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你现在这样子只会折腾死陆达的同学,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不能完全由着自己的性来。”李秋实对着电话就是一通长篇大论,也不管对面的听不听。

  “你说这些有用吗?不抓住又怎么能得到?”刘佳说。

  李秋实想了想说,“我不是说不让你争取自己喜欢的人,是相处要给彼此一定的空间,为彼此的身体将来着想。”

  “为他的将来,让他不喜欢我去找女人不是更好。”刘佳完全不听李秋实的那套。

  “有些人是你就是你的,你就是松手他也不会跑,你现在这样死死地握住只有等死。我不想跟你多说,自己好好地想想。”

  “你怎么跟女人结婚了,你不是个纯玻璃吗?你先说清你这算什么?”

  李秋实被刘佳问的一时无法回答。

  “怎么没话说了,你这个伪君子假面人有什么脸还教训我。”

  “我与你不同,我活的是现实,你活的是你的梦境,你不是也不安,也怕失去吗?为什么我们这群人被称为玻璃你也不会不知道,但我还劝你,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用你死命地抓紧。”李秋实说完这些话,直接挂断电话,不想让刘佳再烦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罗罗嗦嗦的家长里短

☆、第 29 章

  李秋灾被刘佳这么一闹腾心里面也开始不平静起来,时不时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自己活的这三十几年,自己真活的现实吗?也许他与刘佳一样都有心理毛病。刘佳太自我,而自己又太想毁灭自己。只不过他这种做法更让周围的人认同吧了。人活着就是痛苦,为了条条框框的事修理自己,结果弄的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李秋实烦是烦了那么一两天,生活的各种压力没有让他独自反思的时间,工作,家里,忙的觉都睡不够,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不现实的事情,不去多想便会没有痛苦,李秋实感到这样也好,他都是个中年人了,今生有一个能叫自己爸爸的孩子,有一份稳定喜爱的工作,他哪里还有不知足的地方,人吧知足者长乐。所以刘佳引起的小小风波便没几日风平浪静,还艳阳高照。

  孩子四多月了,刘妈开始为孩子上户口的事心烦,按说生完就能上,可刘雪没领准生证,而且还未婚先孕这让计生办抓住把柄,再加上李秋实他忙,医院家里,老的小的病,哪有时间跑这户口的事,就这么一拖再拖,等刘妈好了,孩子也大点好带了,(三个月后,孩子晚上起的少,能睡整觉。)刘妈就为这事忙起来,这户口要上到李秋实名下,可得跟医院申请,往医院一报,医院又处分了李秋实,计生办还狠狠把罚了他一笔,李秋实的家底全被折腾精光,还张口跟贾思俩口子借了一二万,这俩口子在此时才知道李秋实尽跟刘雪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孩子。

  丁春华见到自己爱慕多年的人终于有家了,心里面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酸甜苦辣咸什么味都有,细细品品还是甜味多了些,自己爱了多年的人得到幸福,应该为他感到幸福才好。丁春华是祝福多于其它,而贾思这老同学不知为什么气恼得不行,也许是为了李秋实突然结婚而生气吧。硬是拉着李秋实陪他喝酒,还喝地醉得不行,抱着李秋实像个孩子似的大哭一场。哭的丁春华都不好意思地硬把他拖走。

  孩子八个月时,刘雪是死活不让孩子吃奶了,她都停课一年多了,不想再拖下去,而且带孩子就是烦人,不像工作,干完了就完了,看孩子可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地全天候,无论你是吃饭上厕所还是睡觉无时无刻地在支配着你,要是生病,一个病了,一般别一个就跑不了,两个加在一起生病,家里的三个大人有时都忙的天翻地覆。刘雪有时气地想扔了这俩家伙,特别是在一到她吃饭的时候,这俩个不是这个拉就是那个拉屎。刘雪感到自己再不逃开,她就要被这俩孩子气疯了。

  刘雪去上课,李秋实也同意,可家里只有刘妈一个人看也不行,请人自己没钱,让刘雪她们掏钱也是不可能的,李秋实认为刘雪就一学生,刘妈又这多大年绩独自一人供养她,她们哪里能有钱。自己没掏刘雪的学费就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说必尽他们结婚了,成了一家人。他可不知道杜磬石曾经给刘雪几十万。

  刘姑娘为了脱离奶腥与屎尿气也想到留她妈一个人看孩子太累,可要她把吞进的钱再吞口来为了杜磬石这俩孩子,她可不想这么做,虽然这孩子也是她的。刘雪本来就打算用孩子整杜磬石的钱。所以现在用钱了,不让杜磬石这爹出血是不可能的。所以刘姑娘就开始找消失了有一年的杜公子。

  杜公子为什么突然消失,因为白秋雨白小姐失恋了,不知怎么想起这位花孔雀,招招小手,这只孔雀熊便什么都忘了,摇着小尾巴跟着就过去了。接着俩人就一起出国了。白小姐是进修读什么双博,而小杜也由于在老爸手下表现极佳被调到国外去锻炼。也许是杜公子跟李医生呆了那么一段时间,龟毛的毛病改了一些,也许人家白小姐也因为杜公子的死心眼而感动了吧。他们俩人相处了几个月就开始准备结婚,打算以后好好的过日子。

  刘雪打电话找人时,杜公子与白小姐正为穿什么样的衣服去爬山争来争去。杜公子的爱好奇特,白小姐也是一定要坚持已见。杜公子正为这小事生闷火,刘雪的电话像当头一棍,把杜公子的小心肝都快吓移位了。匆匆地答应刘雪的要求,再面对白秋雨比一只大型的哈士奇还乖顺,什么都依白大小姐的。那个胆战心惊,连白小姐都起疑。可这事他不能让白秋雨知道,如果她知道了,这到秋天的婚就别结了,自己这仰慕已久的最佳媳妇,就再一次跑了。

  

☆、第 30 章

  刘雪有了钱请了阿姨,还买了一大堆婴儿奶粉与用品自己就从李秋实的小窝消失,连着几个月只是偶尔回来看看她妈与孩子,跟李秋实连面也见不了一次。

  李秋实不明白刘雪哪来的钱,问刘妈,刘妈说孩子打工挣的。刘妈这么说李秋实也没多想,演艺圈外边喧传得像是挣钱很容易,所以李医生想她们这方面的学生打工同样挣得也不会少。

  孩子八个多月正是满地爬得欢的时候,一见李秋实回来就拼命地爬到他眼前,爸爸,爸爸叫的李秋实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时间过得快,孩子变化得也很快,几个月过去就会走了,俩孩子都是走得早的孩子,女孩十个多月,就自己爬着爬着走开了,男孩也十一个多月便领着自己妹妹的小手到处破坏,家里所有孩子能碰到的都做了婴儿防护,但有时还防不了这俩个小破坏狂,垃圾筒,水杯,一放低让这俩位看到绝对底朝天。家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tkpbpjpxrzqhtlwqdivtcwsemasiibcblr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