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的亲热,回自己的窝,那里东西全做起来才方便。

  车开了起来,李秋实也在奔驰的车中慢慢的找回了自己的自知。

☆、第 22 章

  “我们不能这样。”李医生现在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未婚,我也未婚,为什么不行。”杜磬石满脑子全是想做那档子事,哪里还想其它的。

  “你不是同性恋吧?”

  “你现在问这干吗,是不是又能怎么样,我现在对你有感觉就行。”

  “你是不是好奇才想跟我做吧,如果做了你是不是就会放弃。”李秋实有些迷茫的注视着车外闪过的车灯,路灯。

  “是又怎么样,不是怎么样,反正我就是想和你做。”杜磬石咬牙切齿地说道,杜公子这几个日日夜夜快被无尽的春梦折磨死了,他再也不想等,只要吃到,也不关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上,不行来硬的。

  “你很想做,那就做吧。但我讨厌你身上的气味。”李秋实说着说着皱起了眉,刚刚在外边,他又脑充血,鼻子有些不灵光,可此时在这车里平静下来,满车子充满着杜公子各种香味,头发上杜公子少说用五六用不同的护发品打理,每种都带味,虽然杜公子选的都是自己喜欢的,这几种就是一种也是香气袭人,何况几种加在一起,味道说不出的香。也再加上身上衣服上的各种倒腾一点也不输与他那头秀发,散发的气味,杜公子整个大型香囊。

  李秋实在这小车里被熏的又想迷乎。忙着打开小车窗,通通气。

  “我这些日子睡眠不好,晚上点安神催眠的香,白天喷了一身提神的香水,味道是有些怪。”杜磬石听到李秋实说不喜欢他身上的味,心里面有小小的失落,但想想也许是这些原因还是耐心的跟李秋实解释。

  李秋实也没用心听,其实他对味道没有太严的要求,只要不到自己无法忍受的地步他都可以忍。

  杜磬石开车到了他的小别墅,这是老爸二十二岁送他的生日礼,环境优美,离市中心有些远,但清静得很,大白天也见不到几个人。当然平时工作的杜公子不会没事跑出来住,他不是窝在老爸老妈的老房子里,就住在他别一套小公寓里面,这别墅大多数带人来做那事的。

  李秋实心情随着时间地推移,与空气中夹杂的香气中,渐渐的冷静下来。

  这是什么事?这孩子看着挺精明的对着他这么个大叔还穷追不舍,想想在酒吧,杜馨石就明确表态试好,接着同住一个屋的几天,这公子哥还对他各种的骚扰,他为什么要为自己满脑子的跑飞车羞愧。现在李医生变的理直气壮,神清气爽。

  车开到别墅院子,杜磬石便猴急地,车也没放,拉着李秋实直直地往屋里走。走到屋,门都没关好,手脚便不老实起来。

  李秋实讨厌他身上的味,此时冷静下来,哪里还容的下他这一身香气地往自己身上扑。

  “杜磬石,你先洗澡好吗?我实在受不了你身上的香味,我怕自己跟你接确的太久会昏过去。”

  这话到提醒了杜磬石,“我们一起洗。”

  李秋实也不是扭捏的人,点头就答应了。也幸好李秋实答应了,要不然不知杜公子会把洗澡水整成什么奇怪的香水。

  杜公子洗澡也龟毛的很,这泡澡的浴缸整的比专业店里各种药浴sp还麻烦。一缸水整的没有水的样子,变的是色彩与气味怪异得很。

  李秋实只要温水与香皂,简单得很。

  俩个人一同浴,完全没有什么粉色彩带飘,俩个人从开始放水就争了起来,李医生本着卫生省水省时的冲澡,杜公子是满脑子冒粉泡的鸳鸯戏水,想着放一池子水,里面再弄点这个弄点那搞的浪漫些。为这争了起来,最后两个人都让步,成了各自洗各自的,这让杜公子心里面恼心的,而且这浴池只能加清水,连用什么沐浴液这要李秋实选,(杜公子的浴液少说有十几种,比一般的超市还全。)各种国内国外,功能各异,香味各异,让李秋实光选就选了十几分钟,急的杜公子直上火。最后李秋实还是挑瓶简单的味轻的,杜公子没什么意见,他现在五官的各各魂都不安本职,就是李秋实拿瓶他最讨厌的他此时也直觉地是这世间最好的。

  李秋实洗澡就是洗澡完是投入战斗的状态,而杜公子的满脑子飘粉泡,总是有意无意人动手动脚。这也让李秋实烦的直瞪他。有几次泡在池子里的杜公子险些把李秋实拉到池子里。

  

☆、第 23 章

  李医生洗地是一本正经,好像是得道高僧,可以不为眼前美色所迷,对着杜公子这种上等上等的特级品地投怀送抱不为所动,其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李秋实话说是三十好几的老男人了,可对这事他可是从来没经历过,紧张这是不可必免的,而且他还是越老越胆小越紧张的那种,但他的紧张很特别,不会手忙脚乱,更不会浑身不适,只会认准一种事,便认真地做,其它的全部关掉,所以此时的李医生只要执行洗澡这任务就行,其它的一概不会进入他的大脑空间内。对杜公子各种勾引无动于衷。

  李秋实站着冲,很快便洗好,看到浴缸里泡着的美人鱼头还没湿。

  “头发也好好地洗。”李秋实最讨厌他这一头怪味的头发,拿下水篷头低下身子,便对着杜公子的脑袋猛喷。

  杜公子坐在浴缸里,此时李医生低下的前半身白花花地在他的眼前晃,这瑰丽的景色引人太甚。本就满眼冒粉泡的杜公子哪里受的了,可李医生现如今是在洗澡的完全备战状态,哪能让杜公子得逞,他的狼爪刚伸上来,便让李医生对着他俊美的五官一阵乱冲,进水是一定的,五官进水是人都不会好受,杜公子也不例外。罪受了,再睁开眼,眼前的美景早就飘走了。杜公子眼巴巴的望着冰冷的门身心俱伤,满脑子的花泡泡跑个精光,只能无耐地洗呀洗,边澡边咬牙,小牙咬地喀喀响。就等着出去对付李秋实。

  等杜公子洗好了,走入客厅。包着浴巾的李秋实正坐在客厅,此时,他微卷的头发松散贴在额前,微微府下的头在灯光的照射下散着软和的光芒,大而精巧的双眼低垂着眼帘,直而浓的睫毛发出淡淡的银光,光洁的皮肤,精巧的鼻子,一张樱桃般精质的红唇紧紧的抿一起,唇上方那颗吸引杜磬石无数次的黑痣此时像羞涩精灵时而隐在鼻下的阴影中,长长的脖颈,轻跳地脉动在光中发着光,引着杜磬石的目光顺着它,锁住微微露的肌肤。雪白柔嫩的肌肤,杜磬石轻轻吞咽着口水。

  “你洗好了。”李秋实抬起了头,杜公子一头滴水的脑袋出现在李医面前。俊朗有型的五官,被软趴趴的头发全部勾勒出来,浓而有型的眉毛,一双细长的

  凤眼闪动着青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xfrpylnjkfpyrvwtgjhylnqpgrpyipvgum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