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

就知道会这样,在靳歆言瞪她一眼后,才低头乐呵呵的看着靳晨弦夸到,

  “嗯,晨弦真乖,晚上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酱香排骨!”

  “那是,妈咪天天欺负你,让你帮她背包,我就不忍心再欺负你了。”

  说完就挣脱两个妈妈的手,背着她硕大的书包,跑到前边和别的小朋友逗狗玩去了。靳歆言看着靳晨弦像个脱了缰绳的小野马似的跑的飞快翻个白眼,养个小白眼狼,许晓寒把手里的东西在靳歆言面前扬了扬,歪着头,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要不要帮忙?”

  靳歆言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许晓寒肯定乐的嘴都要洌到耳朵根子了,她才懒得理她,丢给她一句,

  “你等晨弦长大了帮你吧。”

  就头也不回的去追女儿了,许晓寒看着如此傲娇的靳总裁,摇摇头,朝着她娘俩走去。

  回到家靳晨弦回自己的小卧室写作业,许晓寒把买的一大堆食材分门别类的放到冰箱里,刚关上冰箱门,还没来得及转过身来,一具温软的身体就随之附上来,许晓寒转过身来,看着熟悉无比的容颜,低头循着她的唇线,亲了亲她的唇角,然后松开她,定定的看着她,

  “怎么了?”

  靳歆言摇摇头,纤细的胳膊自许晓寒的腋下穿过,攀上对方的不算宽阔的肩膀,然后慢慢地滑落最终软软的搭在许晓寒的腰上,靳歆言卸下一身的疲惫,静静地依偎在爱人的怀里,许晓寒还穿着制服,略硬的质感却是那样的熟悉,熟悉到令人心安。

  两人静静地抱了一会儿,许晓寒去厨房做饭,靳歆言洗了澡,打开电视看财经频道,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可是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却都感到满足和快乐。自从许晓寒转了民事以后,工作时间比以前固定很多,也不出差了,每天能按时上班下班,接送女儿上下学,最主要的是工作没那么危险了,她不用每天提着心和她过日子。靳歆言听着偶尔从厨房传来的许晓寒哼的不成调的曲子,看着靳晨弦趴在书桌上小小的身影,幸福的感觉溢满心口,这两个人是她放在心尖上的人,能安安稳稳的陪在她身边比什么都好。

  吃过饭,许晓寒给靳歆言温了一杯牛奶,拿到书房,见靳歆言正在打电话,就站在一边等着,看靳歆言挂了电话,才把牛奶递给她,

  “还有很多要忙么?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已经弄完了。”

  “哦,那我帮你把文件都收起来了?”

  靳歆言喝了一口牛奶说,

  “嗯,才刚你爷爷打电话给我。”

  许晓寒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看靳歆言问,

  “说什么了?”

  靳歆言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别紧张,

  “没说什么,只是说他想晨弦了,让我们有时间带孩子回去一趟。”

  许晓寒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半天才眨眨眼,

  “就这些?”

  靳歆言看许晓寒的懵懂迷糊样子觉得可爱,凑上去亲了一口,才说,

  “就这些!”

  “爷爷不是不同意我们……”

  还没等她说完靳歆言就打断她,眯着眼睛问,

  “不同意什么……”

  许晓寒看她表情,恍然,然后是满满的喜悦,

  “你怎么说通爷爷的?”

  “本山人自有妙计。”

  “嘿嘿,媳妇你真能干!”

  “另外,你爷爷说许诺以后就留在他们身边了,不往我们这送了,省的他想小诺的时候还得像见晨弦一样,费劲儿!”

  “呃……”许晓寒完全能想象出她爷爷说这话时咬牙切齿的样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答应了?”

  “没有,我才不像你,什么事都自己做决定!”

  “那你怎么说的?”

  “我就说要和你商量商量。”

  “那我们问问小诺吧。”

  “嗯,你问问她吧。”

  两个人回卧室躺下,关了灯,黑暗里许晓寒声音软软的,呢喃着靳歆言的名字,反复的叫,

  “靳歆言。”

  “嗯?”

  “靳歆言。”

  “嗯?”

  “有时间我们一起去意大利吧。”

  “去干吗?”

  “你说呢?”

  “好。”

  一个月后,意大利弗洛罗萨大教堂,迎着新生的太阳,六个风格迥异的东方女人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纪芙姚的温婉大方,温韵的高挑秀美,靳歆亦的俏皮可爱,张扬的娴静优雅,靳歆言的高贵端庄,许晓寒的帅气逼人,她们站在神圣的教堂面前,面带幸福的微笑,与自己的爱人十指相扣,许下一生的誓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靳歆言看着许晓寒笑,许晓寒感受到靳歆言的注释,眼睛依然望着眼前雄伟庄严的建筑,握着靳歆言的手却加重了力道,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和雨,你还在,我还在,心从不曾离去,真好!

  靳歆言和许晓寒的婚礼仪式传统简单,却透着低调的奢华,张扬、靳歆亦、纪芙姚、温韵是她们婚礼的见证人,许晓寒看着靳歆言身着一袭繁复奢华的纯白婚纱,一如雪峰上不染一丝杂质的白皑皑的雪,向着她款款而来,顾盼间摇曳生姿,同靳歆言一样许晓寒也是身着一袭纯白婚纱,不同的是许晓寒的婚纱设计简单而精致,两人越走越近,靳歆言在距离许晓寒还有两步之遥的位置站定,向许晓寒伸出手,许晓寒看得有点痴,仿佛没看到靳歆言伸出的手,张扬在她旁边叫她好几声,她都没反应,靳歆言僵着胳膊,悠悠开口,

  “许警官?”

  “嗯?”

  “欠揍了?”

  许晓寒如梦初醒,看着眼前美丽的新娘,恍如隔世,从两人相遇、相恋、相知、相爱,一幕幕如白驹过隙,确是那么真实的存在,继而笑盈盈的回答靳歆言的话,

  “嗯,欠揍的许警官。”

  靳歆言莞尔,许晓寒无比庄重地接过靳歆言递过来的手,搭在自己的胳膊上,她们都知道,这一握便是白头。

  完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