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盘中的包子,两只眼凝重的盯着李秋实。

  李秋实但笑不语。

  等贾思把盘中的包子全部吃尽,他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叹息道,“秋实,你长的一点也不输于女人,为什么要是个男人?”

  李秋实佯装怒气道,“你这话反反复复几十年,说的累不累。”

  服务生上了包子,馄饨。

  贾思把馄饨推到李秋实面前,“你就爱吃虾啊鱼啊,这些腥啦吧叽的东西。”

  李秋实也不客气拿着勺子吃。

  “春华的妈又为孩子的事跟我妈大吵起来,最后春华还加入了一起数落我妈,我气急了,打了春华一巴掌。”贾思低着头一边夹着包子,沾着小碟里的酱汁。

  李秋实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想开口说两句责怪贾思的话,却看到贾思一脸落寞的样子,心里面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是他与春华之间的事,他这个外人又能如何评价。

  “秋实,你说人为什么长大了就要结婚,然后要养家。”“有时候我真感到累啊!”贾思说着把沾满醋的包子放到嘴里,包子在醋里泡的太久,酸味重的贾实五官集体做开位移运动。

  “哈,你啊。明明不爱吃酸,还要沾这么多醋。”李秋实被贾思夸张的面部表情逗乐。

  “哈,哈,哈,我这是在穷找着虐。”贾思也笑了起来。

  “好,等中午跟春华说些软话,她不会怪你的。”李秋实喝完碗中最后一勺汤,擦了下嘴后说道。

  “我,”贾思夹着包子反反复复沾着碟中的醋汁。

  “我?我什么?快点吃该工作要努力工作,该低头服软时要服软,做个有担当的男人,就是要挣钱养家哄老婆孩子。”

  贾思把满醋的包子放到嘴里狠命的爵,面无表情的吞下,“秋实,我知道你一直疼春华,但你这话让我怎么面对我妈。”

  李秋实被贾思这一反问,浑身一僵,背后的大凉风吹的他从里到外的凉。

  “怎么?没话说了。”贾实边吃边说。

  “这小思,我中午有时间也说说她,晚上我请你们俩人的客,把家里面这鸡毛蒜皮的麻烦好好的解决一下。”李秋实回过神来,又扮起多年以来的和事佬。

  贾思把最后一个包子吃完,认真的瞅了又瞅李秋实,“李秋实,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不结婚,为什么对我和春华之间的事情这么上心,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春华?”

  李秋实笑了笑,直对着贾思的双眼认真的说:“如果我真的喜欢春华,怎么也不会跟你。”

  贾思一时想起当年丁春华追李秋实,追的可以说是路人皆知。最后不知不觉中他这位李秋实的死党却与丁春华纠结到一起。在李秋实有意无意撮合尽真的成了一对夫妻。

  “做为老朋友老同学,我希望你们俩合合美美的过一生。”李秋实站起身,走到贾思的身旁拍着他的肩说道。

  贾思低着头没理李秋实。

  李秋实痴痴的望着他的颈项,轻轻的叹口气,说:“小思,你慢慢吃,我先走了。”他说着走中饭店。

  

版权所有:CC7coP9D2uidBkUEN7御宅屋

☆、第 4 章

版权所有:2kEBLNZu1Wp6wVwG御宅屋

  李秋实离开贾思,慢步走向医院,他居住的小区原是附属于医院集资楼,就在医院后面,从家到医院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

  “李医生早。”

  “小王早。”

  一路上所有认识,见过的同事,病人的家属,都一一的打过招呼。

  李秋实对人有些淡漠,但他总会一个招呼,一个浅浅的笑意便给人一种温暖和煦的感受,所以没有人讨厌他,更没人会在意他与人之间隐约的隔离,也许他的能力太强,也许他的大公无私,他在所有与他相识的人心目中如同一位神,让人疏离,而又受他和煦温暖的光芒所影响。当然更没有会意想一位温暖的大男人会变成女人。因为这世上好看的比一般女人比色的男人到处都是,何况李秋实平时打扮做为没一点娘娘腔。

  李秋实到科室,简单的询问了下值班医生,然后等到八点开始开晨会,让病房里的医生、护士对每床病人的情况多少的点了下,接着带着医生交接班,交完班,又是房间查房,领着几位年青的医生,让每位医生把自己负责的病人都认真的检查一次,对特护病房两到四小时寻察一次。忙完这些,又开始手术,今天上午只有他一台手术,院长点名要他亲自主刀,手术不是什么大手术,只是平常子宫肌瘤,手术采用微创,过程简单了许多,大约一二个小时便可完成。

  李秋实昨天便与病人和家属双方沟通了下,把手术要做的种种准备跟病人说清,又与病人家属填写好手术协议。

  今天,护士们早让病人做好准备,他这主刀的医生只要去手术室做手术便可,但这时大多数的家属都会守在手术室门外,对着主刀的医生,再是千万分的叮嘱,当然这时候也有偷偷送红包的,李秋实对这总是一笑而过,而担心病人的家属却内心忐忑,为这没有送出的钱而心焦,有时候李秋实感到做个好人真的有点难。而今天这微创性的手术,手术室门外也站着一位年青的病人家属,这位家属见到李秋实便怒气冲冲地奔到他面前,气势有要把他痛扁一顿的架式。

  李秋实平静地看着怒发冲冠的杜磬石,平平淡淡的说:“先生,请让一下,我要进去手术。”

  “我妈的手术是你做?”

  “请问你是李兰华的家属吗?”

  “是。”

  “我负责她的手术,她身体情况很好,一般情况下,手术会很成功。术后的注意事项我都详细的写明,先生一定要细看。”李秋实说着,看了看手表,接着说:“时间到了,我要进去了,大约三个小时,李女士的手术便会完成。”

  他说完推门进了手术室。

  杜磬石一时不知道自己是气好这是怕好,关在手术室门外,望着上面闪亮的灯,想想刚刚自己的态度,心里面不由的担心这白包子医生会不会对他的老妈痛下毒手,他家老二可是亲身体验过这包子膝盖得硬度,到现在还颜面铁青,死气沉沉,如果老二从此不举,让他这老大有何颜面面对世亲家人。

  当然杜磬石这只能是小人之心度君子腹,李秋实是有职业操守的医生,不会像某一笑话说的某医生买肉是个事妈,然后卖肉者急,言,刀在我手,我爱切哪就切哪。后卖肉者手术,医生对其言,刀在我手,我爱割哪就割哪。

  李秋实虽然不喜欢杜磬石,但对一位看着就小上十来岁的年青人也不讨厌,如果缠着李秋实,他也就只会觉的这孩子怎么这么烦人。

  术前准备李秋实做的最认真,他认真的成度一度让实习的小护士哭着鼻子直言,再也不跟他搭手,麻醉师面对他那张和煦可亲的脸,也都精力集中,跟他合作的医生个个到是安心百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