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头渗汗,腿和腹部都结结实实的挨了几脚,撕裂一般的痛传来,许晓寒紧紧咬着牙。手有些机械的挥着,却倔强的不肯认输。靳歆言看出许晓寒的吃力,心里疼,咬紧自己的嘴唇,牙齿几乎陷进肉里,却浑然不觉。许晓寒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靳歆言,一不留神被人绊了一下,脚下不稳单腿跪在地上,膝盖重重地磕在坚硬的柏油路面上,发出闷响,许晓寒单手撑着地,天气虽然已经暖和不少了,但是晚上还是有些凉,冰凉的地面渗着寒意,可是却不如心里冷。和许晓寒动手的人也停了手,站在一边,靳歆言走过来,对他们挥挥手,

  “好了,你们先回去。”

  几个人迅速上了吉普,车开走了。许晓寒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靳歆言走到许晓寒身边蹲下,许晓寒紧紧地攥着拳头抬头看她,眼睛里似有恨,靳歆言仰起头不看她,咬了咬唇说,

  “许晓寒,你别逼我了,行么?求你了,真的。”

  许晓寒偏开头,靳歆言是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她强势,她霸道,她知道这对她来说已经是低的不能再低的姿态了,缘分真是由不得人,人争不过天。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从协议到相爱,从相爱到结婚,从结婚到初为人母,吵过,闹过,分过,甜蜜过,幸福过,一幕幕,犹在眼前,仿如白驹过隙,那种迎接孩子到来的忐忑,喜悦的复杂情感仿佛就在昨天,而现在面对面的两人,是怎么了?小时候总是听老人唠叨:要珍惜眼前,珍惜年少时光,因为有些事、有些人,错过了,就真的是一辈子了。有位朋友曾经跟她说过,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不允许我们去挥霍青春,不要给自己太多负担,但也不要留下遗憾。许晓寒把头转回来,看靳歆言咬着唇,慢慢地伸手把她的唇从她的牙下救出来,

  “别咬了,都出血了,我和你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sckC1ReGq9御宅屋

  ☆、第 44 章

版权所有:kAlKrmlaYtEbdd御宅屋

  第44章

  靳歆言刚和许晓寒坐进车里准备回景新园,就听见手机响了,看一眼是家里的座机电话,按了接听键,

  “喂?”

  “小言,我是妈妈。”

  “妈,你和爸什么时候回来的?”靳歆言边启动车子边问。许晓寒拿过放在车里的蓝牙耳机给靳歆言戴上,又倾过身子帮她系上安全带,靳歆言有些诧异的看着许晓寒,许晓寒则不看她,面无表情的做着事情,

  “今天和你爸从巴黎回来的,晚上有空回家里一起吃饭吧。” 桑楠心情很好的说。靳歆言听到话筒里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感受到她话里的笑意,挂档,给油,车子滑出去,顿了顿,

  “好,已经下班了这就回去。妈,没别的事的话,我挂了。”

  “别忘了叫上晓寒。”就在靳歆言要挂电话时,桑楠又插了一句。

  “嗯,她和我在一起呢。”靳歆言不想让桑楠担心,沉默了一阵儿说。

  “行,你们早点回来。”

  “嗯。”

  挂了电话,靳歆言看着许晓寒说,

  “妈叫我们晚上回家吃饭,他们刚从巴黎回来。”靳歆言压了压情绪说,

  许晓寒和靳歆言到靳家主宅的时候,靳歆亦两口子都已经到了。正在客厅和桑楠聊天,几个人说说笑笑,气氛很好,靳歆言牵起唇角,眼里这才有了一丝极淡的笑意。许晓寒顿一下才和靳歆言走过去朝着桑楠说,

  “妈,什么时候到的?”

  “上午就到了。最近工作忙么?”桑楠看了看已经坐在一边的靳歆言问。

  “不忙,爸呢?”许晓寒想了想还是坐在靳歆言边上,随意的说。

  “他在书房陪爷爷呢,工作别太拼了,虽然工作很重要,但人更重要,你别忽略了。”桑楠话里有话的说,她可没忘靳歆言电话里的沉默,但也只是点到为止,毕竟是她们两个人的事,外人不好插手,即使是她这个妈。

  “妈。我知道。”许晓寒吸口气说。

  “饭好了吧,我们吃饭去吧。小亦,你才不说饿了么?”张扬见气氛不太好赶紧转移话题。靳歆亦冷着脸不配合,她姐从一进门就不高兴,谁看不出来啊,准是许晓寒又惹她姐生气了,对了,前段时间她还听张扬说许晓寒要领养一个女孩?也不和她姐商量,许晓寒这样不尊重她姐,她可不想就这样放过她。

  “许晓寒,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识好歹。”靳歆亦看着许晓寒说。

  许晓寒低着头不说话,靳歆言侧头看着窗外面无表情。

  “小亦!”桑楠叫住了小女儿,

  “怎么说话呢!”

  “妈,我说的不对么?她就是不识好歹,我看她就是不顺眼。”

  “好了,吃饭。晓寒,别忘了我才和你说的话。”

  “嗯。”许晓寒点点头。桑楠看看许晓寒起身往餐厅走,靳歆亦朝许晓寒冷冷哼了一声拉起姐姐也往餐厅走,靳歆言从进门之后都没看许晓寒一眼,好像她是空气,不存在似的。张扬看她们走了坐到许晓寒身边,拍拍她的肩膀,

  “别往心里去啊,小亦就那样的人。”

  说着去拉许晓寒的手,才发现许晓寒紧紧地捏着拳头,张扬心里一惊,去掰她的手,才发现许晓寒手心都被她自己抓破了。

  “许晓寒,你没事吧?”张扬忙把她的手摊开紧张的问。

  许晓寒这才抬起头来,眼眶通红,张扬觉得嗓子像被什么堵住似的不舒服。

  “我没事。”

  许晓寒缓缓情绪说。她长这么大还没被谁说过重话,今天让桑楠指责一番不说,还被靳歆亦骂了半天,说是心里一点儿也不难受是假的,可更多的是委屈。

  饭桌上,许晓寒左边是靳歆言右边是张扬,桑楠和靳名在几个晚辈的对面,靳老爷子坐主位。靳歆亦和桑楠聊着时尚和娱乐,靳歆言在一边有时附和几句,靳名和靳老爷子谈论着时政,商战。许晓寒低头吃饭不吱声,张扬左右看看也插不上话,也安安静静的吃饭。吃了一会儿,许晓寒的手机响了,正聊得起劲的几人都朝许晓寒看过来。许晓寒看了看手机上不断闪着的名字,抬头对大家说,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说完就要起身离开,

  “谁来的电话啊?还得背着我们听。”

  靳歆亦扒拉着碗里的饭状似不经意的说,许晓寒刚要迈出的脚在听到这句话时硬生生的被收回。不可思议的看着靳歆亦,“小亦,说什么呢?过分了!”

  张扬瞪着靳歆亦说。靳歆亦不以为然的说,

  “她要是没鬼,就当着我们的面接好了。”

  电话还在响,许晓寒去看靳歆言,靳歆言正慢条斯理的吃饭,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靳老爷子、靳名夫妇也只是沉默,没有一点儿要帮忙的意思。许晓寒心里冷,握了握拳头,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