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子,老妈死后才又跟这有钱的老爸。他妈原是他爸的原配,后来他爸带着一批人走出大山做工程,有了钱后,又做起房地产,后来越做越大越来越有钱,便看不起农村的老婆离了婚,在城里又娶了个年青漂亮的大学生。而同学妈也是个死心眼的人,像他爸这样,离婚时就该狠狠地敲上一笔,可他妈一分钱也不要只要孩子就好,这到让这同学爸高兴得不得了,又没花钱又没带个拖酒瓶。后来这同学就跟着亲妈过苦日子,他妈还把自己早早累死,这同学当年还没成年只能让他还在世的亲爸养,就这样这同学就被硬塞到他有钱老爸身边,他爸为了自己小老婆与孩子的欢心根本拿这孩子当空气,这同学也硬气得很,一直住校,根本不想出现在这爸的面前,更是尽量不花这爸的钱。

  陆达找出他家的电话就打过去,接通了对方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陆达想同学没回家一定跟刘佳有关,现在好不容易摆脱这妖精地纠缠不想招惹这妖精,可为了这个交情还算不错的同学只好硬着头皮去找。

  陆达找到刘佳,刘佳连正眼瞧他一眼也没有。

  “我同学是不是在你这?”陆达问。

  刘佳哼着鼻子,扫了一眼陆达。“是,你能怎么样?”

  “你把他怎么了?”

  “这你就管不着了。”刘佳一双大眼瞪的陆达有些不自在。

  “我能见见他吗?”陆还心里面不放心,平时这同学从来不会无故旷课,这次在谁也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了小半个月,不能不担心。

  “好。”刘佳大眼睛转了转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陆达见到这同学,心痛得眼睛都开始发酸。

  “陆达,你怎么来了。”脸色蜡黄,瘦了几个圈的同学很惊奇陆达怎么跑到刘佳的狼窝里来了。

  “你十多天没来上课,有些担心。”

  “十多天了?”这同学很为这数字吃惊。

  “怎么了?”陆达很不明白同学为什么这反应。

  “没什么?”这同学说着脸就红到耳根底。

  一旁观看的刘佳见同学羞涩的表情,便推陆达赶快走人,他就喜欢这同学动不动就脸红的小样子,这美景他可不想与其它人分亨。

  陆达身壮体壮,刘佳这狐狸根本就推不动他。

  “明天我就去上课,你不要担心。”同学说。

  “你明天最好跟老师说一声,有几个课目的老师都点了你的名。”

  “知道了。”这同学红着脸也要陆达快些走。

  陆达还是不放心地瞅了眼刘佳,刘佳拿着大眼就瞪他。

  “我跟刘佳很好。”同学见陆达不放心肯定地说。

  “很好,你瘦成这样?”

  “我们恩爱过头了,这事你这个外人也要管。”刘佳不高兴地说。

  陆达被刘佳这话几乎气吐血,“这样你没事吗?”陆达问同学。

  同学的大脸红得发紫,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哼叽道,“这事,时间长了,就好了。”

  陆达瞪了眼刘佳最终还是愤愤然地离去。

  陆达前脚一走,刘佳便粘上了同学,这同学也是点火就着。

  “明天不上课去好吗?人家看不到会想你,你不知道你那几天不来找我,我心里面多难受。”刘佳一边在同学的身上点火,一边说。

  同学整个飘呼呼的,再也想不起自己刚刚说过的话。

  

☆、第 28 章

  同学又消失了几天,陆达想去再催,可又觉得这样做自己也只会自讨无趣。陆同学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便想到李秋实身上,李秋实原来也是个同性恋,他对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感情会比较清楚吧。而且当了几十年的同性恋还突然结婚了,这让小陆也感到新奇,但又不觉这有什么不对,他就一直男觉得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才正常,而他这位李哥哥虽说是个男同志可他从没见过他与任何一个男人亲近过,如果有第一个反对的也许就是陆同学了。

  陆达打电话去李秋实家,李秋实现在为俩孩子正忙的人仰马翻。男孩女孩一下子就有了,喜人是喜人可照看起来同样比一个孩子麻烦,晚上一个孩子也许起两三次就好,两个在一起就得五六次,一个晚上不是这个醒了要吃,便是那个拉了要换纸尿裤,一晚上这么折腾个五六回想睡是不可能的,没有半个月身体原本不好的刘妈就累病了,刘雪虽也是个能吃苦的人,可必尽年青,没几天气地就找李秋实算帐,如果不是这医生让她留下这孩子,她现在哪能受这苦,刘姑娘当初的小自私全被这俩小恶魔折腾忘了。李医生也便被强制加入育婴的行列。晚上他看一个孩子,刘雪照看一个。可李医生有个原则孩子前几个月一定要吃母乳,刘雪为这事与李医生争质有几天,李秋实身为一个医者,坚持理念一直反对到底,再加上刘雪妈的大力相助,刘雪最后只能答应。而且刘雪的奶水特好,俩个孩子吃都足够,这都是刘妈细心调养,加上李秋实的钱全由这母女俩来花,刘雪这不吃自己的就开心性子能不吃的顺心。

  李秋实给人看病看得好,看孩子也是把能手,每晚让刘雪准备好奶,准时准点地喂,定时定点地换尿片。这孩子在他手里也乖巧地不哭闹。刘雪看见李秋实带的孩子晚上都能安稳地睡,就觉的他带的这个孩子乖就要换着带,可一换到她手里还是一样。李秋实都让他弄地哭笑不得。

  他这家正热闹,陆达的电话打过来。说明原因,李秋实就有些担心起別人。想着还有刘佳的电话,便拔了过去。接电话的是那个同学,一听是李秋实的声音直接挂了。这同学讨厌李秋实,因为他感觉出李秋实跟他是同一类人,而且刘佳对他的感情很特别,俩个人还住在一起很久,这让这同学很是嫉妒恨。关于以前陆达说这同学傻还帮刘佳劝他,因为这同学知道陆达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可能跟刘佳好的,可李秋实他心里可没底,所以只要刘佳提李秋实,还是李秋实找刘佳这同学都会酸劲冲脑失去理智。

  李秋实打电话给挂了,便没再打,家里医院地忙哪有那么多闲心管別的。

  小陆见多日没动静,便接着给李秋实打,李秋实就想到还有这事。便又给刘佳打。

  刘佳这次幸运地接到电话。李医生劈头盖脸地来一句,“刘佳,你是不是犯病了。”

  “怎么了?”刘佳满不在乎地问。

  “是不是要把别人毁了你才高兴。”

  “谁要害人?”刘佳听李秋实这么说不高兴了。

  “你想想你做的事,哪一点不是在害人。”

  “什么?”

  “你是不是心里面总感不安,所以才会这么做。我告诉你孩子,人心是相互帮助相互温暖起来的,而不是像这样死命地掐在手里就好,有时候抓得太紧了却只会失去,而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kcbsxtgajbtulnvcwnnfndsmcaqsvkqfmr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