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牧云心想,这大概是因为血族永远无法生活在阳光之下,才会弄这些图画以慰寂寥。

  而且越是强大的血族,越是害怕阳光,像亲王这么强大的血族,恐怕就是一丝阳光的光亮都能灼伤他。想想还真有点可怜他,阳光这么美好的事物,他是永远没办法感受的了。

  难怪只能在房子里面挂上这样的油画,大概所有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生物都会更加向往阳光的温暖吧,哎....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不对,好像现在自己也是血族来着,天,以后再这样环境下生活久了,不会心理不正常吧?为自己默哀....还没开始体验永远见不到阳光的日子,自己就开始想念阳光了。

  紧接着,牧云又看到墙上还有其他建筑物的油画,也基本上都是在阳光下的模样。

  但是居然没有人物的画像,真是奇怪.

  难道不单单自己见不得人,已经是连人都见不得了——牧云腹诽。

  [蠢0.]

  【是是是,牧牧什么事,尽管吩咐!】000被牧云无视这么一小会,对他来说却好像已经度过了整整一个世纪,现在牧云主动跟他说话,他简直想把自己激动的、狗腿的态度完全展现出来,让牧云看到他的真心。

  牧云有点无语,但他的确只是想让000知错,至少在这个世界不要给他拖后腿,要给力一点。

  [以前都说吸血鬼照镜子是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是不是真的?]

  【牧牧,我查资料了,是真的,所以在城堡里,你绝对找不到一面镜子,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提供给你哦。】

  [.....我要镜子干嘛,你忘了?我现在也是吸血鬼。]

  【对哦,那你想干嘛?】

  [本就不能照镜子,还不给自己留张油画,看来亲王都不想看到自己模样吧。话说回来,原这次的身体长什么样?这么多年居然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我给你个3D全息影像吧。】

  牧云看到这次自己的身体,他一瞬间觉得心脏中了丘比特之箭,这长相居然是小家碧玉、邻家妹妹的清纯型,脸色不是血族苍白无血色,反而两颊粉红,大眼扑闪迷离,诉说着无辜,粉唇轻抿,但仍令人不由想采摘。加上身体纤细瘦小,皮肤白皙,看起来就是一个害羞可爱的小姑娘!

  ——好喜欢,好像抱回家养。

  但下一刻他脸都黑了。

  妈蛋,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是自己!

  牧云忍不住偷偷摸了摸自己裤裆。

  [还好还好,差点以为自己穿成女孩子了。不知道吸血鬼会不会长胡须,这幅模样要是有胡子....有点辣眼睛,还有,要是长了,该怎么在没有镜子的情况下刮?]

  【牧牧,你忘了,世界上有仆人这样的职业...】

  [对哦,哎......穷逼不懂奢侈的贵族生活。咦,不对!吸血鬼还真会继续长胡须啊?神奇!我以为是所有生命活动都停止的状态。]

  【不是,只是很慢很慢而已。】

  [原来是这样,蠢0,这次干得不错,我想知道的你都能解答!继续保持!]

  000捂脸【是!000会加油的!】终于被夸了一次,牧牧不生气了吧~

  菲斯跟着管家一起走下楼梯,到了大厅。

  “大人,菲斯少爷来了。”

  “嗯。坐吧。”

  “是。”塞恩转过身引导依旧低着头的菲斯,“菲斯少爷,这边。”然后到椅子拉开椅子让菲斯坐下。

  全程牧云都保持沉默,不是他不想说话,实在是原本的菲斯真的害羞得都跟自闭有得一拼了。尤其在亲王在场的时候,几乎是完全不会说一句话的,不是亲王对他不好或者怎样,只是罗森特身份高贵,气势十足,就算他有意收敛,胆子跟米粒大小的菲斯还是会本能地害怕他。

  所以就算现在牧云反射性地想道谢,也生生忍住了,不然不是会不会OOC的问题了,而是亲王他们直接就能怀疑他是不是被掉包了吧,要是被干掉就不好了,现在还没找到夙熠呢。

  但是现在这状态也不好啊,看来还得一点一点改变现状才好,这么自闭下去连试探的机会都没。

  在不知不觉中,牧云已经有意识地、非常自主自觉地寻找夙熠了。

  牧云坐下之后,便由仆人端上新鲜的血液。

  高脚杯中,红艳的颜色在烛光橙黄色的烛光下显得瑰丽而残忍,站定仆人在角落中等候着,烛光闪烁间只能看到他们低垂着头的恭敬模样,宛若没有生命的木偶,在安静的环境下给人以阴森诡秘之感,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只有牧云刚接触这样的环境,觉得自己都要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了——虽然他也不知道吸血鬼会不会有这一功能。

  牧云双手捧着高脚杯,突然庆幸自己的人设是安安静静,羞羞答答的,而且这年头也没有电灯,不然他现在的脸色一定瞒不住亲王。

  作为一个人类,让他喝血实在有点难以接受,如果要他优雅地单手掐着高脚杯,相信他分分钟抖出一半给你看!

  牧云鼓足勇气,浅浅地抿了一口。

  [阿拉~没想到原来还挺好喝的。甜而不腻,口感丝滑,喝完还口舌留香~]

  000:我家牧牧....不会坏掉了吧。

  【因为你现在是血族,如果你是人类味觉,你就不觉得香了!真的!】

  000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担心自家乖孩子学坏了的家长一样。

  [乖,我信~但是真的挺不错的哦,蠢0你要不要试试啊~]

  000:求放过QAQ

  牧云接着稍微大口一点喝着温热的液体,心里开始慢慢盘算着怎样才能给自己的形象提供转变的契机。最高效的方法应该是让罗森特有意地让他改变,这样自己再配合着慢慢转变,但问题是根据记忆也知道罗森特几乎理都不理原主,要怎样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呢?这个好难想...要不就得从长计议了,真麻烦啊.....让我喝口血冷静冷静先。

  “菲斯。”罗森特亲王已经看着牧云很久了,一直在想怎么开口菲斯才不会吓到,毕竟以前也试过在城堡中偶遇他时,好吧,并不是偶遇,就是怕他迷路跟着他,然后在他看着窗外楼下一大片的蔷薇花时叫他一句,结果菲斯抖得跟筛子似的,罗森特差点就以为他对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让好好的孩子怕成这样,再之后,菲斯也再不出房门,让他郁闷了好一段时间。

  后来他经过一番研究,估计是自己语气太严肃了,而且场合不对,那个时间叫住他就好像责怪他乱跑一样,所以他决定以后用轻柔的声音,再选好场合跟菲斯讲话。然而场合也只有饭桌上了。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