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

页输入自己的名字时就能接收到各种各样的言论时,任何人都会从最初的震惊不淡定到现在的淡定从容。

    记者会的吴言一时脑热之后虽然有些后悔过于冲动,但是心底未免不曾有种终于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感觉。一直以来,周围的人,不管是读者也好,朋友也罢,每个人都潜意识的给吴言灌输一种观念,那就是深渊盗者不如他仰奇大神。虽然事实也说明,目前的深渊盗者的确不如他仰奇大神,但是作为穿越人士的骄傲或者是说对前世的骄傲让吴言撇嘴不愿承认自己不如对方。

    不仅如此,吴言的脑海里时常忍不住串出这样那样的想法。你丫的,老子前世的祖国好歹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别的不说,光是这个历史压都能压死那个什么仰奇大神的了。他现在暂时赢不了仰奇大神,不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时间不够机会不够。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来发展,你丫的,老子一定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四大名著,什么叫做世界十大名著。嗯哼,到时候,仰奇大神算个毛。

    好吧,撇开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实际上是吴言对某人有些各种羡慕嫉妒恨了。摊手,没办法,谁让人性的劣根性子中有个可悲的攀比心理呢?

    就算吴言最初本意不曾在意过这个,但是每天耳濡目染甚至一直被人这么对比着,而且大家还左一句右一句或直白或暗喻的表示他不如对方,就是个神仙也会不爽的。吴言很无赖的承认他是小人心理。虽然他不使小人手段,但是某些不满还是‘发泄’出来的好。

    因而虽然吴言对外表示对自己的一时口快有些懊恼,并多次表示自己没有要挑衅仰奇大神的意思。但是内心底还是嘻嘻偷笑的,让你们这些家伙看不起他。以为他好脾气就可以随便欺负了是吧?那老子就拿出‘大神’的气度好好嚣张一把。

    所以,和众人预估的不同,发泄之后的吴言心情舒畅反而更加认真的投入的新小说的码字工作中,一边心安理得的吃着夏家姑侄为他精心烹饪的补品,一点也没有外界猜测的各种担忧的寝食难安的状况发生。更甚至吴言的码字的频率速度不为人知的再创新高。

    作为贴心男友的冉同志,自然不会忽略要安慰心灵受到‘打击创伤’的小吴同志。于是某人很无耻的借着安慰的名义,成功的入侵了吴言的家里,成为了一名暂时性住户。虽然周期只有短短的一周,但是懂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小冉同志毫不在意的借此进行亲密的‘安慰’活动。

    “言,网络上的言论有些控制不住了,公司的意思是,不妨趁着最近情况还能控制的住,出国散散心吧!”冉泽谦很自然的将吴言攘进怀里亲密的说道。如果能够撇开他那不规矩的手脚的话,但听语气仿佛一本正经的样子。

    吴言想也不想的就回问道,“出国?那宝宝怎么办?”右手毫不犹豫的拍掉某人得寸进尺的手。

    “你不是之前曾经说过,想要前往欧洲等地旅游顺便找些小说的灵感吗?”冉泽谦毫不在意自己被打痛了的左手,依然浑然不自知般得继续他的探索工作,“我帮你申请了一下,所以可以免费的公费旅游哦!错过了这次机会,就不知道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免费’两字一出,吴言顿时眼睛一亮,前世带来的习惯,即使自己现在已经衣食无忧了,但是贪小便宜的心理还是没有扭转过来。他还没有免费公费出游过呢!自己花钱的,和免费的,就心理感觉而言那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而且你不是刚打算让宝宝寄宿培养锻炼他的独立能力吗?如果你在家的话,最后你一定又会不忍心的改变主意的。”冉泽谦义正言辞完全一副为吴言忧心的语气,“就算是为了宝宝,你也该答应啊!”

    此话一出,顿时秒杀吴言。于是在冉泽谦又数落了公费旅游的许多好处引诱某个上当不自知的人儿之后,吴言最后自以为占到便宜暗自窃喜的‘勉强’同意了冉泽谦的计划。

    望天~~~至于吴言最后到底是占没占到便宜,也许只能等到公费旅游结束之后才知道了。反正可以知道的是,三天后,某人屁颠屁颠的随着冉泽谦登上了飞往M国的飞机。鉴于这次旅游具有临时性,所以最终旅游人数定为2人。

    所以作为火爆全国乃至全世界娱乐新闻头版头条漩涡中心主角人物的吴言,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秘密的前往M国开始了他的欧洲之旅。令所有网友读者以及娱乐发烧友们自然也就不知道在他们眼中,从报道以来一直用着平和的态度面对所有攻击以及支持的深渊盗者,此时也许正在欧洲的某个街头吃着当地的特殊美食。所以,人家不是淡定平和,而是压根没注意到他们的话语。

    要知道,无论哪个年头,旅游都是一件挺累的事情,更何况已经被各种美味所占据所有心灵的吴言还能分出一点时间来码字更新就已经不错了。留言评论什么的,大概回回也就是了。生气发火什么的,还是算了,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去下一站呢!!!

    ----------------------------------------------------------------------

    “实在是太嚣张了,仰奇先生,这个深渊盗者是完全不把您放在眼底,竟然敢这么大言不惭。”说话的男人语气十分愤慨,神情激动。

    旁边另外一位体型可谓是‘雍容华贵’的男子立马谄媚的附和道,“就是就是,仰奇大神、寇总经理,你们放心,我们和多家媒体报社已经联系过了,我保证让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申明道歉的。”

    “仰奇,你怎么看?”众人口中的寇总经理随意的倚靠在沙发上向着背对着众人的男子询问道。

    “不论看多少次,落日的黄昏还是那么迷人。” 一直背对着众人的仰奇大神终于在众人注目下缓缓转过身子,因为背光的原因所以看不清他的容颜,唯一能够隐约看到的便是他嘴角挂着他的迷人浅笑,“深渊盗者?呵呵~~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

    如果吴言在这里的话一定发现不出,这个飘着尾音的声音与演讲台上时而风趣幽默时而又慷慨激扬的声音对等起来。深紫色的西服套装穿着他身上却有一种洒脱放荡气息,衬衫的扣子三三两两的扣子透着一种随意洒脱的气质,与演讲台上那个穿着整洁干净如同一个博学的学者的人完全无法对等起来,那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可能是因为正对着阳光的缘故,寇总经理望着仰奇的双眼不自觉的眯了起来,视线有些模模糊糊让人看不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