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6

天下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接着各大媒体、各大网站上开始掀起了仰奇大神与深渊盗者各种‘爱恨缠绵’、各种‘相爱相杀’的版本,真可谓是层出不穷啊!但是不管是哪个版本,主角只有仰奇大神和深渊盗者两个,完全没有咱冉泽谦什么事!

    而由始至终导致事件进一步热化的原因是,作为当事人的两位主角竟然都没有出来辟谣?(吴言正在‘闭关’,两耳不闻窗外事,其他人就是想告诉他也联系不上他啊!至于仰奇大神嘛...)

    于是本来不相信的人开始摇摆了,而本来就有些相信的人开始坚信了,本来就坚信的人...擦,流鼻血了,有木有?!

    于是作为正宫的某人坐不住了,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故意为之,但某人还是不淡定的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你是故意的!”开口便是充满怨气的话语。

    “嗯哼,如果我说我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的,你相信吗?”话筒里传来的是仰奇大神那有些慵懒的声音。

    冉泽谦坚定的回道,“我不信。”他太了解对方的恶趣味了,即使这件事不是他安排的,但是对方肯定也默许了,指不定现在正在偷笑呢?!

    “那还真巧,我也不信呢!”仰奇毫不在意的笑出了声,微微眯起的眼睛里乏着淡淡的笑意,更多的是打趣,更像是一个贪玩的小朋友发现了新的玩具一样,那种欣喜。

    冉泽谦颇为头疼的说道,“适可而止。”

    仰奇不以为意的道,“嗯哼,小谦,打算怎么办呢?”

版权所有:q7BxmtQ7eOb御宅屋

  ☆、第77章 《生化危机》首映礼

版权所有:diX7xlLURFFOEV御宅屋

8月1日《生化危机》如期举行首映礼,作为编剧的吴言本该是不可缺席的存在,可他缺席了。

    红地毯上久久不见吴言的身影,就在众多媒体争相猜测的时候,后台的刁欣按耐不住再次联系吴言,“吴言,你真的不打算参加吗,”

    “嗯,不打算去了,”此时吴言的双手依然忙碌的敲打着键盘,颇有几分风魔的状态。

    “这可是你第一部电影啊,,”刁欣依然希望能够动摇吴言的决心,“人生的第一次尤为珍贵,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刁欣决定再接再厉,“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啊,亲!”

    “嗯,我知道。”所以,才不想让自己后悔,想把第一次留给自己真正的电影。

    “你知不知道今天来了多少记者和观众。”虚荣心诱惑,“他们都是为你而来的哦!”

    吴言淡定反驳,“他们是为了电影而来,我最多是配角,绝不是主角。”

    “仰奇大神也在哦,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我也喜欢你啊!”码字中的吴言本能的回复。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突然从联络器的那头传了过来,“亲爱的言,你刚刚说什么?”

    完全还未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某人还傻乎乎的重复道,“我也喜欢你啊!”

    惊觉过来的刁欣顿时发出可怕的尖叫声,“啊~~”

    “你什么时候出现我背后的?”

    冉泽谦突然诡异的出现在刁欣的背后,而又时机这么不恰巧的正好听到最后的两句话,于是,某人悲剧了。

    “吴言,我被你害死了~~”

    刁欣那悲惨的尖叫声,让吴言从码字的大海中漂浮了回来,顿时感觉情况不对,立刻讨好的开始解释,“我刚刚说我喜欢刁欣来着,但是我们之间没什么的。”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冉泽谦的脸色越发难看,背后一片黑雾,仿佛还能感觉到寒风阵阵。

    泪奔掩面,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原来吴言还这般呆萌,刁欣突然有种明年就是自己忌日的悲怆感。

    刁欣举起右手,手心面对冉泽谦,郑重的发誓,“冉大人,您听我解释,事情绝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吴言之前是清白的。”

    “我知道,”冉泽谦突然很是邪魅的一笑,“赫尔曼那边出了点小事情,可以麻烦你帮我处理下吗?”

    “当然...可以。”刁欣熊躯一震,僵硬的扯着嘴角,冉大人笑的好可怕啊啊!!!

    “还好,那么这阵子就先麻烦你招待她了。”冉泽谦说完,很是霸气的拿走对方的通讯设备,回他的小后台慢慢和某人‘谈心谈心’。

    图留下欲哭无泪的刁欣恨不得自插双刀,赔掉一个刚买的联络器不是重点,重点是那赫尔曼分明是冉泽谦的爱慕者,而且大小姐脾气,高傲、骄纵、任性。偏偏人家是全世界知名的女影星,偏偏她还是《生化危机》的女主角,偏偏她必须要哄好这个傲娇女,这是为什么啊啊啊!!!

    让我们为悲催的刁欣默哀三秒,为即将更悲催的吴言默哀1分钟!

    联络器的另一头,吴言已经可以预见刁欣那悲惨的命运,同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担忧。

    自从网络上爆发他和仰奇大神在一起的言论,并且以锐不可当的趋势向全球蔓延的时候。冉泽谦虽然没有在吴言面前抱怨过任何,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在他还未察觉时悄然处理好了。但他知道对方是介意的,是不满,也...是不安的。

    也许对于冉泽谦来说,吴言答应他的追求让幸福来得太突然,所以有些措手不及。可仰奇大神的事情如同一盆冷水浇散了他起伏不定的心情,冷静下来后的他,对于吴言的突然松口,隐隐有些猜测。而随后的相处也让他不断的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高傲如冉泽谦,又岂会接受对方如同施舍般的感情?可,盟牌茨岩愿钌帷

    久久的,冉泽谦才缓缓的道,“你确定不来吗?”语气里包含着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期待。

    但是吴言听出来了,“你希望我出现?”

    “我尊重你的意思。”冉泽谦是这样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冉泽谦莫名的让吴言感到心疼,“你来接我。”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必须为另一个人付出的道理,即使付出的那个人是心甘情愿的,接受的那个人也不能认为他这样做就是理所当然。

    冉泽谦用这样让人感动到心痛的方法成功的进驻到吴言的心底,只是一直自喻直男的他不愿意承认。

    温水煮青蛙的招式虽然老土,但对吴言,意外的有效。

    半个小时后

    冉泽谦霸道的牵着吴言的手,出现在首映式的红地毯。同款的一黑一白西服犹如情侣装一般,时不时相视一笑,面对众人举止优雅、从容,不时还会挥手和大家打招呼。

    顿时现场灯光闪闪,直播摄像机直接给他们紧握的双手一个强有力的特写,立刻全世界的人们一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