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觉,他还是觉得自己头晕,害羞的。他以前专注于事业,每天都在琢磨剧本,琢磨演技,除了在读书时交过一个女朋友,但是连手都没拉过就分了之外,没有跟任何女孩子交往过,现在一上来就进行脱衣服这么刺激的事,说实在,他好方。

  颜牧鼓起勇气,坐到他身后拉下衣服,把他后背上的刀□□时他也只是轻哼了一下,并没有醒过来,之后颜牧给他上了药,撕下衣服给他包扎。

  终于弄好元义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之后,颜牧已经满头大汗了。

  他看着元义玄,眼神略纠结,因为刚刚包扎时要绕过胸前,他发现,女主胸好平!真的好平!说她是男的,他都相信!

  颜牧不由得想到宣墨辞,他是几时知道元义玄是女的呢?还是当初以为她是男的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他了?

  这样,元忆欣的话好像就能理解了。

  他认为他们之间是兄弟情,元忆欣说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如果...宣墨辞喜欢男的,那...

  颜牧不敢再想下去,他努力告诉自己别想太多,这些都是想象而已。

  元忆欣恐怕永远不会想到颜牧会把她的话想歪了,还偏偏又歪打正着,猜中宣墨辞真正的想法,可惜颜牧自己不愿意相信。

  *

  颜牧相信皇帝还有大将军都会派人来找他们的,大概今天就能找到他们了吧。

  他默默擦掉嘴角的血,想着要是人再不来他跟元义玄就要挂在这里了。

  就算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伤害还是存在的,超过身体负荷的时候,他也没办法再怎么做了,看他现在的吐血量,他觉得快到极限了吧。

  还没等来救兵,元义玄却悠悠转醒了。

  元义玄挣扎着睁开眼睛,眼前还一片模糊就开始喊着颜牧的名字,语气很虚弱但也听得出其中的焦急。

  颜牧赶紧过去安抚他的情绪。

  “义玄,你醒了,感觉怎样?”

  “阿牧...太好了!”抱住颜牧“还好你没事。”

  “嗯,我没事,小辞应该就快找到我们了。”颜牧轻拍元义玄的背。

  元义玄整理好情绪,放开颜牧,刚想跟颜牧了解他昏迷期间的事情,颜牧突然咳起来。

  越咳越严重,元义玄慌张地要给颜牧顺气,去看到他咳出了血,最后直接瘫软在地上,一抽一抽吐血。

  “阿牧!你怎么了?你不会有事的!”他颤抖着将颜牧抱在怀中,手不停地给擦着颜牧的嘴角,似乎希望这样能阻止颜牧不停向外吐得血。

  “咳...没事,别担心...”说着颜牧感到眼前渐渐变得模糊,想再安慰元义玄,但已经没办法出声。

  已经到极限了啊。

  颜牧慢慢闭上眼睛。

  宣墨辞来到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

  “牧哥哥!”他惊骇地跑过去。

  “牧哥哥...醒醒!快醒醒看看我啊牧哥哥!”宣墨辞看着眼睛紧闭的颜牧,机械地重复着“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他推开元义玄,抱起颜牧。

  “牧哥哥...坚持住!不会有事的!”他自己脚上的伤又裂开了,最后是赶到的大将军不忍心看下去把他打晕之后才把他们三人带回府中。

  

☆、古代(八)

  三年后。

  宣墨辞坐在军营主位上擦拭着随身的宝剑,边听着暗卫报告颜牧的情况。

  听到颜牧情况好转的消息,冷峻的脸色总算有所和缓,随之思绪也不由自主地游离开来。

  三年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在大将军把三人带回去后,颜牧几乎已经完全停止了呼吸,元将军和颜太傅进宫向皇帝求旨,皇帝才下旨让所有太医尽全力救治

  就算已经没了意识,身体的反应却还在。

  颜牧躺在床上,仍然时不时地咳血。

  如此濒危的状态,整个太医院也经过半个月的不断救治,才终于让颜牧反复的状态稳定下来,终于把他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但是也仅仅是活着,并不能醒过来。

  按照太医的说法,颜牧本身身体虚弱,落水后就已经得了风寒,之后更是不眠不休照顾昏迷不醒的元义玄,导致他病情加重,伤及肺腑,劳心劳力,饥寒交迫,让他身体内部器官都收到很大伤害,才会吐血不止。

  至于以后能不能醒过来,也只能看天意了。

  反而是元义玄,受的都是外伤,只是失血过多才会晕厥不行,但有颜牧的照顾,其实并无大碍。

  颜牧被抢救的那段期间,宣墨辞和元义玄几乎每日都在外间等待着,日日夜夜无法安睡,他们害怕当他们在睡梦中的时候,颜牧就悄无声息地永远离开人世。

  其实就算他们想休息,也无法睡着,。

  每当他们闭上眼,眼前就会浮现出颜牧不断痛苦地咳血的模样,血染红了颜牧的衣领,与那苍白的脸形成强烈的对比,随之,满世界就只剩下刺眼的红。

  显然,河滩上这的一幕已经成为俩人无法逃离的梦魇。

  两人守在颜牧身边,看着颜牧的容颜,听着他微弱的呼吸声,才能得到一丝宽慰。

  大将军和颜太傅原本还试图劝他们休息,后来看到两人的状态后还是放弃了。

  这样至少能让他们安心些许。

  而整件事中,最让所有人惊讶的事是元忆欣知道发生意外后的反应。

  平时最是冷静自持的她,竟直接跑到宣墨辞面前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得呆愣在原地,她周身弥漫着一股煞气,让人完全想象不到这是一个刚及笄,几乎从没经历过什么事的小姑娘。

  “这件事绝对跟你有关系!或者说就是你对吧!是不是你自导自演这出戏!看看,所有人就你受伤最轻!呵...你还想再害死颜大哥一次吗?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她狠厉的眼神和语气中包含的坚决,让人无法不相信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宣墨辞不明白为什么元忆欣会认为自己要害颜牧,他爱颜牧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害他!他怎么舍得伤害他...

  但是...

  宣墨辞低下头,把自己的脸藏在阴影里。他恨幕后黑手,恨上天不公,但他最恨的是自己。

  “是我害了他...是我邀请他出去,如果我没有叫他出去,如果我带上护卫,如果我武艺再好一点...牧哥哥就不会受伤了...”

  “你别在这里假惺惺!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我心知肚明!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哥和颜大哥远一点,否则,我绝对会杀了你!”

  元义玄看到自家妹妹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还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心中充满困惑。

  但此时最重要的还是劝说妹妹。

  “欣儿!你逾越了!

  这件事可能跟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cjgfjsnroygdkhsuwndhmtjpcqwvrnztxg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