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秋实身后说。

  气?他李秋实才不会为这鸡毛蒜皮的事来气。他接着走自己的路,回自己的小窝,补自己的觉。

  “李医生,你是李医生吧。”年青人跟在他身后问。

  他可没有心情再说一个字。一是怕又招来麻烦,二是自己也是太累了。一连做了四五台手术。在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不只是手累脚麻心里面也是压为重重。现在他是没一丁点心思想搭理别人。

  “你就是李医生,可李医生是男的?”

  李秋实才不理他烦恼个什么,径自走到门前,开门进屋,然后关门。

  门没有关上,年青人却硬生生的闯进来。

  “你是李医生,你就是给刘雪看病,给刘雪妈钱的李医。”

  李秋实才不理他叨唠些什么,用力把年青人往外推。

  “李医生,不要帮刘雪来为难我了。不就打个孩子吗?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李秋实听这话恨不得直接把他踢飞。

  

☆、第 2 章

  年青人见李秋实脸色臭的很,不服气的轻哼下,拉开他推他的手。

  “我说,李医生,你年绩也不小了,你这么帮个外人,你家里人会同意?”

  李秋实感到自己的脑袋此刻定在冒着青烟。不想理,更不想看到如此渣的男人。加大力度,用力想把这不速之客推出门外。

  年青人拧着眉盯着眼前这位有些肉的白包子,正可着劲的往自己身上挤,心砰啦砰啦乱跳,一股无明的火,烤的自己周身上下那个燥,燥的他直想把眼底下不停乱动的白肉包狠狠的咬,一直咬到肉里,把里面的汤汤水水吸干,才会灭掉这一燥热难挡的火。

  李秋实个子不低,重量不轻,可一不锻炼,二不勤动,平日了除了看书,工作,练习穿针引线的针线活,哪和人有过体力上的较量,此刻在又高又壮又年青的男人面前,他那点力气真的如小娇娘对着硬汉撒娇地劲。他是左推右搡,年青人纹丝未动,而他这中等中的胖子却因用力而喘起了粗气。

  算了。李秋实盯着纹丝未动的两只大脚猛吸起气,放弃把年青人推出门外的想法。

  咦?是他在喘吧。李秋实感到脖子间一下紧一下的热气,有些不解。抬起累的大红的脸,对上年青人一张让人产生疑惑的俊脸。

  杜磬石眼前这白白嫩嫩的大个子(在女人堆里李秋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大个子,不仅身高,身材也比一般的女人壮硕。),一张温润的圆脸泛着淡淡的红润,微喘的双唇如樱桃般小巧红艳,微微翘起的上唇一颗浅色的小黑痣调皮的在樱红的唇瓣上跳动。

  杜磬石痴痴的望着,一种无形力量控制着他,那浅色的小黑点像只蛊惑人心的精灵,吻它,吻这张樱红的唇瓣,心中一张大鼓猛烈地敲击呐喊,吻它,吻这张诱人的双唇。

  年青人俊美的脸庞,在带着扰人的热气扑向他时,李秋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柔软温热的双唇紧紧地复在他双唇时,头顶上像炸开了原子炸,巨大蘑菇云震的李秋实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尖叫着竖起利爪跳起老高。

  “你干什么?”

  他气恼地怒声说道,却像低沉的琴音一样悦声的男声。

  “你?你?你刚刚说什么?”

  年青人不可思议地惊慌,让李秋实紧紧皱起眉。

  “请你从我的家中出去。”

  “你?你?”年青人神情古怪地看着李秋实,反反复复衷情在你字上。

  “我!请你走出我家门。”李秋实努力地用自己干涩的噪子对着年青人说。

  “你?你是男人。”年青人用种无法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李秋实苦笑着深深地点了一下头。

  年青人的脸一时像五彩的色带不停的变化着绚丽的色彩。他惊慌得样子看在李秋实眼中也为其感到不适。

  “年青人不要在意,人总会不小心犯这样那样的错误的。”李秋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忍心旁观,好心的相劝。

  “不可能。我这么大人,男人女人还分不轻吗?”年青人说着想抓住李秋实做一个实地验证。

  李秋实就是一只再老实的兔子也有急眼的时候,愤怒地狠狠得用膝盖撞向年青人最薄弱的下胯。

  瞬时间,青紫色的浓云染尽年青人所见的每一处肌肤,痛苦地□□声把一张俊脸扭曲。双手不由自主的护住自己脆弱的部位。

  李秋实没等他在痛苦中回过神,用力把他推出门外。然后不管门外年青人如何咬牙切齿地痛骂,踢门。锁门,闭窗,打开电视。

  

☆、第 3 章

  一夜好眠,昨日的种种不愉快早便随着睡梦地醒来抛在脑后。

  如日常一样,李秋实先是洗漱,整理,接着出门,迈着不急不缓的小碎步去吃早点。

  早点,他一般都在同一家饭店吃。

  进了店门,便迎见熟悉的张三李四,大家相互地打个招呼。

  “李医生来了,今天鲜虾馅的馄饨很不错。”

  “来碗。”李秋实听着张三说完,便对点餐服务生说道。

  “李医生坐这。”一旁的李四忙着移位子。

  “不了,谢了。”李秋实回了李四,自己往里面走,寻了几下找到空调根前的位子坐下。

  大夏天的早晨也是闷热地让人透不过气来,商家为了吸引客人,空调开的很足,李秋实坐的位子就是个风口,凉快是凉快,但现在必尽是早晨,寒冷的风吹的他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站起身,拿到遥控器想让空调的风向尽力往上吹,可左按右按立式大空调的百页窗一动未动。

  “李医生,不好意思,这空调遥控器不好用了。如果凉,你跟李四一个桌挤挤。”端上馄饨,小笼包的服务生好心地提醒。

  李秋实皱着眉望望李四独占的一张桌,还是坐回原位。李四早间新闻太多,他没心情吃顿早饭还吃一肚子国家大事。

  李秋实吹着凉风,吃着滚烫的小馄饨,倒也还算恰意。

  “秋实。你早来了。”

  李秋实听这声音,放下手中的勺子,转头看向门口处,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

  “今天,人也很多。”说话的人转着头看了下四周。

  “你坐这吧。”李秋实起身,坐到桌子的对面,整整地挡住空调吹来的寒风。

  来人毫不客气的坐下,“秋实,吃什么?”他看了一眼,拿起筷子夹起个小笼包放到自己的嘴里。

  李秋实看着他的吃相,淡淡的一笑,把馄饨推到他面前,“要不要尝一下?”

  他也不客气,拿起李秋实的勺子,喝了几口,吃完碗里面剩下所有馄饨。

  “怎么了?又和春华吵架了?”李秋实问。

  贾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起身点餐。点完餐又重坐回,筷子还不时的夹着李秋实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lqmpbkhoqpkphvhxjnkbfbgbrytlalbmbn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