远吗?”

    听着陶如墨报出一连串的名词,幽冥和路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明白。

    见两孩子这副表情,陶如墨也猜到了,看来这世界似乎并不是自己现实中的那个社会结构。架空??额。。。太扯了吧!!!

    “哎。。我就知道你两不知道。。哎。。。。。!”陶如墨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要回去,真是遥遥无期了。

    “爹爹。。你说的那些地方,我似乎都听说过哎!可是。。。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幽冥皱着眉毛,听陶如墨说起那许多地方名,幽冥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熟悉,可想要仔细去想的时候,就再也抓不住那丝感觉。

    路米也点点头,特别是听见美洲这词时,更是小小心慌了下!

    “什么?什么?小冥。。你说你听过那些地方,在哪听过?在哪听过啊?”陶如墨听幽冥说听过这些地方,很是开心。

    幽冥努力的搜索着那熟悉感,想啊想啊,可越想脑袋越疼。

    “呜呜。。。。头疼。。。头疼,。。爹爹。。。头好疼。。。。!”幽冥痛苦的捂着脑袋,最里一个劲的叫着疼疼疼。。。

    见幽冥想的那样痛苦,陶如墨自责死了。自己真是会多事,那么大点的孩子能知道些什么,自己还逼着他去想,真是该打!

    抱起幽冥送到床上,一边还轻拍着幽冥的身体,哄着:“小冥乖。。小冥乖。。不疼了不疼了!乖。。。乖。。。。。!”

    路米也跑到陶如墨的身边,脱了鞋子爬上床,学着陶如墨的动作,也拍着幽冥的身体,脸上满是关切。

    有幽冥在爹爹和弟弟的安哄下,总算安静了下来。红色的眼睛也慢慢的闭了上,渐渐的进入梦乡。

    陶如墨松了口气,看幽冥想的那样痛苦的样子,陶如墨也不想难为几个孩子了,他们毕竟还小,自己这样逼着他们想事情,真是可恶。于是陶如墨决定以后再也不纠结在这问题上,管他什么世界什么社会呢。有了小墨墨和几个孩子的陪伴,自己也不至于孤单无助。

    “爹爹。。。天色不早了,你也睡觉吧!”路米拉着陶如墨的手,要他也睡在这张床上,可看着一床的小孩子,陶如墨也不敢睡,万一要是压着他们了,那可就不好了。特别是兽小兽还小,更不能和他们睡在一起了。

    陶如墨摇摇头,抱歉的看着路米。:“路米。。。你快点睡觉吧!我睡昨天睡的那屋去,乖!”

    路米不情愿的死活拉着陶如墨的手不松开,大有“你不睡在这我就不松开”的意思,真是倔强。

    {广告时间:希望朋友们多多点击!有票票的多投下,请收藏此文!谢谢了!谢谢了!}

版权所有:dIEE3MYgncqy御宅屋

版权所有:upZddCny1ypTQ78御宅屋

初识篇 第十七章 爹爹人家觉觉

版权所有:jY15JEgc9MtrDoBReRJt御宅屋

           “哎!!路米啊。。。和哥哥弟弟们睡在一起不好吗?乖那!我要走了哦!”陶如墨哄骗着路米,一脸的奸诈。

    可路米哪是那种容易打发的小孩子,脑筋转了转,眼珠转了转,就这么一转,计上心头。微笑着松开抓着陶如墨的手,甜甜的说道:“爹爹,那你早点睡觉吧!我就在这睡了!”

    ???恩???这孩子怎么忽然又变的好说话起来了。陶如墨开始不敢相信的睁圆了眼睛,随后又露出一副“你很乖”的表情。

    伸手揉了揉路米柔软的金黄色头发,说了句:“路米真是好孩子啊!那我走了哦!”

    “恩!爹爹,慢点走!”挥挥小手,路米一直笑的很开心呢。见陶如墨的身影即将要跨出屋子的时候,路米也准备伸脚下床,可不想,正在这时,陶如墨又幽幽的转过了身子、。

    “恩?路米。你想干嘛啊?”姜还是老的辣啊!其实陶如墨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想要回过身问下路米的,可不想正逮到那小子下床的动作,想趁机跟着我,哼!小家伙,你还嫩着点啊!笑的一脸灿烂,陶如墨开心极了。

    被爹爹逮到,路米一脸挫败,颓废的又爬上床,耷拉着肩膀,有力无气的低垂着小脑袋,可怜死了。

    陶如墨叹了声气,不是不想带路米睡觉,可毕竟自己刚和这些孩子认识没几天,这样让一个陌生人睡在自己身边,陶如墨不习惯,很不习惯。

    “路米,别气了!我想问你件事!”陶如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路米,算了,不知道怎么说干脆不说了,还是问出了自己刚才忽然想到的问题。

    “什么事啊?爹爹,你问!”路米撇着嘴,很不情愿的样子,可既然爹爹都那样说了,自己还能怎么办呢?认栽咯。。。

    “是这样的,你们不是说你们那大哥上山替小墨墨采药了吗?这天都黑成这样了,他怎么还没回来?”原来陶如墨是想起了冷如皇,一大清早的,冷如皇就上山采药了,怎么都晚上了,那孩子还没回来。陶如墨当然很担心了,以为他是为了小墨墨才一人上山的,如今还不回来,陶如墨隐隐有些担忧。

    听陶如墨问冷如皇的事,路米小小失落了下,还以为爹爹改变主意了呢!原来不是的。皱巴巴的小脸更加难过,低低的回到道:“没关系的!爹爹,皇哥哥不会有事的,以前我们一起去山上找吃的,也是要一天一夜才能回来的!皇哥哥明天早晨就能回来了,爹爹。。你别担心了!”

    “哦!是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不过。。。。。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