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公子也下不来脸去做给一个比自己年长的男人。

  因为所以这几个男人堆人混熟的朋友,为了让杜宝宝成功升级,硬拉着杜宝宝去专门的同志酒吧。说依杜宝宝的颜值,可以钓到任何一位到酒吧的同志。

  杜磬石从来没让男人追求过,对这种酒吧也另眼相看,被几个朋友硬拉着进来,浑身上下就是个不自在,只差没过敏地浑身起红豆了。

  

☆、第 8 章

  幻彩的灯光在黑夜中如午夜地狱的魔火,迷惑着,引惑着黑暗的精灵,在这里飞舞,在这里狂欢。

  DJ曲震动着每个放纵的灵魂,领舞的精灵闪烁着魔幻的光芒引领着黑色精灵散发迷乱的幻影。

  杜公子眉头锁成个一疙瘩,盯着眼前赤红的酒杯,酒杯中印着几个猪朋们兴奋的神情。

  “家宝,你这死鬼,这几天死哪去了?”一细高白净的蛇精男,吐着红信子,扭着小细腰地扭到发福的张家宝同志身上,一身的软骨头,紧紧地缠上张同志一身软不巴叽的肥肉,张家宝僵笑笑看下四周,轻轻地拍着蛇精男的小肩膀。

  蛇精男抬着一张锥子般尖细的小白脸,睁着千年深潭的大眼睛,雷达般打过一桌所有的面孔,雷达打到杜公子时,这深潭水的大眼睛像是点上了百万只的烟花,光芒四射,一张腥红的小嘴不自觉的吧唧着。

  “刘佳,刘佳,回魂,回魂。”张家宝伸着胖呼呼的大手,拍着蛇精男眼中的火星。

  一旁的林杰笑哈哈地问着,“磬石,今天不如跟刘佳玩玩,他技术很好,是吧,张家宝。”

  家宝的脸刷刷地变着色,不时得狠狠地瞪向林杰。

  吕昌推了推林杰,轻声的问:“这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说过。”

  “这,说来话长……,你还是问家宝吧。”林杰见胖家宝两个眼睛这时都要射出两颗原弹,紧忙着闭上八卦的多舌嘴。

  吕昌识趣的耷拉下死鱼眼,拿着酒杯喝酒。

  “这位是你朋友吧?”刘佳双只眼盯着杜磬石问。

  “是,可这朋友吗,不像林杰那样随便。”家宝没好气的说。

  “张老二,你这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的意思。”

  吕昌从酒杯起抬起死鱼眼,“好了,好了,大家好不容易因为磬石的事碰在一起就不要吵了。”

  刘佳却扭着水蛇腰站起身扑到林杰身上,“嗳呦,你们俩关系真的好,见面就示爱。我都有些喜欢你了,嗳,这肉是不是练过摸起来硬硬的。”

  刘佳边说一双手顺着衣缝便向林杰身上钻。

  林杰被刘佳摸地直痒,急急的拍开他的手。

  “林杰啊,林杰,你这什么人啊,摸一把就小气成这样,哪有我家宝好。”

  林杰嘻笑着掐了刘佳水嫩的脸,“来,坐我腿上,让我好好地抱抱。”林杰拍着大腿试竟让刘佳坐上。

  刘佳却笑着点着林杰的头,“你是个坏叔叔,我才不上你的当。”

  他说着坐到杜磬石身旁。

  杜公子直到刘佳的手碰到他,才把自己的双目从酒杯里救出来。

  这人是人妖吧。杜公子看到美艳的刘佳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是人妖,女人?他把男人看做女人的只有李秋实。

  他对人妖没性趣,就是美人,一想到是男,他就有些反胃,可不知李秋实就让他相思难熬。

  他这是怎么了?盯着昂贵的红酒,不停地问,不停地想,也许是他身上的味道,闻着就让人安心,也许是他抱起来软软的像女人,也许他有双跟母亲相似的眼睛,也许是他有着白秋雨相似的气质。可这些也许都无法改变李秋实是个完完全全的男人。

  刘佳拍拍杜磬石,“兄弟,在想什么?”

  杜磬石抬眼细细的看着眼前精质美丽的男人。

  “请问怎么称呼?”刘佳淡笑着问,一双大眼在酒吧暧昧的灯光下烁烁发光。

  “我叫杜磬石。”杜磬石看到脸色难看的张家宝,“你是家宝的明友吧。”

  “是。”刘佳暧昧的笑着,身体慢慢的倾向杜磬石。

  杜磬石厌恶地瞪了他一眼,把身子移开。

  “哈,哈,这反应有意思。”刘佳笑着拿起酒杯,“朋友,初次见面,咱俩喝一杯。”

  杜磬石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酒杯。

  林杰说,“这里还有吕昌你也没见过。不如大家一起喝几杯。”

  刘佳看向耸拉着眼皮的吕昌,轻笑声,“是啊!我这双眼太色,总瞅着漂亮的不放。”

  “刘佳,今酒你请了。”林杰笑哈哈的说。

  “好,可以。”刘佳双眼瞅着杜磬石,满口答应。

  杜磬石听这话不由的细看几眼刘佳。

  刘佳生的是如精品瓷娃娃般精质,皮肤好,五官正,锥子般巴掌大的小脸看着就让心生怜爱,一双大眼更是不知能溺死多秋波。年绩也该不大二十二三左右吧。他这桌酒说来十三四万,来时他把自己的私房钱全拿上,就为了请这些猪朋狗友让自己摆脱可怕的单相思,没想半路又跑出来一位金主,还是位年青漂亮的有钱人,让杜磬石不由的多看他几眼。

  就杜公子这几眼让刘佳美地冒出几个泡。

  一群人喝完二瓶六万六的红酒,大家都沾了点酒气,便都相互无所顾忌的交谈。在刘佳得知杜磬石来此的目的。更加努力的与杜公子交流感情。

  杜公子对刘佳是没有半点歪念,他这样地纠缠,让杜公子闹烦。而刘美人却一副今晚你一定是我的的表情。

  这使所有帮杜公子找可心男友的打算都变成刘佳怎么把杜公子勾引上床。

  “我去趟洗手间。”杜公子被刘佳的狼爪骚扰的浑身一层的鸡皮,只能找借口早早地逃离。

  “我们一起去。”刘佳纤纤玉手随声便握紧杜磬石的手。

  “啊。”杜磬石一惊,没想到刘佳这么难缠。

  刘佳拉着杜馨石二话不说直奔洗手间。

  “脸怎么这样臭,你第一次来,我这是好心的怕你在厕所迷路。”刘佳紧依着杜磬石从人头耸动的舞池穿过。通过一条比较僻静桌台。

  “好,今晚去我那。”

  杜磬石被这声音吸引住,停下脚,顺着声音寻去,灰暗的灯光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影旁边坐着位比他粗壮的黑影。

  “你是真心实意的吗?”黑影问。

  “是。我这样也是想为你好。”

  “为我好?”

  黑影抱着旁边的人,重叠的两个头像是在深吻。其实只是人家小陆同学坐到李医生的身旁,被李医生轻轻的拍了两下,灯光暗,再加上这种地方,杜公子看到不往歪地方想也不行,一歪想原本可以看请的正常接确都被杜公子抽象成火热的画片。

  杜公子看到肺都气炸了。大步的冲到俩个人身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nxihbnfkwailgcutgcreifobqdfbyrwmpe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