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

  “还有,这件衣服以后都不许再给晨弦穿,看着别扭。”

  “……”嘎嘎嘎,又一群乌鸦飞过。

  这叫不生气么?许晓寒无力的望着天花板……叹气。

  靳氏大厦顶楼,靳总裁正在和一群黄头发的外国人洽谈新楼盘开发的事情,两方人马就双方利益争论的热火朝天,吐沫横飞,显得异常激动,倒是靳歆言闲闲的靠在价格昂贵的老板椅上观战,玩着一支钢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终于等到大家把目光都投向靳歆言的时候,靳歆言才坐直身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争得面红耳赤的一帮人,白皙修长的手拿起原本放在桌子上却从未打开的文件,轻启朱唇,

  “就双方利益问题靳氏已经在计划书里阐明的十分清楚了,计划书我们靳氏也早就已经给贵公司高层过目了,我认为贵公司既然来这里谈合作,就已经把我们开出条件看的很清楚了,甚至可以说是研究的很透彻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我误会了,既然这样,我只能很遗憾的期待我们下次合作了。”

  靳歆言的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靳氏的人高兴在心里,脸上却全是靳歆言式的惋惜,对方的人努力的笑在脸上,心里却高兴不起来,靳氏给出的条件确实很丰厚,他们也做了市场调查,前景不可限量。但是他们还是想再努力一下,毕竟他们公司的业绩在界内也是数一数二的,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留余地的拒绝。最后对方最高代表站起来,朝靳歆言竖起大拇指,

  “靳总裁,果然名不虚传,就按靳总的要求办,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靳歆言也站起身,与对方握了握手,应承的笑着说,

  “过奖了,合作愉快。”

  待把对方送出公司,一看表已经快中午了,回到办公室,刚想打个电话给许晓寒,没想到电话却意外的自个想了起来,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是一个陌生号码,略一想就接了起来,

  “喂?”

  “是靳总么?”听筒里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

  “是,你是哪位?”靳歆言边说边往办公桌后边的椅子走。

  对方略一停顿,继而听筒里清晰的传来了一句,

  “我是纪芙姚。”

  “……”靳歆言往前走的脚步,因为这句话被硬生生的停住。

  见靳歆言不说话,对方很是肯定的又说了一句,

  “看来小寒和你提起过我。”,

  靳歆言听了对方的话,脚步继续,听不出情绪的又问一句,

  “纪小姐,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想知道靳总的电话不难的,靳总很出名。”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么?”靳歆言坐在椅子上,语气平静,一手举着电话。一手随意的点着桌子,只是点桌子的手失去了以往的节奏。

  “我想见见你,可以么?”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不知道怎么写了,没思路,很久没更对不起大家了,大家就盼我哪天文思泉涌,一口气结文吧!!这是半章内容哪天补上另半章,大家也可以给我点意见。

版权所有:AVxdfSBao6yr御宅屋

  ☆、第 49 章

版权所有:UXpxQHfjWxOb1T御宅屋

  第49 章

  靳歆言和纪芙姚两人约在一家咖啡店,靳歆言到得时候,纪芙姚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靳歆言走到位子旁,坐到纪芙姚对面的椅子上,略微抱歉的说,

  “不好意思,来晚了。”

  “没有,靳小姐很准时,是我来早了。”说着纪芙姚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不知道靳小姐喜欢喝什么,我就擅自做主给您点了一杯清咖,许晓寒喝不惯苦,从小就特别讨厌吃药,却极喜欢清咖,您尝尝?”

  靳歆言认真的听纪芙姚说完,淡淡一笑,

  “我确实不怎么喝清咖,偶尔尝尝也不错。”

  说着端起手边的杯子,轻呷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作了评价,

  “嗯,清香淡苦,回味无穷。”

  靳歆言看了看正微笑看着自己的纪芙姚,又加了一句,

  “没想到许晓寒还有这品味,以前倒是我忽略了。”

  “呵呵,靳小姐很幽默,没有我想象的严肃。”

  “纪小姐,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的?”

  纪芙姚没说话,舀了一勺糖放到杯子里,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待糖与咖啡充分溶解后,才抬头看着靳歆言说,

  “嗯,怎么说呢,工作中雷厉风行?感情中霸道洁癖?”

  “……”

  “你别介意啊,这是我从和许晓寒为数不多的谈话里,自己总结的,可能不准确。”

  “不,很准确,我想许晓寒眼中的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样子。”靳歆言勉强一笑,“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纪芙姚直直的看着靳歆言,无比认真的说,

  “帮你解开一些心结。”

  “哦?”

  “我知道你和许晓寒的心结在哪里,因为那也是我和她的分手的原因,许晓寒喜欢她的工作,非常喜欢,而我们却极不喜欢,你希望她时刻在你身边,你一伸手就能够到她,我曾经也和你一样,想把她牢牢地栓在身边,放到最安全的地方,可是爱情不是她生活的全部,有时候爱人之间的关系,就像我们手里的流沙,我们越是用力的想留住她,她反而溜走的越快。当初我就是不能理解她,逼她做选择,结果错过了她,这是我一生的遗憾,我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还有我和小寒现在只是姐妹,你不用吃我的醋。”

  靳歆言像是在回味她的话,好半天没有说话,又思量斟酌好久,才听到她问,

  “你后悔曾经的选择么?”

  纪芙姚有些恍惚,回过神来,笑的有些苦涩,

  “只能说曾经很后悔吧。”

  “曾经?”

  “对,曾经,因为转角之后的我们都遇到了能与之相携一生的人,我和小寒现在应该做的是珍惜身边的人,而不是缅怀过去。”

  靳歆言看着眼前坦坦荡荡的纪芙姚,她的豁达令自己钦佩,如果换做是她,她做不到她那样,可是,从她的话语中靳歆言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了纪芙姚豁达之外的遗憾和惋惜,忽然间靳歆言觉得她还是嫉妒眼前如此聪慧、透明的女子与自己最爱的人有过那样一段至真至美的爱情,却不再抵触面前的女子了,靳歆言抬眉认真的看着纪芙姚真诚的说了一句,

  “谢谢你,还有祝福你和她。”

  “ 嗯,这声谢和祝福我收了,咖啡凉了,我们走吧。”

  “好。”

  两人起身出了咖啡店,才发现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隔着细密朦胧的雨帘,两人几乎同时看到几步之外的许晓寒和温韵,两人皆是一身笔挺的警服,撑着伞站笔直的站在雨里。靳歆言和纪芙姚两人侧过头相似一笑,各自朝着各自的爱人走去,许晓寒看着纪芙姚和温韵的车子,一直到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