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

,酒会过半的时候,她拉住还往前走的靳歆言,

  “那个我想去厕所。”

  “嗯。”靳歆言走不开,给她指了指方向。许晓寒去了厕所,洗了脸,觉得好多了。刚要出门就见一起来的公安局的美女推门进来。

  “许警官,好巧啊。”

  “你怎么知道我姓许啊?”

  “咱们警局谁不知道你啊?”

  “得了,美女叫什么?”

  “你好,温韵。”说着伸出手。

  “你好,许晓寒。”许晓寒也伸出手,两人握了握。

  “你等我一下,一起走。”

  “好啊。”

  靳歆言远远地看着许晓寒和温韵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走回来,同样高挑挺拔,气质卓然,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许晓寒回到靳歆言身边,靳歆言瞥她一眼,状似不经意的问,

  “谁啊?”

  “哪个?你这儿那么多人。”

  “刚才和你一起回来的,美女?”

  “哦,温韵,我们公安局的。”

  酒会在12点多才散,温韵过来和许晓寒打招呼,说他们五个先走了,许晓寒笑着点头。陪靳歆言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已经快1点了,陆路过来找她说大伙要一起去吃点东西,宴会上虽然提供小点心什么的,但是大家一直都在忙,也基本没什么机会吃,许晓寒是有点饿了,转身对靳歆言说,

  “那个,我先走了。”

  “靳总,也没吃吧,一起吧?”陆路说。靳歆言看看许晓寒说,“好。”

  刘大伟开车,载着李东、陆路、梁冰先走。靳歆言带许晓寒去取车,几个人都很累,随便吃了点就散了,许晓寒吩咐刘大伟先把人都送回去,自己再开车回家,这么晚了不好打车。

  “靳总,先走了。”刘大伟坐在驾驶位上说,车里的人也都和靳歆言打了招呼,

  “嗯,开车慢点。”许晓寒拍拍车窗叮嘱刘大伟说。

  许晓寒看他们都走了,转过身,对靳歆言说,

  “我先回去了。”

  “许晓寒。”

  “嗯。”

  “晨弦很想你。”

  “你会照顾好她对么?”

  “嗯。”

  “那就好,回去吧。”说完许晓寒转身就准备走了,

  “等一下。”靳歆言叫住许晓寒。

  “还有事儿?”许晓寒有些诧异的回头看靳歆言。

  “我之所以和你一起来吃饭,是想找机会求你一件事儿。”

  “什么事?”

  “在我没忘记你之前,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一句话,许晓寒觉得自己的心被刀子狠狠地割开了。

  许晓寒看着靳歆言的笔直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久久的站在那里,直到冷风把沙子吹进她的眼里,眼睛涩涩的发疼。

  许妈给许晓寒打电话说想外孙女了,让许晓寒什么时候有时间带许晨弦会上海看看,大人要是忙的话,孩子小住几天总可以吧,自己的外孙女都好几岁了还没来过外婆家呢,像什么话!许晓寒听的头疼,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女儿了,靳歆言都不让她去看孩子,怎么往家领?许妈想许晨弦,非让许晓寒打电话,许晓寒拿着电话想了又想,犹豫了又犹豫,最后还是把电话打给了靳歆言,

  “我爸妈想和晨弦通电话行么?”

  “行。”

  “谢谢。”许晓寒松一口气。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和你爸妈说清楚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这个事实。”

  “这是我的事!”许晓寒心情不怎么好。

  “那是自然,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以后你家里人别想再接触到晨弦。”

  “凭什么?你不能这么霸道,她是我女儿,我也提醒靳总,你别忘了她姓许!”

  “那真是对不起了,许警官,晨弦现在姓靳,叫靳晨弦,户口我已经上完了。”

  许晓寒白天被靳歆言呕的难受,晚上自己一个人没意思,就拉着梁冰、刘大伟几人去酒吧喝酒。几个人刚开始喝酒没多一会儿,陆路一个电话,就把刘大伟给叫走了。

  “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明天陆路又该说咱带坏大伟了。”梁冰说。

  “嗯,以后应该注意,大伟是该收收心了。”许晓寒喝的有点多,说的含含糊糊的。

  “头儿,你啥时候收心?”

  “管好你自己得了。”

  梁冰不知道许晓寒有多想把心收回来,从那个狠心的女人身上收回来,可是她收不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迟到的更新,非常抱歉!

版权所有:vZKx8DQX1PwDgqO3Yq7御宅屋

  ☆、第 42 章

版权所有:68Ezzn8IjKOGAxZcSCSD御宅屋

  第42 章

  最近朋远集团的千金赵妍频繁的收到恐吓信,许晓寒她们重案三组奉命破案并且保护赵妍,赵妍样貌才学俱是出众,是朋远集团未来的掌舵人。李东、梁冰、刘大伟负责赵妍白天的安全,许晓寒和陆路两人晚上轮流值班。晚上5点左右,许晓寒去朋远接赵妍,和梁冰换班。一路上都在琢磨到底是谁恐吓赵妍呢?看赵妍出来了,许晓寒打开车门下车迎上去,

  “下班了,回家么?”

  “嗯,你等很久了?”

  赵研有些歉意的看着许晓寒,继而侧过身介绍身边的人说,“这是靳氏集团的总裁靳歆言。靳总这是我朋友许晓寒。”

  许晓寒这才看到赵妍旁边的靳歆言,凌惠手里拿着一打文件站在她后面,光想案子去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许晓寒思考两秒决定还是装不认识好了,就说,

  “你好。”许晓寒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人,好像是真的要重新认识一样。

  “你好。”靳歆言也挺配合她,笑着看着她,只是许晓寒觉得那一瞬的笑,虽然很漂亮,可是怎么总感觉有点凉飕飕的呢?凌惠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明明认识,还……不过她也只是好奇,并没有说什么,毕竟那是老板自己的事情,也就配合的装作不认识许晓寒,没说话。

  “靳总,那我们先走了。”赵妍客气的对靳歆言说,

  “非常期待我们这次的合作!”

  “我也是。”

  “好,再见!”

  “再见。”

  许晓寒上了驾驶位,透过后视镜看依然站在朋远大厦门口的靳歆言,调皮的暖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伸手将吹散的头发拢好,那是印记到自己血液的人,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曾经何时那双柔夷也替自己拢过凌乱的头发,抚摸过自己的发丝,仿佛就在昨天,而今天却是咫尺天涯。

  “在想什么?”轻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许晓寒这才收回目光,从纷繁的思绪中抽身出来,见赵妍坐好了,

  “没什么。”谈谈的回答,推档,车子开走了,赵研若有所思的回头看,自己公司门前空空如也。

  靳歆言让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