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糊糊睡着了。

  另一边,出征凯旋而归的元义玄和宣墨辞进宫汇报后赶到颜府。

  刚到正厅就看到有小厮慌张地跑过来。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少爷不见了!”

  厅中三人神色一凛。

  “什么意思?好好的怎么会不见!”

  “早晨还在的,就是大家都去迎接凯旋的英雄,刚刚到房里一看才发现少爷不见了。”小厮心中也很自责,少爷老爷是世界上最好的主子,要是少爷出了什么事,他就是万死也不能赎罪啊。

  “太师先别急,我们先过去看看。”

  “是啊伯父,让下人们赶紧在府里各处找一找,可能是阿牧已经醒了,在找我们呢。”

  颜父也知道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到颜牧,不便过多纠缠其他事。

  三人到颜牧房中,正如小厮所说,颜牧已经不在房中。

  宣墨辞摸了摸床被,还有一点余温,说明颜牧刚离开不久,他的鞋和披风也不在原处,这说明颜牧已经苏醒的可能性更大了。

  得出这个讯息,房中三人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只想赶紧找到颜牧。

  *

  颜牧觉得很难受,身体像灌了铅一样,脑袋也好像有千斤重。

  迷糊间看到有人在他面前说着什么,但他听不见,他想看清楚是谁,眼睛也没办法聚焦,最后他想着等他睡饱之后一定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居然又公主抱他!随后沉沉睡过去。

  他自己睡得安心,在一旁的宣墨辞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三年前是他没能力,才没保护好重要的人。事后他跟元义玄,颜太傅联手,费尽一切手段终于查出了幕后真相。

  谁也没想到竟然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大皇子联合元都统,想要□□才策划的事。

  元将军知道他的庶兄元都统一直想对付他,但没想到他居然会跟皇子联合。

  他们原本打算杀死元义玄和宣墨辞,嫁祸于二皇子,趁着他们河蚌相争时,来个渔翁得利。但没想到宣墨辞一直深藏不漏,导致他们低估了两人的能力,错失绝佳的机会,最后竟然只是伤到原本就是顺带的颜牧。

  然而,颜牧才是他们两人的逆鳞。

  查到真相后,他们立刻痛下狠手,对他们的势力造成重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大皇子和元都统竟然选择通敌卖国,敌国得到帮助后举兵来袭。

  宣墨辞和元义玄主动请缨到抵御外敌,宣墨辞其实也在借助这次机会建立自己的威信和势力。

  只有拥有最大的权利和最强的力量才能更好地保护重要的人。

  一晃三年过去了,两人也已经三年没见到颜牧,每月都有暗卫报告颜牧的情况,那也不足以慰藉思念之情。

  好不容易战争结束了,颜牧难道要在刚醒过来的时候又再次沉睡?

  宣墨辞抱起颜牧跑回房间,马上请太医过来。

  他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结果,所幸这次并无大碍,只是过于劳累所致,只要休息好了就可以。

  宣墨辞和元义玄又开始了在他身旁蹲守的日子。

  颜牧真正睡着的时间并不多,只是身体没办法醒来,灵魂却非常清醒,他偶尔还能听到身边人说的一两句话,感受到别人触碰他的身体,尤其这些人都特别喜欢摸他!的!脸!

  他真的好想醒过来看看是哪个痴汉,老摸他脸,磨蹭他的嘴唇,真的好想掀桌,好想打人啊!

  就在他感受着被日常摸脸时,突然感受到一片柔软附在他的嘴唇上,灵活的舌头伸进他的口中,纠缠着他,最后用力地吮吸后再又舔了舔他的唇,然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WWWWW.....WTF!

  这下子绝对不能忍!小爷的初吻啊!这本来是要留给未来老婆的!到底是哪个魂淡,居然敢趁他动不了占他便宜!等他醒来知道是谁,保证不打死他!

  顶多让他断子绝孙!

  占我便宜的魂淡,你别走啊,等着我!

  过了一会,又有人摸着他的脸,颜牧觉得,此刻就算眼皮万斤重,他也要把它撑开!

  就在这强烈的怨念之下,颜牧终于睁开眼看到眼前的人。

  “咦?欣儿妹妹...怎么是你?”

  world天!居然是元忆欣!不对不对,是她才好啊,为什么我会认为一定是蓝孩子亲的我,一定是被蠢0的小说带坏了。

  颜牧对自己认为亲自己的是男孩子的想法感到非常羞耻,总觉得自己哪里坏掉了,所以他没留意自己的问法有点问题。

  此时元忆欣也没注意那么多,今天她只是一时心烦,才跟着元义玄过来看看颜牧。颜牧一直都是她的良师益友,无论前世今生,都是,或许看着他,就能稍微排解心中烦闷。没想到这么赶巧,颜牧就在这时醒了过来。

  “颜大哥,你醒啦!太好了,来人啊,颜大哥醒了,快请太医。”

  “欣儿,我没事,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你哥呢?”

  元忆欣听到这话突然又想到自己在纠结的事情。

  这三年,她看清了很多事,也想开了很多事。

  正是因为心态的转变,她才发现自己哥哥喜欢,不,爱着颜牧,而宣墨辞...她依旧固执地认为不管他对颜牧是什么想法,都不能让他得逞,她有一种直觉,跟他在一起,颜牧绝对会受伤。

  或许,该找个机会好好跟颜牧说下这些事。

  元忆欣刚想开口,元义玄和颜父就已经走了进来。

  “牧儿,你终于醒了。好!好!好!”颜父声音有些哽咽,双眼也微红。

  “父亲,让您担心了。孩儿没事。”

  元义玄虽然也想跟颜牧说说话,看到颜父在场,也明白应该让他们父子单独相处先。于是他和元忆欣便先离开,打算改日再拜访。

  之后颜牧在府中又修养了一段时间,这段期间宣墨辞和元义玄也常常来看他,只是不知道是约好还是怎样,他们从来都不会碰到一起。

  颜牧也在这段期间了解到他昏迷的三年间发生的所有事。

  说真,刚听到他昏迷了三年的消息,真心吓得他小鱼干都掉了。

  在这段时间内是有战事发生的,他可是有着当军师的戏份啊!要帮男女主出谋划策,抵御外敌,顺便为他们的感情多牵线,这些重要的剧情居然都直接让他睡!过!去!了!

  通过跟下人闲聊,颜牧了解到打仗的时候也的确有一个很厉害的军师的存在,只是他很疑惑,这个军师的身份居然无人知晓,元义玄和宣墨辞更是三缄其口,完全不跟他说。

  这样反而让人更好奇了。

  但是这不是重点!有人顶了他的戏份,让剧情顺利进行就行了,现在所有人也都很安全,没有出现其他大问题。

  而唯一的问题是,元义玄和宣墨辞的感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ebhxdfjdvptymmukozhtveisutrrocjseq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