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本,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遗忘了。到现在,这件事同样鲜为人知,而今天,竟然又出现这么一个人,跟千万年前那个血族那么相像,就算只是传说,我相信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一试的吧。毕竟,活得久了,也会活腻的,说起来有点讽刺,不知有多少血族羡慕人类短暂的而绚烂的生命,能沐浴在阳光之下。”

  罗森特眼中出现了杀意,这个传说他早就知道了,但他不允许任何人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而伤害菲斯。

  “呵,让我跟你联手,做梦!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他!”

  温博尔不在意罗森特杀气腾腾的目光,继续道:“现在的看法是要他心甘情愿献出血液才能成功转化,但要是真逼急了,其他人狗急跳墙使用什么强制手段,都是有可能的。既然你不愿意与我联手,那我只能说,我们各凭本事了,看是你能护住他,还是我能抢走他。当然,我不会说出去,但这件事有多少人是原来就知道的,我也不好说。”

  “最好是这样!”罗森特黑着脸离开了书房。

  而在他离开之后,一个人出现在温博尔身后:“大人,您何须如此。”

  “我只是想菲斯过得好一点,罗森特看来是真心爱护他的,那就够了。我们这边加紧人手,尽量能帮多少是多少,保护好菲斯。相信罗森特回去之后会知道我的用意的。”

  “是,大人。”

  温博尔靠着高背椅,微微叹了一口气,回想起当初与菲斯见面的情况。

  曾经他因为家族中人害怕他的能力过强,竟联合起来要将他杀害,血族注重血脉,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放弃家人。

  但不知道他家族中人是有什么毛病,竟然要断了家族走向更加辉煌未来的道路,难道是害怕他报复小时候不受重视,受尽欺-凌的事?既然他们不仁,那温博尔也再不留情面,直接将他们全部灭杀,自此他在血族中的的名声自不言而喻了。

  那段时间他自己也有些消沉,却无意间遇到小时候的菲斯,那时小菲斯看他似乎很难过,还摘下一朵玫瑰花送给温博尔,这是温博尔唯一一次真正感受到温暖的滋味,当时他以为菲斯是人类,因为除了蔷薇花,其他的花,尤其是玫瑰,只要被血族碰到,就会立刻枯萎,为此,温博尔还特地脱下外套,接住这朵娇艳的玫瑰。

  此后再也没有找到菲斯,他虽遗憾,但也认为不便打扰人类平静地生活,只是心中永记那个羞答答的小男孩。

  等到他再次见到菲斯,在得知菲斯身份之时,菲斯已经被罗森特带了回去。

  原本他想将菲斯要过来,但他看到菲斯对罗森特的依赖,以及罗森特看向菲斯的眼神,他便知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而且在罗森特身边,比在他身边更安全,尤其在他得知了那个传说之后。

  菲斯的不凡,迟早会被发现,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帮一把而已。

  *

  另一边,在罗森特走了之后,牧云便走出大厅,他也不想在这里被其他血族围观,感觉自己跟猴子似的。

  他在外面欣赏满园的玫瑰花时,身边突然出现三个挑事的血族青年。

  “哟,这不是菲斯吗?怎么?小废物不是攀上了罗斯特亲王吗?一个人在这里,是被抛弃了还是怎样?”

  三人见菲斯不语,心中的嫉恨反而更加深重:凭什么这个没用的废物可以留在尊贵的罗森特亲王身边!如果不是有这个废物在,或许罗森特亲王还能看上自己!现在亲王不在,看来是腻了他吧!

  “哑巴了吗?废物!不敢说话吗!长得这么丑还敢勾引亲王,说,你是用了什么手段!”三人越说下手越重,差点将牧云推倒在地。

  牧云依旧没有说话。

  [统统~]

  000打了个寒颤,自从第一个世界之后,牧云再没这么叫过他,突然这么叫他让他感觉很不好。

  【干...干嘛?】

  [我好激动~遇到传说中的恶毒炮灰,你说,他们会不会打我~]

  【......牧牧,你什么时候变成抖M了= =】

  [你不懂,按照这套路,马上会有人来救我的。]

  【......】真不懂。

  就在三个炮灰被菲斯的沉默惹急了,伸出转变出长指甲的手,就要攻击菲斯之时,不出牧云所料地响起一个声音。

  “住手!”

版权所有:nDxlWLxrTEoGh御宅屋

☆、血族(五)

版权所有:oflcgckFh2nJlkVS御宅屋

  “我劝各位还是适可而止的好。作为贵族的一员,你们这样子真的很难看呢。”萨塔笑眯眯地看着三人。

  炮灰三人组齐齐看向来人,神情瞬间变得有些许慌张,立刻收回手。

  “伯爵大人,我们只是...只是...”三人慌张地想要解释写什么,却怎么也编不出一个好理由,支支吾吾半天,竟将他们本就苍白的脸色急成惨白。

  “对不起伯爵大人,我们马上就离开。”其实就算编出什么理由,萨塔也不可能会相信他们吧,毕竟他们刚刚的神情和动作可都昭示着以多欺少,血族虽说不在乎一对一的公平精神,但也绝对是看不起他们对付一个弱小的同族,还需抱团的行径。

  更何况萨塔可不像他表面看起来这么和善,谁不知道他其实是血族中最嗜血的,不单单是人类,死在他手里的同类也同样不少,再留在这里,要是真被他惦记上了,那小命就真的不保了。

  看到三人慌张地离开了,萨塔嘴角嘲讽一勾,再看向菲斯时眼神微闪,整理好自己的神情,脸上保持着温柔的神态,再以优雅地姿态,轻声道:“你没事吧?”

  而菲斯依旧低着头,似乎被吓到,不知作何反应。

  萨塔见他不答,便再靠近一步,“受伤了吗?”说着就要伸出手触碰到菲斯。

  菲斯赶紧后退一步,再紧张地摇了摇头,但依旧不语。

  萨塔神色一厉,但下一秒他便又恢复温文尔雅,轻轻叹一口气,半开玩笑道:“哎...我可是为了你得罪了三个人啊,按照正常的套路,你不该是感激地看看我这个恩人的样子,然后真诚表示感谢吗?还有再表示现在无法报答,将来也一定会找有机会报答我吗?”

  可惜菲斯只是更加紧张地掐着自己的衣服。

  “好吧,不逗你了,但是小家伙你至少要道谢吧,不然我很难过呢。”萨塔声音微沉,似乎情绪真的有点低落。

  菲斯纠结了一会,终于慢慢抬起头,而在他看到萨塔脸上包容的微笑的一瞬间,迅速红了脸,又赶紧低下头不敢看他,只留个毛茸茸的脑袋对着他,再别扭地说了声:“谢...谢谢你。”

  萨塔脸上笑容加大,他再朝菲斯走近一步,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不客气。”然后又说道:“你是菲斯对吧,现在住在罗森特亲王那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