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

发牢骚边和张扬往里进。

  “这个体育馆是姐开的。”张扬停下侧头看着许晓寒说。

  “靳歆言开的?”许晓寒惊得停下步子,看着张扬问。

  “嗯,你没看到名字么?一言体育馆,就是小亦和姐的名字。”

  “……”

  许晓寒站在原地消化了半天,才抬着步子又继续往前走。张扬赶紧跟上去。当靳歆言几人看见张扬领来的许晓寒时,表情不一,靳歆言莫然,靳歆亦吃惊,顾浩想笑,他没想到许晓寒竟然跟到这来了,看样子还在门口那吃了闭门羹,有意思。许警官看看几人的样子,泰然自若的走到原先张扬的位子,拿起张扬放在一边的网球拍子,冲靳歆亦笑一下,挥了挥手里的拍子,

  “一起?”

  靳歆亦不置可否,她和张扬不是她姐和顾浩的对手,换个人也许会好一些,就是不知道许晓寒打得怎么样,想她一个重案组的刑警应该不会太差吧?就算差也比张扬那菜货强吧?

  许晓寒看了一眼对面换了一身黑色运动衣的靳歆言,和白色运动衣的顾浩说,

  “不介意吧?”

  顾浩耸耸肩表示不介意,几个人都把目光移到靳歆言身上,靳歆言看了眼许晓寒谈谈的说,

  “不介意。”

  听靳歆言这么一说,张扬松了口气,天晓得她有多讨厌网球,累死她了。

  许晓寒笑了一下,抛出手里的球说,

  “开始!”

  许晓寒没想到靳歆言网球打得这么好,一直以为她不爱运动的,没想到她会自己开个体育馆,真是让她意外。顾浩和靳歆言球技都相当不错,也足够默契,靳歆亦和顾浩球技相当,但顾浩的体力要比小亦好些,她和靳歆言,虽然靳歆言打得不错,但是靳歆言体力明显不如自己,双方势均力敌,胜负不好说。

  靳歆亦一个球打向靳歆言,靳歆言灵巧的把球打回来,许晓寒和靳歆亦都去接,结果两人拍子打在一起,球落地了,许晓寒和靳歆亦看着搭在一起的拍子,愣了一下,都笑了,两人默契不够啊!靳歆言在对面挑眉看着,张扬和顾浩都憋着笑。

  “小亦,你接顾浩的,我接你姐的。”

  许晓寒弯腰捡球,直起身子时,在靳歆亦耳边说,

  “可不能再让他们笑话了。”

  靳歆亦点点头,两人达成默契奋力打球,好像跟球有仇似的,见球就猛打,再没落过球,倒是靳歆言和顾浩被两人突然地爆发打得不知所措,最终以许晓寒和靳歆亦胜利告终。两人都高兴地不行,靳总裁看着击掌相庆忘乎所以的两人没说什么,张扬也很高兴,毕竟她被靳歆言和顾浩打得够惨,小亦和许晓寒算是给她争气了,呵呵。顾浩有些懊恼,情场失意也就算了,打个球还输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打完球几个人就散了,各回各家,靳歆言没开车当然是坐——靳歆亦的的车回去的,张扬在前边开车,靳歆言姐俩坐后边,张扬一边从后视镜里观察靳歆言的颜色一边看着一直跟在后边的那辆吉普,

  “姐,问你个事儿啊?”

  “说。”

  “小寒想收养小诺你不同意啊?”

  “不是。”

  “那为什么?”

  “许晓寒从来都是想干嘛就干嘛,我们结婚了,我是想和她过一辈子的。”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6l5ZVGZ1WvUSg9tTju3S御宅屋

  ☆、第 47 章

版权所有:vzCTO0mRqW2K御宅屋

  第 47 章

  闹别扭也得看时间是不?这都快十一点了,也该回家了,总不能和靳歆亦回去吧。让张扬靠边停车,靳歆言下车上了后面的吉普。可是,当靳歆言看见许晓寒那副小人得逞的样子,真恨不得搬起块石头砸在她那高高昂起的头颅上。许晓寒似乎察觉到车里不太对的气氛,收起笑认真的开车。

  到家,进门,洗漱,睡觉。一切自然而然,只是在许晓寒即将入睡的时候,靳歆言翻身压在许晓寒身上,修长白嫩的手指□□许晓寒的头发里,柔顺凉滑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先别睡,和我说说赵研的事情?”

  “你下来,我就和你说赵妍的事情。”

  结果靳歆言趴在她身上不动,头埋在她胸口。

  “你说,我听着呢。”

  许晓寒知道靳歆言是不会下去了,一个大活人压在身上,实在不好受,叹口气,挪挪身子让两人舒服些,

  “赵妍报案,说她收到恐吓信,案子分给我们组了,开始的时候我和陆路负责她晚上的安全,一人一晚,后来又有新案子,人手不够,我就把陆路调到别的案子了,就剩我和大伟负责赵妍的案子,你在酒店堵我那晚,是因为我陪她参加一个饭局都喝多了,正好楼上有房间,就要了一间,我们清清白白的!”许晓寒一口气说完。

  “那我问你,你不说实话?”

  靳歆言的声音闷闷的,她知道许晓寒虽然倔,偶尔犯浑,但是她是不屑说谎的。

  “谁让你不相信我的,还去酒店堵我,亏靳总做的出来!”许晓寒有些愤懑。靳歆言抬起头,用手碰了碰上次咬的地方,

  “还疼么?”

  许晓寒歪头看一眼,

  “不疼了,都多长时间了。”

  靳歆言不说话,去拽她的衣服,

  “许晓寒,你肩膀上我以前咬过的地方,留疤了。”

  “我知道啊。”许晓寒笑笑的说。

  “嗯,我盖章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了。”

  “嗯,歆言,以后咱有话好好说行么,别动手,你打我就算了,你还让你的保镖动手,痛死我了。”

  “谁让你不和我回来的?”靳歆言嗔她。

  “那你也不能找人揍我啊?”

  “活该。”

  “……”

  靳歆言从许晓寒身上起来,准备睡觉。许晓寒从被子里出来,端端正正的坐好,认真看着靳歆言,靳歆言以为她有话要和自己说,也坐起来好整以暇的等着。结果许晓寒看了靳歆言半天,又把自己仍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就睡。靳歆言被她一连串的动作弄得莫名其妙,看着床上的一团,伸过手把许晓寒从被子里扒出来,

  “干嘛呢?”

  “你没看见呀,我在睡觉。”

  “怎么了?”

  靳歆言理理她的头发说。许晓寒不说话,紧闭着眼睛不愿意睁开。

  “到底怎么了?”

  “你家里人都欺负我。”

  靳歆言想了想,估计是上回桑楠叫她俩回家吃饭,她接电话吵起来那次,有些宠溺的看着许晓寒,

  “委屈了?”

  许晓寒还是不说话。

  “好了,小亦那天是有些不对,我替她向你道歉,我看你们今天打球不是挺默契的么?”

  “我没事,睡吧。”

  “你这叫没事么?”

  “……”

  “说话!”看许晓寒不说话靳歆言也有些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