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墨墨最可怜。。呜呜。。。。!”想到伤心处,陶如墨用手擦了擦泪水,心里憋屈的很。

    “爹爹。。你别哭了。。。都是小冥不好。。都是小冥不好。。。!”幽冥听着陶如墨声声控诉,心疼的不得了。竟爬到了陶如墨的身边,扯着他另一个膀子安慰道。

    不知是哭的晕乎乎的,还是眼睛被泪水模糊了。幽冥爬到了自己的跟前,并抓着自己的膀子陶如墨都没在意。幽冥越是安慰自己,陶如墨就哭的越伤心,好似28年来的泪水在这一刻能流光一样,特难过。

    于是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的。

    陶如墨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个小婴儿正享受的吸着陶如墨的奶头。右边的膀子被幽冥扯着,左边的膀子又被小路米拉着,三人哭的稀里哗啦。闻者伤心,听着落泪啊!

    终于哭了好久好久。。。

    哭到白天变成黑夜。。。

    哭道太阳变成月亮。。。

    哭道吃饱的肚子变成干瘪。。。

    可怜的父子三人终于是哭累了,泪水早已干涸,只留下条条泪痕依稀印在脸上。兽小兽早就喝饱睡了,陶如墨的乳头上海残留着些许白色液体干了之后所留下的印迹,只是哭泣的他并没有注意罢了。

    “咕咕。。。。咕咕。。。。。。!”

    在父子三人低低的啜泣着的时候,某人的肚子竟是时候的叫了几声。

    幽冥和路米抬起哭肿的小核桃眼,望着发出这声响的人,一脸的无辜。

    陶如墨羞的脸红了红,尴尬的抿抿嘴唇。真是饿啊。。吃的那些个胡萝卜做成的东西早就饿了。。刚才伤心没觉得,这会儿没那么难过了,肚子就叫了起来。。真是。。真是丢人啊!

    “干。。干什么这样。。。这样看着我??”陶如墨装着恨沉稳的把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兽小兽轻轻的放在床上,继续若无其事的挺直腰板坐在那。

    幽冥很害怕,很害怕陶如墨就要他走开,又哭着说自己是妖怪,小小年纪的他看着陶如墨极力忍着饿而不说的样子,便悄悄的不言一语,下了床,连小草鞋也没穿上,很快出了屋子,不知道奔到哪去了。

    路米见二哥出去了,便爬到陶如墨的腿边,轻轻的把头靠在陶如墨的腿上,叹了一口气,暖暖的孩童声音开始向陶如墨诉说着一件事情。

    “爹爹。。你不用怕二哥的!二哥的身世很可怜,从小他就被人送到这儿来,那时我和皇哥哥都住在这了。二哥来时,身体上没一块好的皮肤,那人把二哥送来后,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说到这,路米似乎陷入了那天幽冥被他送来的场景,久久的没开口继续说下去

    陶如墨有些等不及了,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路米的小驼背,尴尬的问道:“那个。。路。。米啊。。那人说了什么啊?”

    “哦。爹爹。。那人说:这小子是个妖怪,你们两以后就和他在一起生活吧!说完后,那人就走了,留下一身是伤的二哥。”

    想起那人把幽冥送来时的场景,路米可怜的脸蛋上也不禁流露出了恨意。

    冷如皇,幽冥,自己还有兽小兽,全是被那人送到这来的。四人都有着特殊的身份,被安排生活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是何等居心。四人也曾一起研究过,可无奈,身体变小了,智商和记忆也变的模糊,以往的种种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人最后一次和四人见面,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要想恢复到从前,就必须吸取一个男人的精气!哈哈。。哈哈!!!等着吧。。。!”那人说了这句话后就如一阵轻烟一样,消失不见了。

    就这样过了好些年,大家的年龄也没长过,身体还是那样的小,可传说中的那人一直都没出现。

    冷如皇时最冷静的一个人,他一直要大家不要慌张,一定会有办法的。那天,真的就让大家等到了。

    一个男人的降临,那人说过,这竹林里不会有人能闯进来。如果能闯进来的,那必定就是那个能解救大家的人。所以,几兄弟才决定为了能留住那个男人,才一直装可怜的叫着他爹爹。不过,这些,路米绝对不会和陶如墨说而已。

    想到幽冥一身是伤的样子,陶如墨那个心痛啊!小小的年纪,就因为是妖,就被人折磨成那样,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心里对幽冥不禁多了份疼爱,那厌恶的感觉也淡了些。陶如墨自从来到这后,就觉得这里的一切很奇怪,现在多了个妖怪儿子似乎也并那么不可理喻了。那孩子对自己也很好,不像会害人的人。偶尔吸点血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是吧!

    心里自我安慰了下,人一旦想开了,事情便会变的易解决起来。幽冥那孩子多好啊,为自己煮东西吃,还事事都替自己着想。即使自己骂他是妖怪,他还安慰自己。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越想越觉得幽冥是真的好,陶如墨又对幽冥产生了愧疚感,真是个可怜的爹爹呀!才几天啊,就对两孩子产生了愧疚,那以后还不被他们压一辈子呀!哈哈。。哈哈。。。

    {新文,点击收藏推荐!谢谢那!}

版权所有:QQpshouoIZKjdW御宅屋

版权所有:MK2fkc5pbRn御宅屋

初识篇 第十四章 兄弟几人的身

版权所有:sCfRYMLks5NbqVji御宅屋

          “爹爹。。。爹爹。。。。我煮了胡萝神果给你吃!你不是饿了吗?快吃快吃!”正在陶如墨自我检讨的时刻,屋外传来了幽冥紧张的声音,由远及近。

    陶如墨看着渐渐向自己走近的幽冥,那个自责啊!你看看,你看看!陶如墨你是个东西吗?人家孩子在你狠狠骂他是妖怪的情况下,还给你做东西吃,你还是个人吗?简直连畜生都不如,真是该打。

    想到这,陶如墨赶紧跳下了床,接过幽冥手里的金饭碗放在就近的桌子上,然后又突兀的一把搂住幽冥小小的身体,充满歉意的说道:“小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别怪我,。。都是我不好。。。。!”

    感受到陶如墨心里真诚的歉意,幽冥终于是笑了,伸出自己的小手小膀子回应的环上陶如墨光溜溜的身体,心里有千言万语要说,可一时还真不知道说什么了。

    路米跟着跳下床,也抱紧了陶如墨的身体,父子三人终于误会解除,别提有多开心了。

    抱了一会儿,大家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幽冥挣开陶如墨的怀抱,拉着陶如墨的手走到桌子旁,开心的说道:“爹爹。。你不是饿了吗?赶紧吃吧!”

    原来刚才幽冥见陶如墨肚子叫了,便不声不响的跑去做食物了。因为没了路米羽翼的帮助,幽冥只能自己一边扇火,一边做胡萝神果,特别的麻烦,这不,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