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汪华为什么躲到李秋实这里来,因为妇产科有位漂亮的护士小姐跟这汪华有一腿,但这护士小姐有老公有孩子,俩个人能在一起只能偷偷地来。今天也是偷情来的,累了就没跑回家,自己的科室他也不想去,因为那里同样有自己的相好。

  说起汪华是个很有魅力的一位年青人,人长的高大英俊,有着一半西方血统的他更是英俊得像个国际名星,再加上家庭条件是几代有钱的大家族,家里有的钱可以说一般人家花几百辈子也花不完。这么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不知道是为了自己的爱好,还是想体验平民的生活,进了李秋实这家医院,几年下来还干的有生有色,是个有型有钱还认真工作的好男人,除了爱沾个花惹草,倒也算个安稳的孩子,本来外科的都很开放,花边新闻不说人人有,但像汪华这闪闪发光的人物没有大家才会更惊奇。

作者有话要说:  越写越长,人也越来越多,很想快点完。

版权所有:xPsZxogxhXTztBoC御宅屋

☆、第 34 章

版权所有:ryvTUm9ogouqpcuEkKo2御宅屋

  人要是心无杂念什么事无所谓,可心里面总想着这样那样不纯思想,那对抱着的人来说是种痛苦的煎熬。汪大帅哥这平生第一次想做个正人君子,可怀里抱着这么一位让自己思慕已久的可人,心里能平静下来也是越来越难,心里面的邪念也在李秋实浅淡平稳的呼吸中变成一种痛苦的煎熬。但做为一个三十多岁的情场老手还是知道,现在出手只能让到嘴边的鸭子飞走。并且他也不想惊动外面忙碌的护土,坏了人家的名誉。关于他的名声,早就花名远播男女通吃。而且本人也不在乎这些。

  汪华闹心许久才渐渐有了睡意,刚刚睡着,李秋实就开始了梦话,叽叽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却让汪华本来平静心又搅动起来。

  “李医生,不能怪我不君子,这都是你在勾引我。”说着一双大手就不安稳起来。

  “你干什么?”李秋实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被他这么乱摸一通,立马就醒了。

  “嘘,小声点。我只摸摸不会做什么。”他嘴里说着手就伸到不该伸到的地方。

  “你摸哪?放手!”如果现在灯是亮着的一定会看到李医生脸都吓白了。他是长这么大多第一次经历这样直接的骚扰。

  “不要动,摸摸就好。”汪华暧昧地对着李秋实的脖子吹气。

  李医生才不会听他的话,而且说这种话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是吃干抹净,心满意足了才住手。

  李医生没有汪医生高,也没人家力气大想直接从这人怀中不大叫着挣脱很不容易,可李医生有自己的办法,抓起汪医生的狼爪就狠狠地来一口,对方正在闷声失神时,又拿起自己的膝盖对着汪医生兴奋的老二狠狠地压了下去。漆黑的夜里汪医生的脸色看不见,但一定不会好受。

  李秋实跪着爬过痛苦的汪医生,打开门就想离开这讨厌的家伙。

  “李秋实,你敢走,你要走出这门,你以后就別想清静。”

  现在逃离这里是上上之策,他李秋实才不会听他的话。

  汪华趴在床上痛地直哼,老二此的性命攸关,他没有办法追这只到嘴边的大白鸭。只能睛睁睁地看着这只鸭子拍拍翅膀飞走了。

  李秋实狼狈逃出病房,来到医院的小公园。坐了一会,天就开始渐渐地变亮,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准备回科室请个病假。

  回到科室,没有再见到汪华,汪华天亮不可能会出现在他的值班室,必定他这是偷腥,让人知道了总是不好。

  李秋实请假便直接回家,回家后也没心情逗那俩个小鬼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便睡。这一觉一直睡到刘妈叫他吃晚饭,吃完饭便又把自己关了起来。

  李秋实闷闷的一天让刘妈担心的要死,急的想问,又怕打扰李秋实休息,最后没办法只好打电话问刘雪。刘雪知道后,是良心发现也好,是闲着没事做想见见李秋实也好,尽买了一堆补品来看李秋实。

  

版权所有:VkNtjkbKdFG5UXOqZmB御宅屋

☆、第 35 章

版权所有:KoNPPRyTPUe6H御宅屋

  李秋实现在这样子可不想让刘雪这丫头来安慰。闭着门就是不想与刘雪见面,刘雪可不想顺了李秋实的心,今天这面一定要见,她也是真地有些担心这位好心的冤大头。

  “李秋实,你怎么了?”刘雪拍着门一直在问。

  “没什么,你还是多看看孩子吧。”

  “孩子,我早看过了,今天我是特意来看你的,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妈很担心你,知道吗?”

  李秋实也意识到自己现在完全不是一个人的生活,自己有什么事情也得跟家人说一说,但这种事让他怎么说,他怎么也厚不下脸皮讲自己跟着杜磬石玩过头了,把自己弄的没有脸见人吧。

  “李秋实,你出来,我妈还专门给你做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

  李秋实心里面开始暖了起来,但这要怎么办?要刘雪这丫头知道了,他这老脸该放哪里?

  “我好不容易回一趟家,你怎么也要让我见上你一面吧。”

  李秋实实在是没有办法再拖下去,只能把自己包地严实一些厚着脸皮走出自己的屋门。

  李秋实的脸一出现刘雪的面前,便让刘丫头看出不对劲。也是现在不是大冬天,又是在屋里面有冷到把脖也围起来吗?这不是明摆着里面藏着什么猫腻吗。

  “怎么,遇到热情的了。”刘雪这坏嘴巴一张嘴就揶揄李秋实。

  李秋实瞪了一眼这丫头,“吃饭!”

  刘雪嘿嘿地笑了起来。贴在李秋实的耳边说,“我不会管你找情人的。如果觉得我会妨碍你,离婚也可以,只是那俩小鬼你给养着就行。”

  李秋实又瞪了一眼刘雪,“你瞎说什么。”

  “我以前还认为你跟杜磬石有一腿,看来是我看错了。”刘雪在李秋实耳旁叨唠。

  李秋实心虚地一惊。

  “这家伙现在忙着结婚,应该天天高兴得很吧。”刘雪说着眼神中闪动着一丝丝的伤感。

  “是吗。”李秋实听到这消息应该要高兴才对,可不知怎么得心里面像少了东西一样有个地方一下子空荡荡的。

  “是啊,我总觉的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跟任何人结婚的,现在才知道,他一直有想结婚的对象。听他一熟人说,他追现在这女人都追十几年了。”

  李秋实对刘雪这十几年逗笑了,“刘雪,杜磬石才多大,追女孩子会追十几年了?”

  “是啊,我一开始知道的时候也不明白,但听他说,好像这女人从小就跟杜磬石青梅竹马,杜磬石也是从懂事就开始追人家。”

  李秋实还是不信她这话,“要是他追这女人,那你是怎么回事?”

  刘雪苦笑了一下,“我是他被那女人抛下后的安慰品,听他这朋友说,这女人很次烦他就会甩了他,然后高兴了再对着他勾勾手指头他就会像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