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我们中的任何人都有关系,因为那些人就是要拿下我们,但是背后主使绝对不可能是六殿下。”

  “哥,你不懂...你不懂!”元忆欣多想告诉他前世的事情,但是她不能,也不会有人相信,甚至可能觉得她是失心疯吧。

  “欣儿,阿牧会变成这样,我们都不想...”元义玄眼中满是伤痛,“如果不是为了我,他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如果阿牧有个三长两短,我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

  “够了!”

  元父从元忆欣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就到赶到现场,所以他也目睹了她放狠话的过程。

  别人看到她这个气势的时候,可能只会觉得她气场过强,让人心生畏惧,但作为真正上过战场的将军,他看到的是只有战士才有的煞气以及说杀人的瞬间她释放的杀气。

  她是真的动了杀心!

  元父复杂地看着眼前三人。

  六皇子和义玄,就算担心挚友,但这态度是不是过了...尤其是义玄...

  而忆欣……竟然有这样的气势,也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六殿下,小女一时冲动,说的话都是气话,冒犯了殿下,请您别放在心上。”

  “将军请放心,我理解的,接下来我还有在您府上叨唠一阵子,这些俗礼就免了,我是义玄的友人,您把我当成一般小辈就行。”

  “是,殿下。那我先带小女下去了。”

  元忆欣狠狠刮了宣墨辞一眼后才跟上元父的脚步,现在她要想的是怎么向元父解释自己身上的问题了。

  这场闹剧算是不咸不淡地结束了。

  *

  此时的颜牧,其实正以灵魂状态在他们头上用上帝视角观看了整个过程。

  他在原本晕过去之后就在脑海中跟蠢0打商量。

  他使用过的时间加速功能在这里不能用,因为这次意外在剧情外,000也不知道多久才能醒,没办法设置时间。

  后来还是在颜牧的不断追问下,才找出另一个相似功能——时间跳跃功能,这个能根据设定条件直接跃到一个另一个时间。

  他也决定用这个跳跃到身体修复完的时间。

  但他实在担心那两个小孩还有颜父,如果直接跳跃,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就无法知道了。

  000在颜牧又提出有没有能感知外界的方法的问题后才跑去查了一些资料,居然让他发现还真有一个方法。

  【在任务身体受损需要修复期间,为了让任务者更好了解事剧情进展,特意研发出来的利器——灵魂出窍!需要注意的是,魂体跟身体距离不能太远,否则……】

  〔行行行,别卖弄了,这些我懂...前两天你看的那本小说里面不就有这个吗?你看小说里的系统都不用宿主问,它们辣么主动提供最好的帮助,你再看看你→_→嫌弃...〕

  【嘿嘿嘿...我这不是忘了吗?那我们把这个功能设为主动触发,以后就都OK了。】

  〔好。〕

  于是颜牧暂时过起阿飘的生活。

  于是他也有幸围观了这场似乎是因为他而起的纠纷。

  只是这场纠纷让他完全摸不着头脑,全程跟000一起进行着对阵懵逼。

  代替原剧情女配元图欣身份的元忆欣,没有交接女配工作——给女主添堵,企图勾搭男主就算了,为何还连一言都没有就不合,竟然敢直接动手!

  〔难道这是新型的勾搭技巧?涨姿势了⊙_⊙〕作死为哪般?

  【但...但是看着不像啊,那眼神那气势,果然刚刚那是杀气吧!绝对是吧!】

  #女配你这样很容易被导演喊卡的!#

  〔还是说...她喜欢的人是我?所以看到我受伤才会这么生气...〕

  【……】还真有可能。

  〔不对,她刚刚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再害死”,我明明没死过⊙_⊙〕

  000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弱弱开口。

  【口误?】

  牧云非常不走心地哦了一声,决定再也不指望000能给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颜牧平时不关注身边琐事,人也比较单纯,傻甜傻甜的,但只要他想问题时思考方向找对了,他的逻辑思维和推理能力还是能帮他捋清事情条理的。

  所以此时的他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某个看似不可能的可能。

  〔000,这个世界从我遇到女主开始就有崩了的趋向,看到元忆欣之后似乎更加在崩的道路上狂奔不复返,你说……〕牧云略纠结地说出自己的猜测,〔会不会元忆欣不是此方世界的人?〕

  【⊙_⊙穿越?夺舍?要不...我们试探一下她?】

  〔你没办法检测出来?〕

  【额...我...我等级太低。要是你任务完成得好,作为助手的我也能获得奖励,累积能量够多我才能升级...】000越说越小声【明明任务辣么简单...不明白为什么还被投诉...】

  〔……〕好,让我们跳过这个话题。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默契地转移话题,商量好去围观元忆欣怎么向元将军解释。

  看着屋里陷入自己思绪中的两人,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或许什么都不用想就好,本来就注定要离开……

  *

  牧云以阿飘的状态生活了一个月后就腻了,直接开启时间跳跃,到苏醒的时间。

  他醒来后本来想起身,却发现呼吸很不畅,浑身疼痛无力。

  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习惯了阿飘轻盈舒适的状态,实在难以重新接受这个病痛的身体。

  更何况现在的知觉已经回归,之前死命折腾欠下的债,现在要自己来尝了...

  他依旧顽强地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看来自家老爹把自己带回来了。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现在房间里也没有人,不如自己出去看看。

  说干就干,颜牧活动活动关节,揉了揉肌肉,发现身体并不僵硬,可见要么自己睡的时间不长,要么就是被照顾得很好。

  他披上放在一旁的披风后就颤颤巍巍地扶着墙走出了房间。

  走在路上他发现府里的人都不不知去哪里了,颜父知道颜牧是路痴(没错,这是个连在自己家都能迷路的人),所以在府内特定地点都会安排一些人,就是为了给颜牧带路的,但这次居然走了这么一段路都没遇到人,不禁让人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他兜兜转转地走了好一会,还是没有见到人,此时他已经很累了,旧病初愈,身体还是非常虚弱,但他又不知道自己房间在哪里,他有点后悔自己这么直接跑出来了。

  既然找不到路,那就就地先休息吧。

  颜牧直接在长廊上,背靠栏杆闭目养神起来,因为实在很累,没多久他就迷迷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