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

”许晓寒和张扬异口同声的说。说完两人就后悔了,这不往枪口上撞么,两人话一出口,不仅靳歆亦黑了脸,靳歆言也脸色铁青,

  “许晓寒,你也认识赵妍?”靳歆亦惊讶。

  “呵呵,”许晓寒瞥一眼靳歆言干笑两声,这不明摆着呢么?还问!这叫什么事?张扬没帮成,自己倒搭进去了。得了帮人帮到底,

  “小亦,赵妍有男朋友,在国外,两人在一起好多年了,而且爱得很深,不会看上你家张扬的,你放心好了。”

  “真的?”靳歆亦看看许晓寒又看看靳歆言,“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们很熟?”

  “千真万确!别的你就别问了。”

  “小亦,别生气了,行么?”张扬说。

  “哼,回家再和你算账!姐,我们先走了。”说完拉着还愣神的张扬走了。

  许晓寒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靳歆言,叹口气,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们关系有这么好?”

  “我是警察,查她案子的时候就知道了。”

  “她人很好?”

  “没你好。”

  靳歆言沉默,许晓寒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

  “好了,别不高兴了,我还没吃饭呢,饿了。”

  靳歆言顿了一会儿,声音谈谈地说,

  “走吧,去吃饭。”

  半睡半醒之间许晓寒感觉脸上湿漉漉的,睁眼一看就见靳歆言伏在自己身上吻自己。

  “你怎么了?”

  “没什么,想要你不行么?”靳歆言挑眉。

  许晓寒翻了个身把靳歆言压在身下,

  “靳总,这种体力活,以后还是我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三章结文

版权所有:tBODG5adrAwP3FrT8御宅屋

  ☆、第 48 章

版权所有:okQ2y3xypwCHYLx御宅屋

  第48章

  忙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许晓寒拎了椅子扶手上的外套,掏出手机打给靳歆言,

  “下班没?”

  “还没。”

  “那我先去接晨弦放学了,你早点回去,别忙太晚了。”

  “知道,你先去吧,我还有点工作。”

  “嗯,拜拜。”

  “拜拜。”

  出了警局,许晓寒直接打车去幼儿园接女儿,靳歆言那么忙一般都是保镖去接孩子,许晓寒到的时候靳晨弦还没放学。许晓寒在幼儿园门口晃荡,马上就放学了,幼儿园门口聚集了许多接孩子的家长,随便看看结果就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房车,再仔细一看,嘴里本来哼着的不成调的曲儿也停下来,再看到房车旁边的人后就更不高兴,哼了一声,眼不见为净,放学铃声响起来,陆续有孩子由老师领着走了出来,那两个人一看有孩子出来,连忙迎上来,一看那两个保镖许晓寒就不爽,那两个保镖就是和许晓寒打过的其中之二,等了一会儿就看到靳晨弦和靳晨颜两姐妹手牵着手的出来,两个保镖刚要上去,就被许晓寒拦住了,

  “今天不用你们,我接她俩!”

  “对不起,那个我们没有接到通知,所以……”

  两个保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许晓寒他们当然认识,也知道她和老板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他们确实没有接到老板不用他们接孩子的电话。

  “那我不管。”许晓寒冷哼一声,领着两个小家伙就准备走。

  “这……”

  正当两个保镖不知道怎么办时,耳边想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许晓寒,干嘛呢?”

  两个保镖回头看到来人,仿佛看到了救星,许晓寒嗤之以鼻,两个小家伙看到靳歆言倒是很开心,要知道靳歆言很少有时间来接她们的,通常都是大个子叔叔,靳歆言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笑了笑,

  “你不是说还有工作?”许晓寒看着靳歆言问。

  “做完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还没走。”

  “哦。”

  “回家吧。”

  “嗯。”

  许晓寒把孩子抱上车,拉开车门也准备坐上去,就看到后面坐着那两个保镖,有些不爽,

  “你们去拦出租!”

  “干嘛呢许晓寒。”靳歆言回头问。

  “我讨厌他们!”

  许晓寒眼睛仍然盯着那两个保镖说。靳歆言看了看两个随身保镖,恍然,又有些好笑,许晓寒缺点之一:记仇!两个保镖看着许晓寒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尴尬的怵在那不知道说什么,等靳歆言的指示,他们只听靳歆言的,毕竟靳总裁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你们去坐我才开来的那辆车。”靳歆言不动声色的吩咐,两个保镖应声,关上车门去拦出租车。

  “许晓寒,你多大了?”靳歆言扶额。

  “比你小。”许晓寒不服气。

  “好了,他们只是听我的指示而已,你是不是也要我下车?”

  “……那算了。”

  陪女儿写完作业,许晓寒洗了澡,回卧室钻进被窝等靳歆言,左右没什么事情可做,想起靳晨弦的小卫衣好像坏了个口子,于是找来衣服,拿了针线,开始补衣服。晚上22点左右,靳歆言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卧室,见许晓寒正在给女儿缝衣服,满脸诧异,

  “干嘛呢?”

  “你没看到啊?”

  “你还有这手艺?”靳歆言翻着衣服看。

  “嗯,上学那会儿小姚就喜欢服装设计,总是缝缝补补,耳濡目染就会了……”

  “……”

  “……”

  “对不起。”

  许晓寒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话,低着头道歉。

  “为什么道歉?”

  “……”许晓寒还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衣服不说话。

  “我没生气,你们两人认识那么久,相互影响很正常。”

  靳歆言看她那样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很自然的声音里也泛着笑意。

  “耶?你没事吧?”许晓寒马上抬起头伸手去探靳歆言的额头,不热啊?可能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反而有点凉,难道是低烧?

  “滚。”靳歆言一把拍开许晓寒放在额上的手。

  “你真不生气?”许晓寒讪讪的收回手,问的小心翼翼,今天靳歆言有点反常,还是少惹为妙。这要是以往还不和她吵翻天?现在居然说她没生气?好吓人!

  “我真没生气,再说了,我和你也生不起那气!”靳歆言看了她一眼,这话说的颇有一番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哦。”

  “况且,我也想通了,我和你吵架,只会把你往外推。”

  “你怎么想通的?”

  “这些日子我看了一本书。”

  “啥书?”

  “《正室与小三》。”

  “……”嘎嘎嘎,一群乌鸦飞过。

  “还有,女儿衣服坏了,你不用补,再买新的就是了,我又不是养不起,算上你我都养得起。”说着一把把许晓寒手里的衣服扯到一边,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