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不介意你有孩子。”

  “你真让人无语。”

  “我很喜欢跟李医生讲话,你可不要不理我。”汪华说。

  李秋实说过他许多次,可不管是怎么说,这汪华就是不听。最后没有办法,只能让他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只要他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就行。

  多个跟屁虫,有时候是很烦人,有时候却也很方便,汪华这么一跟时间长了,李医生还慢慢地习惯有这么一个时时跟着的人。他这么一习惯找他事的人却不时地冒出来。汪华这么一个大众情人,多日没时间跟自己那些花花草草亲热,那些顶花带刺的小情人不高兴了,竖着自己的小尖刺总想找个地方发一发内心失落的小情绪。就这么着,李医生没有一天不被人找,没有一天不被那些美丽的小姐先生们瞪着眼睛骂,不是明里骂,便是背里骂。

  这样的子日李医生到也无所谓,忍一下,什么都会过去,特别他还是个大叔,没有必要跟那些小年青生气,年青人吗?对这种事情都特别认真。他能理解。就这么着,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去,慢慢的这些人们找那个李大叔找的也无趣。他这人怎么说怎么是,让她们这些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汪华还紧紧地粘着李医生,而李秋实有了杜磬石的前车之鉴,对着这么迷人的粘人精一点也不敢动什么歪心眼,这苦他是吃够了,像他这样的人只能老实的过自己的日子才好,特别现在的小日子他过得还满开心,他不想任何可能改变现状的情况发生。

  汪华追李医生追得很辛苦,可是越难追这大哥还越来劲,对着这怎么也吃不口的大白肉还是越来越痴迷。

  杜磬石从那天跟李秋实分开后,就忙着结婚的事情。他跟白秋雨结婚,他父母与白小姐家的父母都十分的赞同。喜事办地是顺顺利利。俩家人一起也都开开心心地为婚礼作准备。婚礼的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的领完证办酒席了,这白小姐却怎么也不想跟杜公子去办结婚证,说是办了婚礼后再领证。杜公子没多想就答应下来。杜家父母与白家亲家也想孩子都把婚礼办了领个证也是迟早的事,也都没怎么上心。

  婚礼办的很隆重,各家的亲戚来的也不少,两家的亲友都和和睦睦欢欢乐乐地把这么一对新人送入了洞房。

  办完婚礼,紧接着去度蜜月。一个月的蜜月期也转眼间过去。

  杜公子累地脱了一层皮,白小姐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回到家看到父母就提出跟杜公子分手。

  这婚宴都请了,当然双方父母都不同意,小杜也不同意,但白小姐从来对小杜同志招手就来挥手就去,哪里能听小杜还有父母的话,自己放下小杜就出国了。

  杜公子一这么伤心就想到李秋实,喝点酒就晃到李秋实家门口。

  远远的看着李秋实与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在一起。

  

版权所有:vBNXLN7qISeq御宅屋

☆、第 38 章

版权所有:HBsW01j2qJSEjTLrAb御宅屋

  杜公子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心里面乱的如同上刀山下火海,难受地直翻腾。自己却只能坐在车里面呆呆地看着。一直看着这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下。

  杜公子远远的这么一眼,晚上就开始做开各种各样的怪梦,每每被梦吓醒了,总感到胸口空荡荡得像缺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杜公子连着做了几晚上的怪梦,就再也沉不住气了,可让他去找李秋实那是没那个胆子,更没有那个脸。没办法,想着从李秋实的那里转移下注意力。再找个其它的男人试试。

  这样他就约起那几位狗友。

  吕昌,林杰这俩位到是痛快地叫一声就跑了出来。刘家宝这胖子听说是结婚有孩子,正在当爸爸的兴奋期,决定从此脱离开他们的小组织。

  三个人一头扎进酒吧,杜公子把自己来这的目的说清。

  林杰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刘佳,刘大美人,这哈杜公子哈的要死的美人现在陪这个失恋又失爱的杜公子是最好。

  林杰就打电话给刘佳,刘佳一听是林杰也没多想就接了电话。

  他听林杰一说完就开始炸毛,嚷着让杜公子接电话。

  杜公子电话一放到耳边就听着刘佳在哪一边嚷,“杜磬石,你不喜欢李秋实吗?怎么不去接着喜欢他这个假人假样的叛徒,什么琉璃,就他那样的玻璃才容易碎哪,玻璃还有钢化玻璃哪,他就一块死了也不见不了光的沙子,连个玻璃他都不算。”

  “玻璃是什么?”

  “你这个双向,最让人难以理解的就是你种人,有好好的女人不去爱,爱李秋实这样的沙子。还想着让我去帮你,你想都别想。”

  “我没想让你帮。”

  “什么?没想到我干什么给我打电话?”

  “我没给你打,我也没有爱上李秋实。”

  “什么?你说这什么?是不是你做了些什么让那个李老头伤心了。”

  “李秋实不是老头。”

  “大叔总可以了吧。你是不是伤了他的心才让他装直男结婚了。”

  “我不清楚。好像他又跟其它的男人在一起了。”

  “什么?这老头,怎么这样,他真够假的,还口口声声的给我上什么教育课。”

  “我挂了。”杜公子再也不想听刘佳直嚷嚷李秋实,现在他一想到他心口就痛。本来是想出来找个人换一下心情,没想到让刘佳这么一嚷嚷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别挂,你给我说明白点,你对李老头是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我没什么想法?”

  “那你缠着一个同性恋是什么意思,就是因为好奇想玩一玩,李老头可不是只能玩玩的人,你一定对他做了什么?”

  “我,”杜公子都不好说了,他只想玩玩的。也许这样的自己真地伤了李秋实的心。

  “怎么我说对了,李老头那人比较死心眼,你是不是没有好好的对他。他可是圈子里面少有的好人。”

  “我挂了。”杜公子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刘佳的话让他越来越堵心。他这是怎么了,怎么想也不敢去深想去,如果深想他真怕自己真地是爱上了李秋实。

  “怎么说的。”吕昌耷拉着他的死鱼眼死声死气地问。

  “没说什么?”

  “来吗?”林杰问。

  “不来。”

  “这样,看看店里有没有你看上的人。”林杰拍着杜磬石的肩说。

  “不用了,我只想跟你们俩位一起喝喝酒。”

  “好,喝酒。”

  三个人就开始喝,当然喝了最多的是小杜。

  小杜喝的是烂醉,吕昌与林杰完全没一点醉意。

  “吕昌,你说就这么把他送回家是不是太对不起朋友了。”

  “是啊。”

  “有什么办法能让咱这朋友更好受些。”

  吕昌的死鱼抬起来,看向对面黑暗的角落。

  “看那里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