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的小朋友了吗?”

  林杰顺着吕昌的目光望去,“那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孩子。”

  “不知道成年没成年。”

  “应该过十八了吧。”

  “那等一会让他出示下身份证,不然怕有麻烦。”

  林杰看了一眼吕昌,“今天把杜公子交给这孩子,能行吗?”

  “我看他一直盯着他,应该没问题吧。”

  林杰看看喝着满面桃红的杜磬石,轻轻地掐了一下他的脸,“那小子艳富不小,如果我不是朋友今天怎么也不会便宜那小子。”

  

版权所有:1BdQskyvk6ps御宅屋

☆、第 39 章

版权所有:3IvchLRedY御宅屋

  林杰与吕昌把杜公子扔给个陌生小子后,接着鬼混。

  这孩子刚二十一,个子比杜公子还矮上一小节,长的眉清目秀地挺可爱,当他拿出自己的证件让吕昌看时,吕昌与林杰都不敢相信这样子十多岁的孩子都二十一了。这孩子别看人小,做事情却麻利得很,知道林杰与吕昌的意思,高兴地就架着杜公子走了。

  “这样行吗?”林杰喝着小酒心里面总是不踏实。

  “那你想怎么样?”

  “要不我陪他一晚,也比便宜那小子好。”林杰喝的有些上头。

  “可说好了不能对自己朋友出手。”吕昌耷拉着他的死鱼眼直盯着杯子。

  “朋友相互喜欢就不行吗?现在不要管这些多了。”

  “我也这么觉得。”

  “真的吗?”林杰兴奋地看着吕昌。

  吕昌点了一下头,林杰晕乎乎地起身想追杜磬石。吕昌却一下把他抱在怀中。林杰晕乎乎趴在他怀中,闻着他自熟悉的气味。

  那二十岁的小孩架着杜公子当到门口便被一个人接住。

  “少爷,把他带哪里去?”接着的大个子低头哈腰地轻声问。

  “老地方。”

  大个子看看怀中的杜公子心里面痛惜了一大把。

  杜公子被大个子扶着,冷风一吹清醒了不少,感觉不对尽,用力的推开大个子。大个子一不留神还让杜公子成功的解脱。

  “抓住他,不能让他跑了。”

  杜公子本来也没打算跑,只是被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扶着总会先推开对方,再问清自己怎么在这里。可有人这么一喊,他不想跑大脑也在指示他要跑,特别他还是个有钱公子,也知道这社会上存在绑架这事。所以清醒点的杜公子就这么迷糊地跑。

  “不能跑。”

  后面越喊杜公子越慌。

  而身后的小孩与那大个子却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少爷,就这么让他走了。”

  “怎么?”

  “没什么?”大个子说着冷汗就往下流。

  “今天的猎物跑了你说怎么办?”孩子抬着一张可爱的小脸问大个子。

  大个子脸色青一阵黑一阵地变,冷汗顺着额角流。

  “大叔,你出汗了。”孩子伸手擦去他脸的汗。

  “这些日子我学习了很多,这回会没事。”孩子说着拉着大个子坐进车里。

  杜磬石跑了一小段才想起打车。坐到车里才想起那俩位猪朋,打电话想问问怎么回事,电话是左打一个右打一个怎么也打不通。

  杜磬石回到家洗了澡,在自己的大床上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面是越想越难过,呜呜地抱着被子哭了起来。

  哭完了瞪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李秋实的影子在他的眼前不停地出现。想来想去怎么也不想就这么放手,可要怎么办?杜公子脑子里面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好方法。正愁着,电话响了,接电话,刘雪打来的,是跟他要这个月的抚养费,杜公子一听,心里有办法,对刘雪说想要可以得让李秋实过来要。刘雪听是这样,就不高兴地威胁杜磬石,不拿给他就把孩子的事说出去。现在白小姐都飞了,小杜也不怕刘雪闹,而且有了孩子,还有小白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他更开心,这样父母不会缠着他要再婚,他也不用再理白小姐高兴不高兴,他现在只要把李秋实弄到手就行。

版权所有:8SyfDIlW5brQRq御宅屋

☆、第 40 章

版权所有:BEQlybUOxX9tn御宅屋

  刘雪被杜公子威胁没办法,只能让李秋实出面,可刘雪不想跟李秋实说清,怕李秋实又想有的没有的。

  “秋实,明天你跟杜磬石见个面可以吗?”

  李秋实完全没想到刘雪会跟他提出这要求。

  “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有些东西让你代拿。”

  “这样……”李秋实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那天刘雪便约了杜磬石与李秋实见面,杜公子是心里面又是高兴又是恐慌。李秋实心里面也感到特別地别扭,怎么说对这年青人还多少有些在意。

  汪华那天也休息,所以有李秋实的地方总会钻出汪华这位粘人精。

  杜公子本来还有的那份兴奋在看到汪大帅哥后全变成愤怒。

  不管杜公子是怎么愤这是怎么怒,李老先生也不想多理睬他。

  汪华完全不把杜公子这小毛孩放在眼中,在他眼中,杜公子这种唯唯诺诺的人跟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何况这家伙跟李医生少个说差个七八岁,而自己跟李医差个几岁正是合适的年绩。

  杜公子想着怎么把李医生抓回自窝,可有汪华这只大型狼狗看着,他这只两眼发绿的狼怎么也下不得手,最终只能看着李医生这只大白羊又跑走了。

  回到家杜公子原本不安定的心现在更是火烧火燎,整日都脑子里面就想着怎么追回李秋实。左想右想便想到刘雪曾经抱着的孩子,说实话,孩子那天对他那一笑他真有那么一点当爹的感觉,但就这么点感觉是完全无法让杜公子会喜欢上小孩,所以如果不是因为李秋实,杜公子也许一辈子不会出现在孩子的面前。

  杜公子一想到孩子便有了主意,第二天一下班便冲去李秋实家,当然李家是一点也不欢迎他,可他死皮赖脸地说一定要见自己的亲儿子,不然他就上法庭,他这么一说,把刘妈生生的气昏进了院。李秋实更是被他气的直发抖。但这也没办法,谁让他是孩子的亲爹,而且这俩孩子,他们的亲妈还一直给人家要着钱。更可气的是杜公子还每次给刘雪多少钱都有票剧明细,这些不能不之上这家伙看孩子。更何况刘妈一住院,李秋实一带俩也吃力,保姆也只是白天在,晚上直早晨怎么也得有人帮忙,所以杜公子就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他这一手气的汪大帅哥直跳脚却也无计可施,怎么也是法制社会靠歪门邪道就是得到他汪大帅哥也会不屑。

  杜公子帮李秋实看两天孩子,便烦地想把这俩淘气鬼扔马桶里冲走,他想这么做可为了得到李医生他忍了再忍。这俩家伙还奇怪了,不管他对他们多凶,他们还总喜欢缠着他。气的他天天肝痛的像要立刻就炸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四天,刘妈就出院了,看到屋里面出现的杜磬石,见到什么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